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九章 中计 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21 2019-07-25 09:58:25

  所有人都是一怔,谁也没想到血饮会自动撇开跟殷寒轩的关系,毕竟,若是殷寒轩真要护下血饮,成宇就算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莫离倒是觉得这样更好,叶子霜却有些看不明白血饮的所作所为了。

  叶子墨只是盯着血饮,不知道她想要干嘛,是要杀了成宇吗?所以才撇开和他们的关系吗?

  殷寒轩只是拉住要往前走的血饮,他的想法跟叶子墨一样,低声到,“他父亲拿乃朝廷重臣,姑姑皇宠正浓,成家就他一根独苗,你若是杀了他,只怕……”

  血饮毫不客气的一把甩开殷寒轩的手,他说的她明白,若是杀了成宇,只怕就不好脱身了,可她又没说要杀了成宇,真的是吃饱了撑着,瞎担心,“殷王爷,你这爱管闲事的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一改!本姑娘的事,……不需要你管!”

  原本还在看变魔术热闹的百姓,早就围在一边看这边的热闹了,听到血饮这话,不少百姓对着血饮指指点点的!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

  成宇往地上吐了一口沫,“算你识相!把她给我抓了!”

  一群人把血饮围了起来,但谁也没敢先上!

  血饮轻笑了一声,“成公子,要不我给你变了戏法吧?”

  成宇警惕的看着血饮,“我告诉你,别想耍花招!”

  血饮笑着哎了一声,“成公子,你这,这么多人,我一个弱女子还能跑到那里去?我就是想在死之前,在变个戏法,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成公子该不会不同意吧?”

  血饮看到成宇仍旧有所犹豫,主动伸手双手,“这样,你把我手绑了,在搜我身!”

  成宇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一个奴仆神色戒备,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拿出绳子往血饮手上绑了一个又一个结,确定绑的十分结实,又搜了一下血饮的身,确定什么也没有,这才回到成宇身边,摇了摇头。

  莫离低声在叶子霜耳边到,“她到底要做什么?”

  叶子霜看着血饮,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

  血饮对这成宇微微一笑,“各位百姓,可睁大眼睛看好了。”她目光回到成宇脸上,“成公子,可别眨眼睛,我要变的法戏就是要…把大活人变没了!”

  血饮话一落音,砰的一声,一阵白茫茫的烟雾就把血饮淹没在了其中,待白雾散尽,眼前的人已经没了,只有绑在她手里的绳子落在了地上,而围在她身边的奴扑压根一动也没动,成宇往刚刚检查血饮身上的奴仆脑袋上狠狠拍了一掌,“你不是说,什么也没有吗!这白雾怎么来的!!”

  奴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嗦道,“真…真没有呀!”

  成宇一脚踢在奴仆身上,“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我去找!!城门口给我守好了!见到她就先把她手给我砍下来!!!”

  “是!”

  百姓早就自觉的推到一边,纷纷猜测道,

  “这是去哪了呀?”

  “不知道呀,就只觉得眼前一白,人就不见了!”

  “是呀,这四周都围了这么多人,说要是跑了,那也会有人知道呀。”

  “还真是稀奇呀,这姑娘会不会是遁地了呀,我听说,有些江湖奇人,就会奇门遁甲术!”

  “我觉得有可能。”

  “……”

  莫离她们都惊呆了,她看到白雾第一时间就是往屋檐上看,压根没人,就算是这样跑,那也跑不了多远。

  殷寒轩拾起地上掉落的绳子,没有被隔断的痕迹,明明身上被搜过了,手上也没东西,那可以产生的白雾药丸是怎么来的?就算药丸没有被搜出来,可人是如何跑的?难不成她真的会奇门遁甲之术?

  符文宇回了王府听到她们都出府了,想起画像的事,要是血饮姑娘,还是避开比较好,又出来寻,只是,来的时间太晚了,成宇要找的人果然是血饮,而且,已经找到了。

  他只是站在外面,看到血饮和殷寒轩撇清关系,又说要变戏法,十分好奇,可人果然不见了,而且,没有出来,符文宇蹲在地上,看了看殷寒轩手中的绳子,自己解开的,就算解开也需要时间吧,“我刚刚就站在外面,没看到有人从人群中出来。”

  殷寒轩把绳子一扔,“走吧,回府。”

  符文宇上前一步,低声问到,“不找血饮姑娘吗?”

  殷寒轩轻轻摇了摇头,她既然当面撇开关系,自有她的用意,成宇没找到人,肯定会让人盯着王府,他若是派人去找,那不是辜负了她一番心意了。

  金玉满堂的街对面,又蹲着一个啃着冰糖葫芦又拿起棍子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女子,殷寒轩路过时,脚步微微一顿,而女子此时也整好抬头看向他这边的街道,女子长的十分普通,是那种一扔在人群里就被淹没的女子,女子是往街头望了一眼,似乎是在等人,没看到自己要等的人,又低下头。

  殷寒轩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那双温柔的眼眸竟微微有些失望,没有看到女子在他回头时往他那里看了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