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十八章 黑森林4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09 2019-08-03 08:31:25

  四面八方而来的蔓藤如同长了眼睛似的,紧追其后,而面前突然也冲出四条蔓藤,血饮把殷寒轩轻轻一推,四根蔓藤就从他们面前飞了过去,眼看后面的蔓藤就要缠住殷寒轩,血饮想要过去拉殷寒轩,左右两边飞来四根蔓藤,血饮只能一个下腰避了开去。

  四周的蔓藤越来越多,血饮往殷寒轩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殷寒轩身手灵敏的避开了蔓藤,这种身手明明就是练过得,可体内为何毫无内力。

  血饮来不及想太多,就看到殷寒轩身后飞来八根蔓藤,就算殷寒轩身后灵敏,也无法避开上下左右同时而来的蔓藤,没有内力,就无法施展轻功,手中的血饮刀朝着殷寒轩身后飞去,一个旋转,斩断了围在殷寒轩四周的蔓藤,血饮一个飞身接住血饮刀,拉着殷寒轩就往前面一推,“跑!”

  血饮无意发现枯树下的几具干尸,干尸是被蔓藤缠住在树上的,要不是血饮眼尖,看到那只枯手,也不会发现,她一眼望去,树干上其实有很多这种为蔓藤缠住的东西,只是不留意,就不会发现,还有以为是蔓藤交错的缠绕在一起。

  这片森林,果然是片鬼森林,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

  看来她的猜测没有错,这些蔓藤就是吸血藤,一旦被这些蔓藤缠住,蔓藤会生出一种刺,刺破皮肤,进入血液里,吸干身体的血液。

  难怪前面砍下的蔓藤,会滴出鲜血,这些看似死了东西,都是活的!

  血饮拉着殷寒轩,不顾头顶上浓密得白雾,说了一句,“憋气。”一把抱住殷寒轩的腰身,飞身落在枯树的最顶上,而头顶依旧是白雾一片,看不到天。

  只要不走出黑森林只怕是看不到天了。

  血饮往底下看了一眼,蔓藤没有在追上来,果然如她所料,那些蔓藤是飞不上这么高的。她也不敢逗留,这些白雾肯定也有问题,起起落落飞了百米,看到殷寒轩憋红的脸,又飞了下去。

  两人依旧落在枯树林中,一听到动静,四面八方的蔓藤就动了起来,二话不说,片刻不留,两人心照不宣的就往前跑。

  急忙一个刹车,血饮跟殷寒轩不约而同的拉住对方的手,停在下来,眼前视野开阔,能看到对面又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只是中间这边沼泽地是血饮见过最大的。

  幸好及时刹住车,不然,两人没被吸血吸干,只怕也要活活闷死了。

  而对面的树林,远远一看,就有数百米,中间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东西,就算她轻功了得,也无法抱着殷寒轩飞身过去。

  身后的蔓藤越来越近,血饮看了殷寒轩一眼,殷寒轩盯着她的护腕,“你的金丝线,可以飞多远?”

  血饮耸耸肩,能飞早就走了,还等蔓藤来吸血吗,“这个机关只能让金丝线飞出一百米。”

  两人不约而同往后一弯,蔓藤从他们身边飞了过去,两人都看着三根蔓藤朝着沼泽的对面飞去,心中不免有些期待,可到了一半,蔓藤似乎是觉得没有任何可以攀附的东西,啪的掉在了沼泽里,仿佛有人拉扯似的,往后缩了回去。

  殷寒轩收回目光,身形闪躲的躲开朝着他围来的蔓藤,“如何,能飞过去吗?”

  血饮手中的刀毫不留情的砍下蔓藤,地上的泥土变成了红色,“可以,不过,时间要把握准确,不然……”血饮脚步一移,瞬间到了殷寒轩身边,砍下了他右边的四根蔓藤。

  殷寒轩接着血饮的话说到,“不然,我们估计就要身葬于此了。”

  “说好护你三年,我就不会让你死!”

