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八章 逛街(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99 2019-07-24 10:00:07

  “寒轩哥哥。”

  “哥!”

  殷寒轩正要抬腿出去看看,就被身后的人叫住了,他跟叶子墨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无奈的一笑,转身往身后走去,叶子霜跟莫离看到他俩往这边走来才露出笑意。

  血饮正拦着一群蚂蚁,蚂蚁往这边,她就拿着棍子拦住它的去路,蚂蚁依旧不气馁的东走西走,突然,一双黑色的靴子映入她的眼眸,同时她的头顶想起一个男孩的声音,“什么货?”

  “我给的何时差过?”血饮抬眸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男孩。

  男孩看起来只不过十三四岁左右,一道剑眉下是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眸,皮肤黝黑,嘴唇越薄,一笑,就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左脸颊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有些狰狞,全身上下穿的破破烂烂,只有一双鞋子完好无缺,俨然就是一个小乞丐,蹲在血饮面前像是要调戏血饮,又像是要抢血饮手上的冰糖葫芦。

  血饮从怀中掏出一沓纸,男孩接过血饮手中的纸,低头一看,放入怀中,“果真是好货。”低头就看到地上出现的两个字,全是用蚂蚁排列的,皮!图!

  男孩咧嘴一笑,一把抢过血饮手中的冰糖葫芦,“姐姐,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血饮抬了抬眉毛,“变的好,这一两银子就赏你了。”抛了抛手中的一两银子。

  “好咧!”

  男孩从衣袖中抽出一块红布,遮住了拿起的那串冰糖葫芦,伸出五指在血饮面前转了转,“姐姐,你可…好看了。”

  他一把抓住红布的下端,手里抖了抖,把红布一掀,那串原本只有两颗的糖葫芦变成了一整串,血饮拿过他手里的糖葫芦,扔给他一两银子,“我还以为,你是要变一束花呢!”

  男孩接住银两,“姐姐要花呀,简单。”

  男孩拿起红布又盖在什么都没有手中,往上抖了抖,红布一掀开,手中真的出现了一束海棠花,这下倒是惹来旁边不少人看到的掌声,血饮一笑,接过他手中海棠花,闻了闻,还挺新鲜的,“这赏你了!”又扔了一两银子。

  “小乞丐,你在变个,变的好,爷有赏!”坐在茶摊喝茶的一位商人说道。

  “对,在变个!”

  四周也渐渐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血饮拿起冰糖葫芦一吃,“生意来了。”往人群中走了出去。

  “好!好!”

  叶子霜听到外面突然想起一声声的叫“好”声,还有热烈的响声,把手中刚带的玉镯取了下来,脑袋往门口的方向探,“外面是在干什么?这么热闹?”

  莫离也被外面的声音引起了好奇,“反正都选的差不多了,我们出去看看吧。”

  “好呀,寒轩哥哥,哥,你们俩谁付钱呀。”叶子霜俏皮一笑,望着殷寒轩跟叶子墨。

  叶子墨拿起掌柜包好的东西,“我,提东西。”

  殷寒轩拿出钱袋,“我,付钱。”

  莫离跟叶子霜相视一笑,手挽着手,笑容满面的往店外走了,叶子墨提着东西跟在身后。

  殷寒轩看着那只白色玉簪,里面还投着青绿,他指了指那只簪子,“掌柜,帮我把这个包起来。”

  “王爷好眼光,这可是上好的和田玉,昨天才到的货,整个淮城才这一支。”

  殷寒轩笑了笑,把礼盒放入衣袖中,还没出门就看到莫离她们三人挡在店门口,“怎么站在……”抬眸就看到外面站着成宇带着一群人奴仆围在了店外,要说的话也停了下来。

  叶子霜:“成宇,你什么意思?”

  成宇轻笑的一声,“叶小姐,你误会了,”右手本来全部遮住在衣袖中,他右手一抬便露出一个带着铁质的弯钩的右手,指着靠在店门旁边吃着冰糖葫芦的血饮,“我是来找她的!”

  三个人这才看到旁边的血饮,莫离谄笑,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叶子霜珉唇一笑,露出嘴角的酒窝,“你这手该不会是她干的吧?”

  成宇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正是,哼了一声,“我找她很久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叶子霜早就看成宇不爽了,要不是因为他父亲是朝廷重臣,他姑姑又皇宠正浓,她早就想好好教训他了,看到他那只断了的手,总算是有人教训他了,虽然这个人是她一直看不起的血饮,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成宇,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劝你善良,免得这小命不保!”

  成宇歪了歪嘴角,“叶小姐,莫不是想护她?”

  叶子霜摇了摇头,“成公子,你误会了,我和她并不认识。”叶子墨还没开口,就被叶子霜蒙住了嘴巴,“我都不认识,我哥自然不认识”,低声在叶子墨耳边道,“难道你想叶家跟成家为敌吗?血饮是需要帮忙的人吗!”

  叶子墨一把别开叶子霜的手,低声到,“那也不能让血饮姑娘受欺负。”

  叶子霜嘲讽一笑,“你觉得,就成宇这些人,能欺负得了她?”

  叶子墨看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的血饮,确实,成宇这些人对她来说,只怕是送命的,但让他装作不认识血饮,做不到,“成…”

  “成公子,血饮姑娘是我王府的人!你这手说是她伤的?可有谁看到过?”叶子墨正欲开口,殷寒轩已经比他先一步站了出来。

  莫离微微拉了拉殷寒轩的衣角,略有责备略带吃醋,“寒轩哥哥,你干嘛?”

  “莫离,人在江湖,讲的就是一个义字。”

  莫离手有些发抖的松开,“寒轩哥哥,这是在责备我不讲义气吗?可她,并非我朋友。”

  殷寒轩叹息,“我没有责备之意,但她,是我朋友。”

  成宇倒没想到,她是王府的人,就算她是殷寒轩的人,也不过是一个王府的下人罢了,他这手,可不能就白白断了,“殷王爷,我这些下属可都看到了。”

  “但血饮姑娘……”殷寒轩还没说完,就被一直沉默不语的血饮打断了,“我并不认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