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十六章 鬼森林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68 2019-08-01 10:36:35

  血饮本想着赶了一天的路,休息一晚在进鬼森林,看到对面山顶站着十来个人,附近的百姓只会在前一座山砍柴打猎,从不来这座山,更不会来鬼森林,而那群站在山顶的人正在朝着这边过来,看来,十有八九是冲着殷寒轩来的了,幕后之人,早已看出她的计谋了。

  血饮把拾来的柴火扔在地上,拍了拍手,嘀咕,“也不让人好好睡一觉再来,烦!”起身看向殷寒轩,“你还行不?”

  “无妨。”

  “走吧。”

  两人抬腿进了鬼森林,树干粗而壮,枝繁叶茂,一层覆盖着一层,明明正值阳光最强烈的时候,阳光却都被这层层覆盖的树叶给遮住了,看不到光,色彩斑斓的毒蛇盘旋在树干上,吐着信子,四周不知道是什么花,几片肥大得叶子,中间是一朵红而大的花苞,却都不来开花,而且各各低下头。

  周围安静急了,只有地上踩断枯枝的声音,越往里走,头顶之上既悬浮着一层层淡淡的白雾,偶尔还能看到树下的白骨,周围的花也是越来越多,只是,和前面的比起来,殷寒轩发现,这些花各各都抬起了头,只是依旧是花苞,“血饮姑娘,你看到这些花了吗?”

  血饮并未注意,她一直在留意突然悬浮在头顶的白雾,这雾只是悬浮在头顶之上,并未弥漫整个森林,可依旧还是悬浮在头顶,听到殷寒轩一说,血饮低头看那些花,并无什么不同,依旧是只是大而红的花苞,“怎么了?”

  “我们前面看到的那些花花苞是低着的,而这些花苞是扬起的。”殷寒轩指了指花。

  血饮低头仔细看了看这些花,明明没有阳光,却长的十分好,颜色也是十分艳丽,这种花,她从未见过,而且,这周围就只有这一种花,“别碰它,注意些。”

  白雾越来越浓,周围的花竟渐渐的开了,血饮脚步一顿,看着树干下的白骷髅,“等下。”

  “我们好像走回来了。”殷寒轩望着那些花,“虽然白雾越来越浓,这些花渐渐的开的,看似我们一直是在往前走,可,我觉得我们好像在原地打转。”

  “走吧。”

  殷寒轩只是看到血饮往树干上一挥,树干上多了一刀刀痕,看来她也发现了,只是依旧没有看清她如何出的刀,刀又如何藏在银色护腕的手腕之中的,点点头,跟了上去。

  血饮望着树干上的刀痕,果然是在原地打转,难不成是迷阵?

  殷寒轩看着快要开全的花,神色略显严肃,“看来是迷阵。”

  血饮略微吃惊,回头看了一眼殷寒轩,也不是只是一个病弱王爷,有几斤几两,嗯了一声,“走吧。”

  每走一段路,血饮都会在树干上做上不同的标记,只要跟着标记,一直往前走,而不是为这些一模一样的树给迷惑了,便可破此阵。

  “血饮姑娘,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花香?”

  血饮细细一闻,果然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明明是个迷阵,而这些花却是真的慢慢开了,“此花怕是非比寻常,我们走快些。”

  花香越来越浓,倒也十分好闻,只是血饮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闭上眼睛按了按太阳穴,抬眸就看到殷寒轩既走在了她前面,他刚刚明明还在她身后的呀,“殷寒轩,你怎么走我前面去了?”

  殷寒轩看着血饮对着前面空荡荡叫他的名字,他明明就在她旁边呀,“血饮姑娘,我没走前面呀,你是不是?”

  血饮转头看向殷寒轩,眉宇一拧,她前面明明就看到殷寒轩在前面呀,又看向前面,什么也没有,难不成是幻觉?可殷寒轩为何没事?“没什么,快点走吧。”

  “好。”

  血饮刚在树干上刻上一个符号,转头就看到一个人,不对,爹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了,这个人一定不是,她伸手往自己大腿上狠狠的一掐,可眼前的人对她招了招手,“跑那里去了?吃饭了。”

  血饮整个人都是一怔,太真实了,这话,这话她爹总是跟她说,每次她偷偷跑出去玩,都会被爹抓个正形,“爹,我……”

  眼前的人慈祥一笑,“好了,下次出去一定要跟爹说,知道不?快去洗手,过来吃饭。”

  殷寒轩先是一愣,朝着血饮看的方向看去,明明什么人也没有,难不成是出现了幻觉?前面他明明就在旁边,可她却在前面看到了他,而现在,他转头看去,就看到血饮已经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连忙跑过去一把拉住血饮,“血饮姑娘,是幻觉,你醒醒。”

  血饮一把甩开殷寒轩的手,指着前面的方向,“不是,我爹在前面。”

  殷寒轩被大力甩在地上,手都被地上的碎石擦破了皮,来不及看手上的伤,连忙爬起,一把拉住血饮的手臂,大声喊道,“你爹已经死了!死了!”

  殷寒轩看到那双瞳孔一缩,接着整个人都是一呆,眼眸中流露出悲情,看来他猜对了,那冷淡的眼眸藏着深深的思念,只有失去后,才会流露出这种神情。

  血饮闭上眼眸,一把拿来殷寒轩握住的手,“这些花香会让人产生幻觉。”她转头看向殷寒轩,“为何你没事?”

  那双眼眸又恢复了以往的冰冷,殷寒轩也猜到是花香的问题,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无事,“我也不知,也许是因为我体内的蛊毒吧。”

  血饮点点头,只怕也只有这一个理由了,血饮拿出一颗药丸吃了下去,她只是有点不明白,无情诀修炼时,也会让人产生幻觉,可她明明都可以控制,为何会如此?难不成是这香气闻得太久,产生的幻觉就越真实?“走快吧。”

  “这是什么药?”

  “失去嗅觉的药丸。”

  “……”既还随身带这个。

  血饮看到脸色有好奇,许是感谢殷寒轩刚刚叫醒了她,否则,她就要陷入这个幻觉之中再也醒不来了,开口解释道,“以前训练时,被人趁着睡着下了迷魂香,只是他下手时,没刺中要害,活了一命,至此,便一直带着这药。”

  缘由三言两语便说完了,可当时的危机,却不是三言两语就可说的清楚,那杀手,就算没刺中要害,只怕也伤的不轻吧,只有刻骨铭心得经历,才会让人牢牢记住,不然,她也不会带着这种药了。

  殷寒轩没有在问什么,只是加快了脚步,还是赶快出了这鬼森林才是重中之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