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二章 黑衣人(4)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49 2019-07-18 08:55:58

  琉璃屋瓦上隐隐出现十来个黑衣人,各各蒙着面,手里拿着兵器,天地之间早已成了一种颜色,除了挂在屋檐上的灯笼,照亮王府,照亮了东园,此时的东园只有叶子霜一人坐在外面,魂不守舍,时不时往那道紧紧关闭的房门望去,神色忧愁。

  蛊虫十分警惕,若是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它便会回到体内,伺机而动,所以东园的其他人,都被莫离打发走了,就是为了保证足够的安静。

  莫离看着那条蛊虫慢慢的往殷寒轩左手手臂上朝着食指阶段慢慢移动过来,移动到了手腕,手掌,眼看着就要出来了,可外面的灯突然一灭,叶子霜大喊道一声,“谁。”

  符文宇低声到,“我出去看看。”

  出来就看到,叶子霜跟叶子墨两人被十几个黑衣人打在一起,而血饮双手环抱在胸前靠在门口边一边欣赏,还一边说到,“君子剑看来没交错人,只是,叶子墨这性子还需要磨练磨练,不够圆滑,容易吃亏。”

  符文宇看到这景象,简直是要气死了,她怎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你怎么不出手?”

  血饮抬眸看了他一眼,“我的任务是保护殷寒轩,又不是保护他们。”

  “你!!!”符文宇气的说不出话,拔出腰上的剑,朝着一个黑衣人的咽喉刺了过去。

  血饮呵的一笑,继续欣赏眼前的一切。

  蛊虫受到惊吓,立马往回走,莫离连忙拿出一朵干花点了起来,香味更加浓了,又拿出一包药粉散在热水里,热水跟干花散发的香味愈加浓密,蛊虫似乎在考虑,香味太诱人,可又怕有生命危险,停在手腕的位置上,不动了。

  莫离听着外面的动静,拿起匕首就在殷寒轩的手腕上三寸的地方刮开了一刀,蛊虫听到动静果然扔下诱惑往上快速的一爬,却不知道上面一枚银针正等着它。若不是算得刚刚好,手脚之快,那银针根本就扎不到蛊虫身上,银针下面是一条白色细小两寸长的虫子,莫离呼了一口气,拿起银针,那条蛊虫脱离体内瞬间变成了红色,透明的血红,已经是死了。

  莫离把蛊虫扔在炭火里,吧啦一声,成了一摊血水,瞬间蒸发了,脑袋有些昏沉,这引蛊之香的香味,若是加重了,散发出来不在是令人作呕的香味,而是会引起心中的欲望,莫离连忙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白色瓶子,到出两粒药丸,吃了下去。

  连忙把殷寒轩的伤口包扎好,可目光在看到殷寒轩紧闭的双目的脸上,顿时口干舌燥,身上一阵燥热,不由自主的往那张脸上靠了过去,脚底踢到脸盆发出一声脆响,猛的让莫离拉回三分理智,莫离一转头就看到血饮不知道何时已经靠在房门口,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看着她,她不会都看到了吧?食指指着她,“你…看…到什么了?”

  血饮微微侧头越过她的肩膀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虽然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紧闭的眼眸,蹙起的眉宇,那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沿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落在枕后,不仅不减丝毫的俊美,还平白的加了一份脆弱又柔和的美,“确实是秀色可餐,难怪莫离姑娘都把持不住,对一个昏睡的人都…只不过,这趁人之危总归是不好的。”

  “我没有!!!是这引蛊之香加重剂量,闻的人就会产生……产生幻觉!”莫离大喊辩解道。

  血饮刚刚进来时,确是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只是这香味,她怎么觉得有点像合欢散的香味?看到莫离的举动,血饮心下便明白了几分,看来这引蛊之香,也就是为了让蛊虫蠢蠢欲动出来寻欢。

  血饮嘲讽一笑,转头看向门口还在打的不可开交的几个人,幻觉?那它若产生的也是心底最隐秘的东西,不过,就算莫离趁着殷寒轩昏迷做了什么风花雪月的事,也跟她没关系,有关系的,那是殷寒轩。

  莫离看她不做声,望着门口,可又怕她等殷寒轩醒来,把此事告诉他,“喂,你若是敢把这事说出去,我……”

  莫离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闪,血饮人已经到了殷寒轩的床边,而床边,还有另一个人,只不过,那人还没开口说话,就捂着脖子指着血饮什么也说不出来,倒了下去,鲜血从脖子那到细小的伤口不断的涌出来,好快的身手,好快的刀,可她都没看到她怎么出刀的,而她的刀呢?

  莫离看到血饮手中并无刀,出刀收刀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血饮一把扯下黑衣人的蒙在脸上的黑布,出乎意料,她以为是二丫,既不是,一个男子,不认识,身上没什么东西,看不出身份,她拿起桌上的匕首,抓起黑衣人的脑袋,一把把脑袋给割了下来,“你刚刚说什么?”

  莫离吓的啊的大叫了一声,蒙住眼睛,可血还是溅到了她的脸上跟手上,莫离摇摇头,“没…什么。”

  血饮轻哼了一声,拿起脑袋站在房门口,“别打了,你们的领头人,已经死了!”

  外面的一群人都看到了过来,看到血饮手中晃悠悠的脑袋,还不停的滴血,还剩下的五个黑衣人各各对视一眼,各各往口里一咬,全死了。

  叶子墨食指放在黑衣人的颈部,摇了摇头,“都死了。”

  一群侍卫这才从门口进来,看到里面是十多个尸体,为首的一人朝着符文跪了下来,“属下来迟,请将军责罚!”

  符文宇抬了抬手,“把尸体都抬下去,查查他们的身份。”

  “是。”

  将军?莫不是?血饮把手里的头扔了过去,刚刚滚在符文宇的脚边,“全是死士!”

  叶子墨:“是死士,查不到什么的。”

  符文宇抬了抬手,对着副将道,“收拾干净!”

  府里的丫鬟何时见过这种场面,院子里全是血,也就蝶花还能勉强振作指挥着丫鬟井然有序的收拾,很快,东园又恢复了以往的景色,灯笼的灯也一一点燃,一点也看不出刚刚有过一场厮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