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十八章 蛊虫(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71 2019-07-14 07:43:32

  二丫还以为是自己钱掉了,翻了翻钱包,没有少钱呀,看了看屋顶,也没有人,无奈,只能从角落里出来,故意拾起地方的银子,“蝶花姐姐,是我。”

  蝶花看到二丫,疑惑,“二丫,你怎么在这?”

  “我这不是听说王府里藏书万卷,想要来看看嘛。”

  丫鬟哼了一声,“二丫,你不会是想来偷东西的吧?”

  二丫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王爷是我救命恩人,我是真的好奇才会来的,”碰的跪了下来,“蝶花姐姐,你罚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回了,求你,求你,别把我赶出去就行。”

  蝶花也听说了二丫的事,也是个可怜人,不过十三四岁,刚来王府,哪有不好奇的,而且,她来东园,还是叶小姐特意吩咐她的,她扶起跪在地上擦眼泪的二丫,“下不为例!”

  二丫连忙点头,“我一定不会了。…蝶花姐姐,那奴婢先告退了。”

  蝶花点了点头,丫鬟看着二丫离开的身影,低声到,“蝶花姐姐,我觉得二丫一定有问题。”

  “她的身份,符管家已经调查过了,没什么可疑的,只是好奇罢了,快点找书,免得王爷等急了。”

  “是。”

  丫鬟在另一个书架找到百鬼夜谈,“找到了,找到了。”

  蝶花拿过书,没错,“看来是有人放错了,走吧。”

  叶子霜这几日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唯有左肩的伤,还需要静养一段时日,叶子墨最近一直守在她身边,自从她醒后,就从未开口说过话,不管他怎么逗她,她还是不说话,只是一个人呆呆坐在房中,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殷寒轩也来过几次,叶子霜依旧无动于衷。

  叶子墨看着桌上依旧没有动的早膳,叹了一口气,“子霜,人不能因为一次挫折就如此颓废,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那寒轩是不是早该自尽而亡了?你若是换个角度想,那件事对你来说并非耻辱,而是你练好叶家剑法的一种捷径。我的话就说到这里。”

  叶子墨端起桌上的早膳,“哦。对了,莫离来了。”

  坐在一边的叶子霜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动,莫离来了,那就说明寒轩哥哥体内的蛊毒已经繁衍出新的蛊虫了,捷径?她差点忘了,血饮在用叶家剑法时,每个招式都一一解析,说出她的不足,可她之所以这样,就是要羞辱她,耻笑她!

  捷径?多么可笑的说辞!

  叶子霜指甲都似乎掐在了肉里,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血饮。”

  啊湫,血饮揉了揉鼻子,沾了沾墨汁,正在奋笔疾书写着什么,炭火不知道在烧什么,正冒着浓浓的烟,可血饮像是不知道一样,看都没看,低头写着。

  传来敲门声,传来殷寒轩叫她的声音,血饮看了看时辰,要不要这么准时呀,“进。”

  殷寒轩一开门,咳咳咳……就被烟呛的出来了,用手蒙着口鼻子,进了房间,连忙把窗户打开,“血饮姑娘,你这是在烧什么?这太危险了,要是走水了怎么办?”

  血饮写完最后一个字,拿起纸吹了吹,完全没有在意房间的烟雾,殷寒轩走到血饮旁边,就觉得一阵北风吹来,而她这边压根没有烟过来,烟雾全在房门口那边了,北风把烟全都吹到房门口那边了,以至于她这边压根没什么烟,而炭火在差不多放在北风吹的位置。

  但还是很危险,毕竟房子都是木头建造的,“血饮姑娘,你若下次要烧什么东西,还是放到门口烧比较好,万一走水了,多不安全。”

  血饮齐了齐写的东西,差不多有一本薄薄的书这么厚,她把纸折好放在怀里,“走吧,吃饭了。”

  “……”殷寒轩叹了一口气。

  血饮刚坐下,莫离啪的把筷子一放,“拿钱就办事,别搞得跟个大小姐似的,干什么也要人去请,还有没有点自知之明。”

  血饮微微皱了皱眉头,这说话之前非要“啪”一下才说话?叶子霜如此,莫离也如此,好似不“啪”一下,就不会说话了。

  以前在天香阁,吃饭是有时辰限制的,你若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来吃饭,不管是何原因,天香阁都不会给你饭,天香阁每次吃饭,都是一场决斗,因为吃不饱,一日三餐,每餐都是两个馒头,所以好多人会因为抢馒头而打起来,可血饮每次都是躲在一个角落里,先把馒头吃了,在去抢别人的馒头。

  也许是这样的生活过的太久了,成为真正的杀手后,再也不用抢馒头时,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吃饭,不想吵架也不想杀人,吃饭就吃饭,其他的事,可以吃完饭以后再说。

  血饮端起桌上的碗,殷寒轩看到血饮没做声,不由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莫离平时都不生气的人,怎么见到血饮这么大的脾气,一双筷子就拦住了血饮正要夹的菜,“你懂不懂规矩,主人还没动手,客人就不能先动手!”

  殷寒轩拿起筷子夹起血饮要吃的地三鲜放到她碗里,又拿起一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到莫离碗里,“莫离,不得无礼。”

  血饮最先收了筷子,刷的起身,莫离看她这突然的动作还以为她是要动武,神色戒备的看着她。

  血饮端起拿道地三鲜出去了,她真的是想安安静静的吃饭。

  殷寒轩吩咐丫鬟,把清蒸鱼也送过去,可丫鬟畏畏缩缩,不停的摇头,殷寒轩叹了一口气,“莫离,血饮姑娘是王府请来的客人,江湖中人,并不在乎这些虚礼,你不也一直说着不要在乎这些虚礼么?今日为何这般在意?”

  殷寒轩说完,端起那碗清蒸鱼送了过去。

  莫离把筷子一放,闷闷不乐道“那个血饮有什么特别的,一张死人脸,寒轩哥哥既然为了她教训我!!”

  符文宇也觉得莫离做的有点过分了,上前劝道,“莫姑娘还是少惹血饮姑娘,她就是江湖上说的,血饮出刀,刀下无活口的血饮。”

  莫离吃惊的指着凉亭那个方向,“她就是那个血饮。”难怪藏在房梁上她这么久才感觉到她的气息,江湖上不是传言血饮是男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