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十五章 鬼森林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75 2019-07-31 08:29:54

  太阳正当头,照着一大一小的两座山,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女子依偎在一个男子的肩膀上,两人齐齐望着日出的方向,两座山却很奇怪,一座翠绿青屏,一座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那一条分界线极为明显,往分界线看下去,两山之间隔着一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溪流。溪水旁边停着一辆马车,马儿正悠然自得的喝着水。

  血饮拿起水袋正在打水,看到河里有不少鱼,这几天干粮吃的都吃的想吐了,好久没吃肉了,把水壶放下,把鞋子一脱,晚起裤腿就下了水,水并不深,不过才到血饮小腿的位置。

  水流从她肌肤中穿梭而过,让血饮想起天香阁悬崖下的河流了,多久没游水了,也好久没沐浴了,这一错想,眼睁睁的看着两条活泼乱跳的鱼从身边游过,血饮哎了一声,嘀咕,“果然做事不能分心。”

  殷寒轩用手捧了一点水喝了,清凉甘甜,这山中的水就是不一样,望了望正在头顶的太阳,气温不冷不热,其实刚刚好,只是对他来说,再热的天气,再冷的天气,都是冷的。

  身上冷冰冰的活像一个死人体温,早已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感觉了,直到…殷寒轩望着正在水里抓鱼的血饮,鞋子被随意的扔在石头上,有一只正在水里喝水,他走过去,把鞋子好好的放在一边。

  自己就地而坐,望着正在水里抓鱼的人,双手叉腰,看着游来游去的鱼,画面如同静止了,她似乎在冥想抓那一条,又好似在等待什么。

  可他看到两条肥硕的鱼从她脚边大摇大摆的游了过去,水里的人半点反应也没有,倒是鱼像是唤醒了她,她哎的一声,撸了撸衣袖,殷寒轩哑然失笑,前面是在发呆吗?

  殷寒轩望着那涓涓细流的溪水,眉宇凝聚着一股散不去的忧愁,或者,是不解,要是文宇他们遇到埋伏,那就说明,那些黑衣人真的是冲着他来的,可理由是什么?要杀他的理由!

  二丫混进王府,是为了南疆秘术,可那夜来的黑衣人确是要行刺他,黑衣人行事时,二丫却从未离开过房间,南疆?秘术?黑衣人?会跟爹娘有关吗?

  血饮靠在树干上,拿起斗笠盖住了脸,两手叠加放在腹部上,放在上面的右手食指轻轻敲着自己的左手。

  耳畔只有山中独有的宁静,是涓涓的溪水声,是鸟儿叽叽喳喳声,是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是药罐水里的沸腾声,还有殷寒轩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压制的咳嗽声,鼻间充斥着山中特有的清香,夹藏着药罐中散发的药香。

  可那根不停敲打的手指不是透着悠闲,是正有她烦恼的事,血魔花一事她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此花十年一开,花开两朵,至于其他的,她便不知道了,血魔花长在何处?又是谁放出消息说血魔花在冰城?以及,可以提升内力的谣言?

  山清水秀,夕阳绚美,原本是一副极美的山水画,两人却皆是心事重重。

  那食指突然一顿,血饮突然坐了起来,盖在她脸上的斗笠也就此落了下来,又被血饮伸手接住,殷寒轩听到动静,朝着这边望了过来,正好对上血饮的目光,“关于血魔花的事,你知道多少?”

  殷寒轩还以为她会问关于黑衣人的事,毕竟,这一路,他们如此奔波不就是为了躲开黑衣人?“我收集到的消息其实也并不多,只是在三个月前,江湖上便有人说十年一开的血魔花能解百毒,提升十年内力,生在冰城的血魔洞中,为此,不少人去了冰城,都想得到这朵奇花,听说,十年前,也曾又此传闻,为此江湖上死伤无数,但谁也没见过血魔花。我在《上古百花录》中曾看过此花,十年一开,花开两朵,此花生长环境极为苛刻,需要在极寒之地才能生存,按树上记载的话,冰城长年风雪,也确实适合它生长环境,不过,树上只说此花能解百毒,并非能提升内力。”

  血饮两眼一闭,又靠在了树干上,看来血魔花确实在冰城无疑了,鬼魅都不知道血魔花长什么模样,那江湖之中,定然也有很多人不知道。

  这,倒是一个突破口...

  只是,是何人雇佣天香阁三大杀手出马抢夺血魔花呢?鬼魅对她极为熟悉,若是从他们手中抢,胜算的几率并不大,那就只能在他们之前去拿血魔花了。

  血饮把马车里的药全部拿了出来,扔在殷寒轩的脚边,“全部熬了,前面的路,马车过不去了。”

  殷寒轩看了看渐渐西移的太阳,“血饮姑娘,要不,今晚在这里睡一晚吧。”

  “不行!”是不容拒绝的口吻。

  殷寒轩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安危,拾起地上的药材,倒进药罐里,不在说什么。

  一夜的疲惫,终于趴上了山顶,站在高高的山顶上,望着那初生的太阳,殷寒轩突然觉得,所有的疲惫都值了,对着血饮道,“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日出了。”

  侧头望去,却看到血饮并未看日出的方向,而是望着前方,殷寒轩顺着目光看去,前方不远处是一片森林,如同一张血盆大口,一进去,就会被吞噬,再也出不来,层层堆积的乌云,黑压压的一片压在森林的上方,显得更加诡异了,“那就是传说中走进去就出不来的黑森林吗?”

  “嗯。走吧。”

  站在山顶看似并不远的距离,两人也将近午时才到达黑森林的附近,殷寒轩往森林里看去,里面也是黑乎乎的,深不见底,看不清什么,“我们不进去吗?”

  “不了。明日在……”血饮话还没说完,就被殷寒轩给打断了,殷寒轩抬手指了指前面,“我们可能等不到明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