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十九章 怀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36 2019-08-04 09:14:38

  殷寒轩没想要血饮既然生气了,这气生的让殷寒轩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就是想给她看伤吗,在王府时,子霜跟莫离这么对她,她只是显得不耐烦,也没生气,怎么突然就!

  两人大眼瞪小眼,殷寒轩只是不明白血饮为何突然生气了,有些不知所措,正准备开口解释点什么,血饮刷的转身就走,殷寒轩一步做两步坐在血饮身侧,看着血饮左手依旧还在流血,心里不免担忧,“血饮姑娘,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短暂的沉默让血饮冷静不少,他不过是一片好意罢了,口吻也不似刚才的冰冷,缓和了不少,“殷公子,我刚刚说过了,无妨!”说完,又怕殷寒轩执着她手腕上的伤,继续道,“我们现在赶快去往冰城,要是等后面的人追上来,只怕就不是这点伤了。”

  “我知道血饮姑娘是担心我的安慰,可你这样不顾自己的安危又如何保护我?再说了,就算那些人武功高强,只怕那些蔓藤也得缠住他们一段时间了,处理一下伤口的时间,绰绰有余。”

  血饮对于殷寒轩的乐观,有些佩服,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懒得在跟殷寒轩废话,直接威胁道,“你在说一句我就直接敲晕你!”

  殷寒轩知道血饮这么说,肯定也做的出,想着现在身上没什么药,等到了镇上休息,在去药铺买点药,把伤口处理一下,而现在,确实要抓紧时间,想着,殷寒轩加快了脚步,“血饮姑娘,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血饮听到殷寒轩开口,还以为他又是要说伤口的事,真的打算他在往这上面废话一句,她就直接敲晕,免得听着脑壳疼,到没想要这人开口,总算是不说这事了。

  血饮往身后看了一眼,此人能这么快追到鬼森林,想来便不会是泛泛之辈,鬼森林确实可以拖住那人,可,去往冰城还有两天的路,这一路上,快马加鞭追上她们的马车也不是不可能,一想到,血饮便决定弃马车,两人都骑马。

  抬眸看向眼前的殷寒轩,正压着低声咳嗽,到了镇上还是先要去买药,鬼森林这么奔波,万一这一路上撑不住了怎么办?顺便手腕的伤也要处理一下。

  走出树林,就是一条直接下山得小路,而此时,天已黑,这天黑,倒是让血饮心里一喜,还在鬼森林中的人,就算逃过了蔓藤,只怕也不会及时发现沼泽,就算因为有人死了,发现沼泽,也无法黑暗之中看清对面的树林。

  这倒是为他们争取了一晚上的时间,今晚可以用马车,让殷寒轩好好休息一下。

  远远能看到远处一些灯火,应该是一个小村落,殷寒轩朝着村落走了过去,两人不久便到了村门口,上面挂着两个小灯笼,村里十分安静,这个时候,只怕都已经睡下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找到村落的药铺,敲了敲门,里面久久才传来掌柜的声音,又等了一会,门才打开,掌柜提着一盏灯,朝着殷寒轩跟血饮脸上照了照,看两人都长的清秀,特别是男子,他还未见过长的这么标志得男子呢,看男子一身气度不凡,虽穿着朴素的衣服,可这气宇轩昂的气质怎么盖也盖不住,一看就知道是大地方来的人。

  顿时把木板门又打开了一些,“两位是看病还是抓药?”

  殷寒轩:“看病。”

  血饮:“抓药。”

  两人同声异口,你看我,我看你,势均力敌,掌柜是看看她,又看看他,两人看起关系有些不太好,可又怕这生意做不了,急忙道,“两位是又要看病,又要抓药是吧,来来,先请进。”

  血饮啪的把一张药方放在掌柜面前,“按这个方子抓三副。”

  掌柜拿起药方看了看,这药方有去寒之效又带着三分毒性,怪!本想多嘴问一句,看到血饮冰冷的脸,把要问的话又吞了下去,好歹他们这里算是深山老林,这些药材有一半都是名贵的药材,村里的人也用不上,他只能等赶集拿到镇上去卖。

  掌柜按着药方抓了三副,递给血饮,“一共是十两银子。”血饮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往手里拋了拋,“扔在掌柜面前,我刚刚看你门口有辆马车,马车我要了,你在给我准备一些干粮,给我一个熬药的火炉,这些钱都给你了,要快!”

  掌柜一喜,连忙应道,“好好好,马上就准备好。”拿起桌上的钱袋,打开一看,这里最少也有五十两,赶忙进了内室,叫醒自己的婆娘,准备烙馍,去厨房拿火炉。

  殷寒轩一看掌柜要走,正要喊住,被血饮一把拦住,“我的伤我自己处理,你自己把药熬了。”把手中的药递给殷寒轩。

  殷寒轩接住怀里的药,“你不要买些药吗?”

  “不用,我自己有。”

  “你有药?”殷寒轩吃惊的问到。

  “有!”

  “那你怎么不说?”

  血饮眉头一皱,“你又没问。”

  “……你有药,你为什么不早点处理!”

  血饮看了他一眼,余光就看到掌柜躲在帘子后面,“出来吧。”

  掌柜呵呵笑着,把火炉放到血饮旁边,还有一个熬药的药罐,和一把小扇子,这种东西,药铺是最不缺的,“我刚刚是看你们在…聊天,不好打扰,不是有意要偷听的,那个,我婆娘已经去准备烙馍了,你们稍等一会,马上就好,我去帮忙,有事就叫我。”说完就走。

  血饮看着掌柜进了后院,目光被人一挡,殷寒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他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刚刚只是不好意思打扰我们。”

  血饮嗯了一声,转身出了店门,坐在了店外。

  殷寒轩把药放到药罐,里面已经都放了水了,把药到了进去,转头看向门口,却发现血饮人不见了,出来一看,冷清的街道,空无一人,“血饮姑娘?血饮姑娘?”连着叫了几声,也没听到有人回应。

  突然后院传来一声惨叫,殷寒轩想起血饮看掌柜的眼神,连忙跑去了后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