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十六章 蛊虫(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76 2019-07-12 07:42:34

  白沙谷?那不是怪医谷老头住的地方吗?白沙谷境地全是奇花异草,毒蛇猛兽,谁要是进入白沙谷境地,除非有人带路,否则,还没找到怪医谷老头的住的地方,就差不多深中剧毒死了,可听闻,此人医术了得,能让人起死回生,没有他治不好的病,只有他不想救的人。

  这女子看来就是怪医谷老头的徒弟了,江湖上说的“素手神医”说的就是她了吧。

  不过,听闻怪医谷老头看病有三大特点,不是半死不活之人不看,不能穿过白沙谷之人不看,不能答对他三个问题的不看。

  是以,能找到他看病的人,不是死在去的途中,就是死在白沙谷内,要不就是被他的三个问题拖延而死。

  除了这三点,还有这种,那就是有他看不好的病,必看!!

  也不知道殷寒轩是通过何种手段请来“素手神医”给你看病,可能,只是因为那张脸。

  血饮靠在房梁上,正看着下面的场景,目光倒是被桌上那个粉色蝴蝶给吸引了,粉色的蝴蝶她倒是头一回见,听说,这越好看的动物,身上的颜色,越是绚丽,那说明此动物必有剧毒,这蝴蝶怕也只有白沙谷那种鬼地方才会有。

  莫离把手一放,转手就握着殷寒轩的手,“寒轩哥哥,看来这段时间都有老老实实吃药,情况比我想的要乐观很多,”说完脸色一变,“你手怎么这么冷?怎么也不拿一个暖手炉,符公子呢?”

  殷寒轩笑笑的抽回手,“我没事,文宇去给你拿早膳了。”

  莫离却有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撮着,“寒轩哥哥,你这身体不能冷到了。”

  殷寒轩又把手从莫离手中抽了出来,转头对着旁边的蝶花道,“去拿个暖手炉过来。”

  “是。”

  血饮看着这场景,转头看向房顶,双手整在脑后,这桃花真是朵朵开呀,看来,愿意当寡妇的人还不少。

  莫离低头看着殷寒轩抽回的手,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但她知道,殷寒轩只是觉得自己时日无多,这才一直不肯面对情感一事,等她治好了他,他一定会对自己表明心意的。她知道,殷寒轩一定是喜欢她的,不然不会大清早就在这里等她,不会知道她喜欢吃的东西,也不会用她喜欢的茉莉花香了。

  莫离收起失落,抬眸一笑,脸色突然一沉,“谁!”同时手中的三枚金针朝着房梁的方向飞了过去。

  血饮一个翻身落了下来,三枚银针插在她刚刚睡的房梁上。莫离又是三枚飞针在手,看着血饮,“你是何人?为何藏在房梁上?”

  血饮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些丫鬟,看来也是个偷懒的家伙,这房梁多久没打扰了,碰的一身的灰。

  殷寒轩那里知道血饮会在自己房中,什么时候进来的他都不知道,而且,怎么又在房梁上了,殷寒轩一把拉下莫离的手,“莫离,这是血饮姑娘,是我朋友。”

  莫离眉头一皱,“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寒轩哥哥还有这样一位朋友?”

  “最近认识的。”

  “那她为什么要藏在房梁中偷听我们说话?寒轩哥哥,她肯定不怀好意。你那么善良,可不要被她骗了。”

  血饮拿起桌上的粉色蝴蝶标本,仔细看了看,这到底是如何做的?既然跟活的一样,听到莫离这话,嘲讽一笑,在殷寒轩面前一副天真烂漫,心肠看来也没多天真。

  “血饮姑娘是保护我的人。”殷寒轩解释道。

  “保护?”莫离不明的看向血饮,此人也不知道在房梁上呆了多久了,而她这么久才发现此人,可见武功在她之上,看到她在把玩她送给殷寒轩的礼物,伸手一把抢了过来,“你这人怎么乱动别人东西!知不知道‘不告而取谓之偷!’”

  “这位姑娘,这东西好像不是你的吧,主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跟狗一样乱叫什么呢?”血饮不急不缓道。

  莫离指着自己,是在不敢相信她刚刚听到了什么,手握拳头食指指着血饮,“你…你…说…说我…是…是狗?这东西…明明就是我的!”

  血饮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可是热的,这房子本来就热的不行了,这茶还这么热,拿起又放了下来,“我若是没记错,你刚刚已经把它送给你的…寒轩哥哥了。”血饮说到寒轩哥哥时,还特意往殷寒轩那里看了一眼,“既然已经送人了,那就不在是你的了。”

  “我…你…我…”莫离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这话说的没错,她既然已经送给寒轩哥哥了,那就是寒轩哥哥的,只能转头看向殷寒轩,拉了拉殷寒轩的衣服,“寒轩哥哥。”

  殷寒轩:“血饮姑娘也只是好奇罢了,莫离这么懂事,自然不会和她一般见识。”

  血饮听着这撒娇的声音,鸡皮疙瘩抖起了一声,又听着殷寒轩这话,讥笑两声,起身往外走,正好遇到端着早膳过来的符文宇。

  符文宇血饮出现在殷寒轩的房中,惊愕,“血饮姑娘?”

  血饮嗯了一声,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符文宇看了看殷寒轩,看了看莫离,特别是莫离脸色十分不好看,又看了看隔壁房间,“这?”

  殷寒轩回身坐在位置上,“一个误会,莫离,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莫离气氛的往位置上一坐,“符公子,那血饮姑娘是谁?”

  “她是王府重金请来保护王爷安全的人。”符文宇说到。

  “重金?她很厉害吗?”莫离侧头问到。

  “至少,我跟你是打不过。”

  殷寒轩亲手给她舀了一碗粥,“血饮姑娘性格如此,没什么坏心,先吃饭吧。”

  莫离看到殷寒轩亲手给他舀粥,那里还有什么心情管血饮,嗯嗯的点头,喝了一口又抬起头,正事为主,“明日便逼蛊。”

  殷寒轩一笑,点点头,“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给寒轩哥哥看了这么多年,自然清楚,蛊虫已经形成了。”

  符文宇:“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血饮听着房间那边的对话,蛊虫?蛊虫乃是南疆秘术之一,听闻南疆巫女,擅长养蛊,还可以操控中蛊之人,而这蛊,又分为母蛊,子蛊,情人蛊,食人蛊…等等,复杂的很,听那莫离的话,这殷寒轩中蛊已经很多年了,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逼蛊虫了,她可从未听说过有人身中多条蛊虫的。

  她听说殷寒轩是阴寒症,如今看来,这病另有蹊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