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三章 白鬼夜谈(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47 2019-07-19 07:07:00

  这一夜谁也无心睡眠,符文宇叶子墨莫离叶子霜四人坐在桌前,讨论这今晚发生的事,以往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叶子霜最先说出自己的意思,“以前都是顺顺利利,只有那血饮来了以后就出现黑衣人,会不会是她主谋了?”

  符文宇:“血饮姑娘是请来保护王爷的,又不是来刺杀王爷的。”

  叶子墨:“若是血饮姑娘是来杀寒轩的,那她刚刚完全没必要保护寒轩。”

  叶子霜:“她这样完全是为了得到我们的信任。”

  莫离想起刚刚那一瞬间,心里还有点发怵,“刚刚那个人,还没动手,就被血饮给,”莫离做了一个割喉咙的动作,“而且,天香阁从未听过有出尔反尔的事发生过。只不过,血饮一来,就出这事,这些人是不是冲着血饮来的?只是因为她要保护的人是寒轩哥哥,所以才冲着寒轩哥哥去的?就是为了要挟血饮?”

  莫离这话一出,三个人同时沉默了,符文宇想了想,否定莫离的这个推测,“血饮没什么仇家,就是因为她出手几乎是灭门,所以,没这个后顾之忧。”

  莫离:“那她也不能保证她杀的每一个人都死了吧,也许其中就有漏网之鱼?”

  这话倒是让符文宇彻底沉默了。

  叶子墨却觉得这些人时冲着寒轩来的,他只是觉得直觉如此,开口到,“我觉得,这些人是冲着寒轩来的,若是这些人是为了抓寒轩威胁血饮,可你们觉得血饮她是那种受人威胁的人吗?再说了,寒轩只是她的一个任务,她总不会为了一个任务丢了自己的性命吧,别忘了,杀手,都是冷血的。”

  莫离觉得叶子墨这话有几分道理,顿时也沉默了。

  叶子霜看到叶子墨既帮着血饮说话,手中升起一股怒气,她刚刚可都看到了,血饮站在那一边,压根没打算帮忙,“我觉得我哥说的对,杀手,都是冷血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对她也要所有防备。”

  莫离:“我赞同子霜说的。。”

  叶子墨看着茶杯,“这事等寒轩醒来,看寒轩如何说,在做决定。”

  符文宇思虑一番,说到:“我觉得,不管黑衣人是冲着谁来的,他任务没得手,肯定会再来,我们既然查不到,那就等着他们来,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来了。”

  血饮坐在殷寒轩的房中,拿起那本还没看完《百鬼夜谈》继续看着,听着外面那几个人说的话,手指翻了一页书,“总算有个明事理的,这上过战场的人,就是不一样,总算是把话引道了点子上。”

  “血饮姑娘如何怎么知道文宇上过战场?”殷寒轩忽然睁开眼睛说到。

  血饮呦的一声,眼光却并未离开书本,“符文宇,符骁骑之子,八岁跟随父子征战沙场多年,镇压南北蛮夷,扩大疆土,皇上赐封符骁骑为镇南王,镇压南北,符文宇为大将军跟随其父一起留守在南北,可惜功高盖主,被奸臣设计,说他兵权在握,在南北一代称皇称帝,恐有谋反之意,皇上听信小人之言,招回符骁骑,收他兵权,以贪污受贿之罪,又看在曾为朝廷立功的份上,杀他一人,将他家人流放到了西北一代,符骁骑怕是死也想不到,自己的府邸是如何挖出这么金银财宝的。”

  “血饮姑娘知道的还不少。”殷寒轩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沿上,望着正在低头看书的血饮,此事已过去五年,当年的事,早已被岁月掩埋。

  “我还知道,符家流放于西北时,遭人暗杀,一家五十多口人,死在去往西北的路上,深受重伤的符文宇被人给救了,一年后,有一位王爷,为符家平反,找齐了证据,这才使得那些教唆的小人下了地狱,而符骁骑一家,总算可以明目了,那个王爷,想必就是…殷王爷了?”血饮笑着抬眸看向殷寒轩,她原本并不知道那个为符家平反那个王爷是谁,现在看来,就是这个病怏怏的人了,只是她实在不敢相信,那个时候,殷寒轩不过是一个十五的小孩,却能收到这么多的证据,为符家平反。

  殷寒轩低声咳了几声,“符将军一生为了朝廷从未有过私心,却被奸臣设计,皇上听信奸臣之言,冤枉了符将军,只是……我得到消息太晚了,只救了文宇。”

  “你那个时候才十五岁,在一年内收起这么多证据为符家平反,已经很有胆色了。”血饮赞赏两句,拿起书看了起来。

  “血饮姑娘凭借血洗江南霍家在江湖上出名,那个时候,血饮姑娘也只有十五岁吧?”殷寒轩那双眸子闪着亮丽的光,他只所以知道她,也是因为此事,轰动了江湖。

  “知道太多,并不好。”血饮端起桌边的茶喝了一口,淡淡道。

  “那血饮姑娘给我讲讲这本书吧?”殷寒轩眉眼一笑,看到血饮脸上又冷了三分,“你就当给我转移注意力,身体疼的厉害。”

  血饮把书一放,“那我去找个愿意给你讲的人来讲。”

  殷寒轩哎的一声,“太晚了,还是不要麻烦别人了,要不,你把书给我,我自己看。”

  咳咳咳……

  血饮看他只穿着一件亵衣,半个身体抖露在了外面,这是把书给他看,只怕这蛊虫一取,人要伤寒了,这取蛊本来耗费精气,明明挺会关心别人,为别人想,照顾别人,怎么好像不怎么会照顾自己,她到底保护的是怎样的一个人呀,她移了移头,“你快点躺下吧!看你咳的!”

  “躺下…咳咳…就不能看书了。咳咳……”殷寒轩压制着咳嗽声,连咳了几声,才停住,缓了缓,“躺了这么久,哪里还睡得着。”

  血饮真是那他没办法,又不能杀了他,只怕外面的人看到他这样还会准他看书?不是把脉就是吃药,然后折腾一个晚上!

  血饮拿起书走到床边,就感觉到了殷寒轩身上的寒气,“躺下,我读。”

  殷寒轩苍白一笑,“好。”

  血饮靠在床头,一手拿起书,一手握住殷寒轩放在被子里没有温度的手,一股内力缓缓的从他手心传了出去,殷寒轩刚开始是条件性的一缩,这男女有别,授受不亲,跟她同床都实属无奈,这牵手……可血饮握得太紧了,他压根抽不出来,只能放弃挣扎,“血饮姑娘,你…还是先放开我吧。”

  血饮看都没看他,估计是寒气太重,痛的他睡不着,只要把寒气压下去一点,这人自然就会睡了,虽说睡了大半天,可引蛊耗的是精气神,那有不困的,“要不就这样,要不我去叫人,你选一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