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十九章 黑衣人(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67 2019-07-15 10:28:35

  叶子霜跟叶子墨一起来到东园,正厅里只坐着莫离,叶子霜跟莫离虽看似友好,但两人因为殷寒轩的关系,多多少少也有缝隙,不过,叶子霜还是很感谢莫离,毕竟,这么多年,也亏的莫离,殷寒轩才能一次一次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两人要是撇开殷寒轩来说,关系还是很好的。

  “莫离。”叶子霜站在门口就朝着莫离打招呼。

  莫离笑笑起身相迎,热情的握着子霜的手,“子霜,你怎么来了?”

  叶子霜一笑,“我一直都在王府呀,都怪我哥,现在才告诉我。”

  “是,怪我。”叶子墨无奈道,“莫姑娘,好久不见。”

  “叶公子,别来无恙。”莫离温和一笑。

  叶子霜一把挽上莫离的手臂,“好了,都是老熟人了,就不用在乎这么多礼仪了,寒轩哥哥呢?怎么没陪你?”

  莫离抬头看向凉亭那边,“喏。”

  叶子霜顺着目光看了过去,血饮在吃饭,殷寒轩坐在一边,好似在欣赏她吃饭,这才几天,寒轩哥哥已经对她这么上心了吗?“这个女人,莫离姐姐可要小心点,她就是血饮。”

  “我知道。”

  叶子霜能看出莫离眼中的嫉妒,所谓情敌的情敌就是朋友,“不过,就算在厉害的人,也逃不过素手神医的用毒之术。”

  可她们真的是想太多了,殷寒轩坐在那里,只不过是希望血饮不要生莫离的气,血饮只是听着殷寒轩说了一大通,并未说一句话,她把心思就放在吃饭上了。

  “血饮姑娘,其实,莫离她人……”

  血饮打了一个饱嗝,中原的女子,可是很在乎形象的,像她这种在男子的面前打饱嗝的,还是……第一次见,就算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也是在乎形象的,殷寒轩的话不由因为她这个饱嗝硬生生的停了。

  血饮放下手里的碗,“殷公子,你应该劝劝站在那边看了很久的两个人,而不是我,还有,我虽保护你,听命于你,但我要杀谁?亦是我的自由,所以,你应该去让她们远离我。”

  殷寒轩回头看去,就看到莫离跟叶子霜齐齐看着这边,“血饮姑娘,其实……”回头就已经没看到血饮人了,盘子里的地三鲜一点也不剩,但,清蒸鱼的盘子用鱼刺摆放着两个字。

  “寒轩哥哥,过来吃饭了。”莫离朝着依旧坐在凉亭的殷寒轩喊到。

  殷寒轩起身往回头,“来了。”

  那凉亭桌上得那盘清蒸鱼鱼骨,又成了一条整齐的只有鱼刺的鱼。

  屋顶的积雪融化的差不多了,已经看不到有雪的痕迹了,街道上也不在总是湿漉漉的痕迹,殷寒轩吃过药,就躺下休息了,身体里刺骨的疼痛又隐隐传来,早就习惯了,很痛,可,确实痛着痛着就习惯了。

  他起身摸索着,准备点上烛火,听到隔壁传来敲门的声音,拿起的火折子又放了下来,他听出是叶子墨的声音,在叫血饮姑娘,他哎了一声,还是忍不住呀。

  叶子墨敲了半天,也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莫不是睡着了,“血饮姑娘,你在吗?”问了一句,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声音,莫不是不在里面?

  叶子墨想要伸手推开房门,放在房门上的手最终又放了下来,莫不是又在雅月阁?转身去了雅月阁。

  叶子墨一走,一个人影黑色人影就出现在血饮房门口,穿着一身黑衣,蒙着面,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往房门口撒了进去。看了看四周,轻轻一跃消失在屋顶上。

  殷寒轩听着半天,本以为叶子墨走了,想要起身点火烛,又听到一个脚步声,不知道鬼鬼祟祟在做什么,没多久又没声音了,殷寒轩拿起披风,想要出门,嘴巴突然被人蒙住,转身就被人压在床上,还以为是刺客,怎么也没想到是血饮,她什么时候进他房间的,呜呜呜的想要说话,血饮做了嘘的声音,侧耳听着房门口的动静。

  殷寒轩用手碰了碰血饮,指了指她的手,血饮反应过来立马松开,殷寒轩这才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只是呼吸刚得到解救,雪白的脸染上一层粉红,她虽然放开他了,只是还压在他身上,这个姿势未免……

  他抬眸看向血饮,血饮确实微微侧头全神贯注的听着门口的动静,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姿势有多尴尬。

  殷寒轩又不得碰了碰血饮,血饮神色不悦的看着他,低声到,“干嘛?”

  殷寒轩指了指彼此,血饮没有半点羞涩,从殷寒轩身上一跃而下,叮嘱道,“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说话,继续装睡。”

  殷寒轩点点头,血饮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到处一粒药丸,“吃了。”

  殷寒轩什么也没说,拿起就着口水吞了下去,血饮一个翻身跃上房梁,同时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一支竹筒从窗户上插了进来,从竹筒里冒出一阵阵白烟,门口的人,等了那么一段时间,门才轻轻的被推开。

  依旧是穿着黑色夜行服,蒙着面,看不出是男是女,蒙面人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凡是放了书的地方都找了,也没有找到他想到的,站在房间里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最终落在殷寒轩的身上,悄悄走了过去,嘀咕一声,“果然长的美。”

  这一出声,就听出了是位女子,她在床上翻了翻还是没有,床上的人突然翻了一个身,蒙面女子看到压在枕头下的露出一角的书,心里一喜,连忙小心的抽了出来,一看,白鬼夜谈,气的想要把书摔在殷寒轩的脸上。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连忙把书放回原位,退了出去,丫鬟小红拿了一些红炭火,看到靠在房门边睡着的丫鬟小梅,走过去拍了拍肩膀,“小梅,小梅,你怎么睡着了。”

  小梅揉了揉眼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闻到一股香味,脑袋一沉,就睡了。

  “以后不准这样了,要是被蝶花姐姐不免又要罚了。”

  小梅听到蝶花姐姐,立马小声点,“知道了。”接过小红手里的红炭火,“小红姐姐,我来吧。”

  小梅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往炭火上加了一些红炭火,突然闻到房间有股香味,和前面闻到的不一样,在仔细嗅了嗅,又什么也没有。

  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睡的安稳,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血饮一手整在脑后,回想起今晚听到的,一共听到三个脚步声,一个是叶子墨,叶子墨是来找她的,没有隐藏任何气息,第二个,隐藏了气息,但只是在她门口徘徊,看来,也是来找她的,第三个,先是去了她房门口,在来到殷寒轩的房间,估计就是今日在雅月阁找书的二丫了。

  但第二个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