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十二章 血魅(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72 2019-07-08 09:28:37

  殷寒轩还没开口,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子墨却开口到,“兄长?亲兄长?”

  男子一笑低头清咳了一声,“表的。”

  叶子墨眼中的疑虑却越来越重了,若真的表哥,那血饮就不会是嫣儿,也许是八年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份希望,他隐隐觉得男子在撒谎。

  殷寒轩拉了拉要开口的叶子墨,对他微微摇了摇头,“既然是血饮姑娘的表哥,那也是本王的客人,血饮姑娘…她好像出去了,本王也不知道去哪了,你若不嫌弃,不如暂住王府如何?”

  男子想也没想,就朗朗道,“那到不用,不过,我知道我这个妹妹在那里。”

  殷寒轩温和一笑,“血饮表哥莫不是在说笑。你来这不就是为了找血饮,若是知道她在那里,又何必来这里?”

  表哥也是一笑,“因为她就在王府里,我总要先见见王爷,不然冒昧闯进来,这府里的人不得把我当成刺了抓起来。”

  “这王府你才第一次来,你怎么知道血饮就在王府里”叶子墨问到。

  表哥哎呀一声,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护一人,护的人都在王府,她能走多远,“我这妹妹呀,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一个书痴,王府里的藏书定然不少吧?各位要是不信,可以带路去王府的书房,我保证,她一定在。”

  殷寒轩看了看渐渐暗沉的天气,总不会一下午都呆在书房吧,而且,她中午用了膳就准备回房睡了,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这天气都晚了,也许她回房了呢?”

  表哥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头,“王爷,她一定在书房。”

  殷寒轩看他这么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如此,那便先去书房看看吧。”

  殷寒轩与表哥齐肩步行,殷寒轩问到,“不知怎么称呼?”

  “哦,我叫血魅。”

  “血公子是那里人?”

  “中原人呀,我看起来难道不像吗?”表哥问得很认真。

  殷寒轩试图想要从那双眼眸中看出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在装傻,可那双眼里没有一丝装模作样,殷寒轩在雅月阁停下脚步,眼角一笑,“血公子,到了。”

  雅月隔离东园不远,这也是为了方便殷寒轩拿书什么的,里面就是一些书,院里便也没什么守着,也就是每天早晨有些丫鬟过来打扰一下,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也只有屋顶厚厚的积雪反着白光,整个院子安静极了,雅月阁里面并没有烛光。

  殷寒轩:“血公子,房间里都没点灯,血饮姑娘不在这。”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血魅伸手推开房门。

  符文宇拿出火烛点起房间的灯,里面很大,放着一排排的书架子,殷寒轩,符文宇还有叶子墨纷纷往里面走去,并没有什么人,三人对视一眼,都看着站在门口没有移动的血魅,符文宇的手慢慢放到腰间的剑炳上。

  血魅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声音,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房间就响起血饮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四人皆是抬头往房梁望去,就看到血饮躺在一个角落的房梁上,一个腿曲起,一条腿掉在下面,一手放在脑后,一手放在腹部,脸上盖着一本书,一动不动,只有一条腿无意识的晃动着。

  “这是…王府没地方给你睡?跑到房梁上睡了?”血魅抬头看着血饮。

  “静。”上面的人依旧没有动,吐出一个字。

  殷寒轩听这对话,血饮看都没看一眼,怎么知道来的人是谁?难不成真的是表哥,“血饮姑娘,你表哥说找你有事,要不,你先下来?”

  那条晃动的腿突然一停,血饮一把坐了起来,伸手接住从脸上滑落掉下去的书,一手搭在曲起腿上,并未下来,看着说是她表哥的鬼魅,只是说到,“我没亲戚。”却也没拆穿他的身份。

  ………

  血魅脸上滑下三条黑线,六只眼睛刷刷的看向他这边,想要给个解释,血魅干笑两声,这也太不给面子了,“我想当她表哥,她不愿意,但我们真的认识,你们前面也听到了。”

  “那你为何要说谎!”叶子墨上前一步,不是表哥,那就说明她是嫣儿的利率更大。

  “还不是怕进不来王府,迫不得已,”血魅抬头对着血饮道,“你先下来,我找你真的有事。”

  血饮飞身而落,却吐出两个字,“不帮。”

  血魅呼的一声,肩膀一塌,又哎了一声,“我都还没说什么事。”

  血饮把书放在原来的位置上,走过叶子墨身边时,只是望了一眼他手中的君子剑,越过鬼魅身边时,脚步却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鬼魅,鬼魅伸出一根手指头,“一柱香。”

  血饮抬了抬眉毛,“成交,”抬了抬下巴,“走吧。”

  符文宇看向殷寒轩,殷寒轩摇了摇头,拉住要跟上去的叶子墨,等他们出了雅月阁的院子才开口到,“此人认识血饮姑娘,只怕也是天香阁的人,你追上去,无用。”

  “我看血饮姑娘的态度,好似对他并不友好。两个像是达成了某种交易。”符文宇看到血饮本来是直接走的,在越过那血魅身边时,血魅嘴巴动了动,应该是说了什么。血饮才停下脚步的。

  殷寒轩走到血饮刚刚放书的书架面前,“只有做交易,才会说成交,可能是那个血魅说了什么血饮姑娘想要的。”拿起血饮刚刚看的那本书,白鬼夜谈,既喜欢看这种?

  叶子墨也走了过来,“嫣儿可从不看这些。”

  殷寒轩把书放在原来的位置上,看着叶子墨,语重心长,“子墨,不管她是不是,我希望你都不要期望太大,毕竟,期望太大,失望越大,就算她是嫣儿,只怕也不在是以前的嫣儿了。”

  叶子墨缄默,伸手拿起殷寒轩放下的书,他心里何尝不明白,天香阁是什么地方?就是一个人在单纯,在天真,还能活着的人,都是踩着别人的尸体走出来的。而且,血饮身上的散发得冷意,如同一具没有一点温度的“尸体”,而刚刚那个假装是她表哥的,身上的散发的冷意是一样的。

  杀手,都是冷血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