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十三章 血魅(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17 2019-07-09 10:09:07

  血饮手里把玩着一直翠绿色的笛子,这只笛子名为七星笛,它还有一个名字,叫,七星剑,这是鬼魅的武器,他在不杀人时,喜欢用它吹曲子,杀人时,这只笛子会变成一把剑。

  不仅如此,她还好奇鬼魅的七星剑法,七星剑法,说的不是招式只有七式,而且说,他在七步之内必取人性命。可她和鬼魅比试了几次,他就是不用七星剑法,而是用寒冰掌。

  所以,她也就是只能在他需要她帮忙时,先研究研究这只笛子,没人知道她是剑痴,对天下名剑她都想看看,当年铸造这把剑的是云苍大师,一个音痴,喜欢吹笛,但仇家颇多,因此,他便铸造了一把兵器和乐器联合的兵器,既可吹箫,又可杀人,只是这机关她却一直找不到。

  这笛她摸了三次了,依旧是毫无头绪,鬼魅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喝着茶,两人之间的桌子上插着一根香。

  血饮放在嘴边一吹,响起一个十分难听的破音,自己都十分嫌弃的往后靠了靠,鬼魅更是掏了掏耳朵,一把拿过血饮手里的七星笛,“时间到了,该我了。”

  鬼魅用手点点杯子里的茶,在桌上写了三个字,血魔花,“知道不?”

  血饮看了一眼,端起桌上的茶,“知道。”

  鬼魅一喜,“我就知道你会知道。”

  “十年才开一朵,一朵两花,没什么增加内功,长命百岁的奇效,传闻是说能解百毒。”

  鬼魅哦的一声,“我要问得不是它有什么功效,我是问它长什么样子。”

  血饮画了一幅画递给鬼魅,鬼魅拿过来一看,花开两朵,一白一红,有花无叶,花瓣三开,花蕊形成一个人脸。看起来有点诡异,好似张开嘴巴要吃人一样。

  血饮指着上面的白花,“世人都以为血魔花只是一朵,其实不然,花开两朵,一朵含有剧毒,另一朵即是解药,所以,一般取此花的人,都会有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救自己?还是救中毒之人。”

  “按你这么说,那不是无人可以得到此花,得到了也是白拿?”

  “所以,此花只能抢,不能自取。有毒的那朵,一但摘取,就会消失。”

  鬼魅往大腿上一拍,恍然大悟,难怪那封信的要求是抢,而不是取,“原来如此。”

  鬼魅才不在乎它是干嘛的,他主要的目地是这花长什么样子,总不能抢错了吧,既然是抢,那定然就有很多人去抢,风月早就潜伏在冰城了,而冰城这段时间去了大量的江湖人士,看来都是冲着血魔花去的,鬼魅把纸折起,“血饮,还别说,你懂的挺多的。”

  “只是恰巧知道你说的罢了。”

  鬼魅从怀里掏出一个大的包裹,打开推到血饮面前,“给,我路过南阳时,顺便带的。”

  血饮看着包裹,里面是一小包一下包的跳糖,这跳糖开始吃时,是甜的,中间是酸的,但最后会在嘴里上下跳动一两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南阳的一大特产,“你怎么知道这个?”

  鬼魅一笑,他知道她喜欢吃这个还真的是意外,那个时候,是他们第一次去执行任务,刚好就去南阳,血饮从不信任任何人,说好是一起行动,可她依旧是单独行动,任务完成以后,他一起来就发现她不见了,还以为是出事了,满大街的找,就看到她蹲在路边买这个,还买的特多,他就知道了,“别多想,就是路过,顺便买的,也当是谢礼了,没别的意思,你这么冷血,谁要是喜欢你,还不如去喜欢一个尼姑,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愿意还俗。”

  “我修的是无情!”血饮拿出一包吃了下去,她最喜欢的就是最后在嘴里跳动的两下,挺有意思的。

  鬼魅呵的一声,拿起一小包吃了下去,“血饮,你说,若是有一天,……”鬼魅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算了。”

  这种吊胃口的说话方式对血饮一点作用也没有,血饮起身打开房门,“你可以走了!”

  鬼魅就知道是这样,不过,他却不是为了吊胃口,是真的不想问了,起身拿起笛子,对着血饮笑了笑,“走了,别太想我哦。”

  血饮翻了一个白眼,啪的把门一关,坐在桌前想着那只笛子的事。

  咚咚咚……“血饮姑娘,你在里面吗?”门口传来一个丫鬟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何事?”血印淡淡回应道。

  “王爷请姑娘过去用晚膳?”

  这人是不是有病呀,这么爱管别人有没有吃饭?血饮抓起三包跳糖往口里一扔,把其余的包好,放在床榻上的一个抽屉里,幸好淮城天气冷,不然放久了不得融化了,鬼魅学的是寒冰决,直接用内力把糖冰封就可以,不然,南阳离淮城这么远,还不融化了。

  丫鬟站在门外,也没听到里面有回话声,这是去还是不去呀?可她又没有勇气在问第二遍,只能小心翼翼的前倾着身子趴在门口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

  啊……

  门突然被打开,丫鬟一个惯性往前扑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扑到血饮身上了。

  接下碰的一声,血饮身子一侧,丫鬟重重的甩在了地上,唉呀唉呀的喊着。

  殷寒轩等了许久不见有人来,虽说他是主子,血饮是他花重金请来的人,但怎么说也是客人,自己先吃未免不太好,起身想着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好巧不巧,就看到血饮原本是可以接住丫鬟的,可她偏偏还让开了。殷寒轩又忍不住别过脸,这下摔的还重的。

  血饮蹲在地上,看着痛的呲牙咧嘴的丫鬟,难怪听声音有点耳熟,原来是昨日被娘卖了的二丫,如今穿着王府丫鬟的衣服,稍微打扮一下,还挺出众的,要是衣服在穿的好点,头饰带的多点,妆化的在精致一点,成为青楼头牌那压根不成问题,这成宇眼光还挺不错的,只不过,这才第二天,就派来到了东园?莫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