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十章 黑衣人(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12 2019-07-16 06:14:25

  殷寒轩这才知道血饮给他吃的,是迷药的解药,添火的丫鬟退了出去便从床上起来,望着黑乎乎的房顶,那目光确是落在血饮睡的房梁上,声音并不大,“血饮姑娘,要不,你还是下来睡吧。”

  血饮睁开眼眸,“我若睡床,你难道睡地板吗?”

  “那是自然,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睡地板。”殷寒轩说着,拿起桌上的火折子一吹,点起火烛,就要去衣柜里拿被子。

  血饮朝着火烛一阵掌风,房间又暗了下来,“不用了,快点睡吧……你还是赶紧上床吧,免得着凉了。”

  殷寒轩看着灭了火烛,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翻开被子躺了下去,房间其实已经很暖和了,但身上的寒气却越来越重了,随着寒气的加深,还有那冻心冻骨刺骨之痛也越来越重了。

  血饮听着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殷寒轩,想起南疆秘术里说的蛊毒之痛,莫不是蛊毒发作了?她翻身而下,蹲在床上,还没碰到殷寒轩,就能感受到一股寒意,不仅如此,还有看到殷寒轩额头跟眉毛上覆盖这一层细细的冰,脸上苍白的如同一个死人,“殷寒轩,你怎样?我去叫人。”

  殷寒轩半磕眼眸,眉宇之间形成了一条条鸿沟,一把抓住正要去叫人的血饮,“我没事,不要惊动大家了,…忍…忍就…过去了,你把…那些炭火靠…靠近一点。”

  血饮一把扶起殷寒轩,盘腿坐在他身后,炭火有什么用,这种寒气是从体内散发出来,再多的炭火也只能温暖表皮罢了,一股纯真的内力缓缓输入殷寒轩的体内。

  殷寒轩似乎知道了血饮要做什么,微微侧头道,“血饮…姑娘,…还是不要浪费你的内力了…”

  “闭嘴,别说话。”血饮粗暴的打断殷寒轩,她也不知道殷寒轩能不能熬过今晚,她可不想他就死在他面前了,他又不想惊动别人,那她也没办法了。

  殷寒轩其实想说,就算输入内力也是没用的,寒气根本不会受内力的影响而改变,可他也不知为何,在体内活跃的蛊虫既然安静下来,寒气也渐渐被压制住了,手脚渐渐有了知觉。

  这蛊虫生命力还挺强,耗了她一个时辰才用内力把它控制住,寒气才渐渐被压制,感觉殷寒轩身体没那么寒气逼人,血饮这才收了手,从床上跳了下来,扶着殷寒轩躺了下来,转身时手又被拉住了。

  血饮没好脸色的看着他,已经很不耐烦了,“干嘛!”

  殷寒轩却是一笑,他要是自己睡地,她不会同意,可他也不能看着她睡在房梁上,只能是……他往里面移了移,“血饮姑娘还是睡床上吧,睡在房梁上怎么会舒服。”

  血饮一把甩开手,这是舒服了,就要开始管别人了,“睡你觉,你管我睡那里!”

  可殷寒轩却是固执的又抓住了血饮的手臂,半个身子都露在了外面,还没开口,就打了一个喷嚏,血饮深吸了一口气,要是她不同意,估计这殷寒轩都能在她耳朵边念叨一晚上,那就谁也不要睡了,“松开!我去给你拿暖气炉。”

  “那我去给你拿床被子。”殷寒轩起身就要下床。

  血饮一把掀起被子盖在他头上,“我自己拿!你快点躺下!等下感冒了你的莫离妹妹又要没完没了了。”

  殷寒轩嗤笑一声,拉着被子躺好,“其实,莫离她就是有点小孩子脾气,没什么坏心思。”

  血饮拿起床上的暖手炉,夹起炭火放在暖气炉里,递给殷寒轩,“她是什么样的人,跟我没关系。”

  殷寒轩接过暖手炉,“等相处久了,你自然会知道的。”

  血饮合衣躺下,心里道,等相处久了,你自然也会知道,知道,在这个世间上,另可相信有鬼,也不要相信——人心。

  “血饮姑娘不去拿被子吗?”殷寒轩看到什么也没盖,犹豫着是拿被子,还是…把身上的这床分开一半。

  “热!”血饮吐出一个字,翻身背对着殷寒轩,“快点睡觉,忙了一晚上,困死了!!”

  殷寒轩笑着嗯了一声,“好梦。”

  五更刚过,蝶花就带着几个丫鬟过来了,守夜的小梅跟小红一一行礼,低声叫了一声,“蝶花姐姐。”

  蝶花点点头,“王爷还没起?”

  小梅摇了摇头,“还未听到传唤。”

  蝶花舒心一笑,“还是莫神医有办法,她一来,王爷都睡的好,难得没在五更醒来,你们下去歇息吧……你们两个守在这里。”

  “是。”

  殷寒轩确实还没醒,难得睡了一个这么安稳的觉,可血饮就没睡太好了,主要是房间太热了,而且她不习惯两个人睡,听到殷寒轩渐渐平稳的呼吸声,又跃上房梁睡了,可还没怎么睡,就听到外面丫鬟的说话声,慢慢的就是丫鬟打扰院子的声音,睡觉是别想睡了,只能是闭目养神了。

  天渐渐泛起鱼白肚,殷寒轩这才幽幽转醒,看到旁边空无一人,第一反映是看房梁,可房梁上也没有人,难道是已经起来了?对着门口喊到,“来人”

  “王爷。”蝶花推门而进,一干丫鬟跟在她身后,半蹲行礼,手上端着洗涑的东西,蝶花走过来侍候殷寒轩穿衣,殷寒轩伸开双手,问,“今早有没有看到血饮姑娘?”

  蝶花拿起一件外套递殷寒轩穿上,“血饮姑娘应该还没醒吧,奴婢并未看到血饮姑娘出了房门。”

  殷寒轩抬眸看向站在一排的丫鬟,丫鬟齐声回到,“奴婢也没看见。”

  蝶花拿起厚厚的披风给殷寒轩披上,“王爷若是要叫血饮姑娘,要不要奴婢去叫下血饮姑娘?”

  “不用了,什么时辰了?”

  “已经辰时了。”

  殷寒轩一惊,既睡了这么久。蝶花看到殷寒轩气色也变的好一些,“还是莫神医有法子,她一来,王爷睡眠也好了,王爷可要好好感谢感谢她。”

  殷寒轩想起昨晚一事,眉眼一笑,“是要好好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