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四章 白鬼夜谈(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23 2019-07-20 07:42:21

  殷寒轩无奈一笑,总觉得他跟她,两人像是在踢球,踢开踢去,谁也进不了球,谁也奈何不了谁,“那还是请血饮姑娘说书吧。”

  血饮就知道他会选这个,甩了甩手里的书,头靠在床沿上,看了一眼,手里的书就放了下来,望着床幔说到,“从前,有一个人不知道怎么死的,在地狱里不知道怎么死的就不能转世投胎,因为死不瞑目,他跪在阎王面前,哭着说到,“阎王大人呀,我这死的不明不白的,你让我如何死的瞑目呀。你总得告诉我是怎么死的呀!”阎王看他哭的可怜,便为他指了一条明路,说“我虽是阎王,但我不能说出死因,你可以自己去查,杀你的人就住在那一间只有九十九只鬼的房间里,你只要找到杀你的人就知道你自己怎么死的拉。”,这只鬼还没说什么,人已经被鬼差扔进了那只有九十九的房间里,房间的鬼都是按序号排的,它刚好是第一百只,所以叫百鬼。白鬼一到房间就大声问到,“是谁杀了我!为何要杀我!阎王说了,杀我的人就在这房间里!”其他鬼朝着他轰的过来拳打脚底,刚来还如此嚣张,让你懂点什么叫规矩!!

  百鬼被打的奄奄一息,以为自己肯定是要死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第七十八鬼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都成了鬼了,装什么死!!”这话把白鬼惊醒了,是呀,我都是鬼了,还怎么死,他一露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恍然大悟,对着房间一群鬼说到,“太谢谢你们了,我终于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跑到阎王那里,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是被打死的”,阎王大手一挥,百鬼眼前一亮,又回到原来的房间了……百鬼不免有些气馁,坐在一边唉声叹气,大鬼看他这样,不免问到,“都已经是当鬼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

  百鬼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能不愁吗?”

  “这有什么好愁,不管怎么死的,不都死了。”

  “可是死不瞑目不能投胎呀。”

  “投胎有什么好呀,还不是为了等死!”

  百鬼听到这话,陷入沉思。

  血饮的话也就此停了下来,打了一个哈欠,转头看向床上的殷寒轩,此人正眨眼看着她,殷寒轩本来是有些困意的,看到她既不看书都能说出来,这过目不忘的本事,就算他记性再好,也无法做到,先是吃惊。

  后来是因为血饮讲的太精彩了,每换一个角色还带变音的,惟妙惟肖的,听的他都来了精神,看到血饮停了,不免对听到的做出一番解析,“大鬼这话说的有几分歪理,但歪理总归是歪理,人活一世,生死由命,可若不活着,如何体验人生的喜怒哀乐?若是长长久久只当一个什么也没有的鬼,岂不更无趣?你觉得呢?”

  血饮呵呵两声,“我就是觉得这百鬼好玩,被人打一顿就以为是被打死的,我觉得他是被自己蠢死的。”

  殷寒轩倒是认真可起来,“那他到底是怎么死了?”

  血饮一愣,扑哧一笑,“蠢死的!”

  殷寒轩哦了一声,怎么感觉她说蠢的时候,是在说自己,改天自己看看结局,“可这书你还没看完,你怎么知道是蠢死的?”

  “我先看的结尾!”血饮把书一合,松开握着殷寒轩的手,看来是内力输入过多,以至于他精气神太好了,双手环在胸前,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殷寒轩只觉得掌心一凉,手不自觉的握了握,似有些不舍,可他也不能在耗费她的内力了,身上已经很暖和了,只是故事听着听着,他竟忘了说了。

  也许是连着两天耗费内力,又没怎么睡觉,是挺困的,也不管殷寒轩要不要睡觉,反正她是要睡了,懒得起身,就靠着床沿睡着了。

  也许是蛊虫除了,又被血饮的内力温暖了一晚上,这一晚睡的很安稳,殷寒轩侧头就看到血饮靠在床沿还在睡。

  他看了看时辰,都已经过了辰时了,睡了这么久?破天荒了,他是连着两次破天荒,而血饮是竟然也没醒?

  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拿起被子盖在血饮的身上,就看到血饮额头上渗着密密麻麻的汗珠,睡的很不安稳,嘴巴还在念叨着什么,但听不清楚,估计是做噩梦了吧,可他的手刚把被子放下,刀光一闪……

  “啊!!!”

  蝶花看到这个时辰殷寒轩还没醒,推门一进,就被吓到了惊在原地。跟在她进来的丫鬟,则是尖叫一声,撒腿就跑……大喊道,“杀人啦,杀人啦。”

  殷寒轩也没料到给血饮盖个被子,她反应这么激烈,她双眼泛红,手中的那把刀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殷寒轩是一动也不敢动,保持着那个给她盖被子动作,可刀还是划破了皮肤,鲜血沿着刀尖一滴一滴的落在了被子上,他依旧没有动。

  血饮若不是及时看清眼前的是殷寒轩,那刀已经划破了大动脉,殷寒轩必死无疑了,她收了刀,看着殷寒轩依旧是半弯腰的姿势,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这个人就是为了帮她盖被子差点丢了命,血饮一把拉着殷寒轩坐下,力道还不轻,从怀里掏出金疮药,往他脖子上的伤口倒,“以后我睡觉,别靠我太近,这次是你走运,下一次,运气可没这么好了!”

  殷寒轩疼的微微皱眉,割破的时候没觉得疼,敷药倒是有些疼了,殷寒轩摸了摸被血饮包扎好的伤口,动作很快,和她的刀一样利索干净,“我算不算是你刀下的第一个活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