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一章 黑衣人(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51 2019-07-17 10:45:43

  血饮躺在屋顶,北风呼啦啦的一吹,总算不觉得热了,大老远就听到莫离的声音,动手掏了掏耳朵,看似端庄文雅,嗓门还真大。

  殷寒轩放下手中的碗,拿起手帕擦了擦嘴巴,“莫离,吃了吗?”

  “寒轩哥哥,你怎么只问她呢?”叶子霜往莫离身后走了出来,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到。

  “蝶花,去拿两个碗过来。”殷寒轩对着旁边的蝶花道。

  “是”

  叶子霜嘿嘿一笑,两人往殷寒轩左右两边各坐一个。

  莫离往伸手拿起殷寒轩的手放在桌上把脉,噫了一声,“奇怪?”

  叶子霜担忧问到,“莫姐姐怎么了?是不是寒轩哥哥……”

  莫离把手一放,安抚叶子霜,“不是,情况比我想的好太多了,只是,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呀。”

  叶子霜听到没事,一颗心又放了起来,“好,难不倒不好吗?”

  莫离一笑,“好,当然好了,只是,”她看向旁边的丫鬟。

  殷寒轩抬了抬手,丫鬟一一退了出去,莫离这才低声到,“只是,这么多年,还没在寒轩哥哥体内见到这么安静的蛊虫。”

  “莫不是因为她?”殷寒轩嘀咕一声。

  这一声却被莫离听到,莫离开口问到,“谁?”

  “没谁,估计是你送的粉色蝴蝶起作用了。”殷寒轩手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莫离还以为真的是自己送的粉色蝴蝶起了作用,心里不免一乐,“那等寒轩哥哥好了,带我好好在淮城玩玩吧。”

  “好。”

  叶子霜:“我也要去。”

  “好。”

  符文宇正蹲在殷寒轩的房间熬药,十个炭火,都放在药罐,在熬药,房间里全身一股药香味,几个丫鬟把打好的热水放在门口,符文宇一一提了进去,倒在沐浴的水桶里,试了试水温,觉得差不多了,把十个药罐熬好的药,都倒入了水桶,这才让人去叫殷寒轩。

  莫离从拿出一包药递给符文宇,还没开口,符文就接过药说到,“一个时辰后放入水桶里,放心吧,我都知道。”

  莫离点点头,不在说什么,准备着其他的东西,煮过的纱布,毛巾,匕首,热水,十个炭火加入了足量的红炭火,保证房间的温度,她拿出一些药粉,撒在热水里,热水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又拿出一朵干花,和香炉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叶子霜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站在门口等着,一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叶子墨昨晚没能在雅月阁找到血饮,一来东园就发现血饮躺在屋顶上,依旧穿着单薄,一点也不觉得有多冷,好似在夏夜里乘凉似的,他一跃而上坐在她旁边,血饮只是抬眸看了一眼来的人,又闭上了眼睛,还以为他一来就会说话,可他只是安静得坐着,好似跟她一样来吹西北风的,血饮也不管他,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殷寒轩从水桶出来,若不是符文宇及时扶了一把,差点一头栽了下去,殷寒轩勉强得扯出一丝笑意,“就是头有点晕。我没事。”

  符文宇嗯了一声,面色沉重,这药桶,一下去就像千万只蚂蚁咬在身上,如同银针扎在身上,让药物从皮肤渗入到血液里去,能不痛吗?一泡就是三个时辰。

  莫离看到符文扶着殷寒轩出来,上去搭了一把手,扶着殷寒轩躺在床上,莫离递给殷寒轩一碗药,殷寒轩皱了皱眉头,一口喝了下去,没多久,便觉得困意来袭,脑袋一沉,睡了过去。

  莫离拿起火折点起那只干花,放在香炉里,香炉里散发出一种臭臭的味道结合着房间里一股奇异的香味,闻起来,令人作呕。

  可此香,确是蛊虫的最爱,殷寒轩闷哼一声,眉头紧紧锁死,强忍着身上的痛意,莫离看到殷寒轩额头皮肤里浮现出一条类似虫子的形状,对这符文宇点头,符文宇端那盆热水放在床边,莫离拿出殷寒轩的手,拿起匕首在火烛上烤了烤,往他食指上刮了一刀,鲜血嘀嗒嘀嗒的落在被散了药粉的热水的脸盆里,莫离把香炉放在手腕附近,那原本在殷寒轩额头没动的蛊虫,好似闻到什么更加强烈的香味,慢朝着它闻到的香味在殷寒轩皮肤里缓慢移动。

  血饮看着渐渐暗下的天,这都几个时辰过去了,怎么还没出来,正想着,坐在旁边得叶子墨开口了,“血饮姑娘,是什么时候进的天香阁?”

  血饮挑了挑左眉,“这和叶公子有关系?”

  “我只是对血饮姑娘会叶家剑法十分好奇,”叶子墨侧头看着血饮,“你是不是,其实姓叶?”

  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叶家剑法,血饮哎呀一声,坐直了身子,“会叶家剑法就是叶家人?”

  叶子墨疑虑的点了点头,“叶家剑法后五式从不外传。”

  血饮哦了一声,“你爹不是去查了吗?至于我是不是叶家人,如何知道叶家剑法,等他查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叶子墨看血饮并不想说出自己真实身份,是不是对当年的事情有所介怀,或者,是忘了以前的事,他换了一个话题问题,“那血饮姑娘在天香阁呆了多久?”

  血饮冷冷一笑,这问题和前面的问题有什么区别吗,懒得理他,只觉得这王府里,各各都是一些奇怪的人,喜欢管别人吃饭又帮别人说好话的殷寒轩,喜欢莫名吃醋吃饭就拍桌子的莫离跟叶子霜,别人不想说还偏偏要问的叶子墨,唯一正常一点的就是符文宇了。

  要是任务是杀了殷寒轩该多好呀。

  叶子墨看她又没回答,说到:“血饮姑娘你……”

  血饮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眼珠子往左边转了转,叶子墨也察觉到了,对着血饮点点头,两人瞬间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