  殷寒轩有那么一瞬间微微的错愕,声音不大,可语气里的坚定却不可动摇,这种坚定让殷寒轩觉得,是一种可以为他付出生命的坚定,并非是因为金钱,一个人因为钱财保护另一个人,任务很重要,但,也不会因为任务而丢了自己的性命,那是什么,让她这么坚定要护他这三年一定不会死呢?

  殷寒轩无声一笑,为自己那一瞬间的想法而笑,怎么会有这种可笑的念头呢?

  只要是朝着沼泽位置而去的,两人都是一躲,心里都在默数着时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血饮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心中那个数字。

  沫日走到悬空的血液看了看,这才发现树干之间有无数条细线,正想要用手碰,手就被面具男抓在了空中,“这种线,叫金丝线,你这一碰,手可就要受伤了。”

  沫日一抬眸就对上了面具男那双深沉的眼眸,眸子的颜色很淡很淡,明明看不出任何神情,沫日却脸上一红,收回手,退了一小步,微微弯腰道,“还请公子让一让。”

  面具男嘴角一笑,退到一边,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你砍不断的。”

  沫日抽出手中的剑,“不试试怎么知道?”说完就朝着金丝线砍了过去,金丝线上毫无反应,反而那些在金丝线上的鲜血因为这些动静,掉的干净。

  沫日凝气,倒是小看了这些金丝线了,可她偏偏不信,她砍不断!!用尽十成功力往金丝线砍了过去,四周仿佛都静止了一般,跟来的死士各各看着那些金丝线,只有面具男,走到旁边,看到旁边只缠绕着三根金丝线,这是金丝线最少的地方,其他的,都缠绕着很多,唯独这边。

  铮的一声,沫日还以为是自己砍断了,在仔细一看,并没有。

  又是铮的一声,各各都朝着面具男那边看了过去,一根金丝线就在剑中断开了,沫日看着那炳放于腰间软剑,能让她家公子出剑,这金丝线还真的不容小觑,这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

  面具男看了沫日一眼,沫日颔首,跟了过去,提醒身后的死士道,“注意脚下的金丝线。”

  “就是现在,”血饮看着飞出去的蔓藤快到沼泽中心的蔓藤,心里喊到,一把砍断殷寒轩右下方而来的蔓藤,殷寒轩也知道就是此刻,一个弯腰凌空翻走到血饮身边,血饮一把托住殷寒轩的腰,脚底轻一用力,飞身落在蔓藤上,快到蔓藤坠落之时,立马借力,可距离远比他们估计的要远,眼看着前面还有一百米,又无地方可借力,就要坠落下去时。

  殷寒轩估摸着距离,“用金丝线。”

  血饮嗯的一声,手一伸,按下机关,护腕上的朝着前面的树干而去,刚好缠住最近的一树干上,血饮手腕一用力,两人平安的落在了地面上,一过沼泽,就能看到天边正要落下的云彩,在看面对,上面覆盖着一层白白的浓雾,怎么散也散不开。

  血饮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走出来了,过了黑森林,在走两天的路程,就到了。

  殷寒轩微微咳了咳,血饮看了他一眼,殷寒轩摇了摇头,“我没事。”

  血饮嗯了一声,转身就走,“走吧。”

  殷寒轩跟上,低头就看到血饮左手蔓延下的血,一滴滴落在地上,而本人毫无感觉似的,越走越快。

  殷寒轩小跑几步,抓住血饮的左手,手掌没有伤,看来是手腕受伤了,“你受伤了!”

  血饮一把抽回手,“无妨,走。”

  “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再走。”殷寒轩有抓住血饮的手,伸手就要取血饮手腕上的护腕。

  血饮这次却大力抽了回来,语气瞬间冷了三分,“我说了,无妨!!听不懂吗!!!”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