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十一章 @'血魅(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21 2019-07-07 12:10:07

  殷寒轩看着几个错落消失在屋顶的人,转头看向叶长芳,他还以为他会追过去,结果没有,“叶伯伯,我也没想到那血饮姑娘会知道叶家剑法,要是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说什么也要拦着了。”

  叶长芳哎了一声,叹息,“不怪王爷,不过,天香阁的杀手为何会在王府?”

  殷寒轩手半握抵在唇边咳了一声,“文宇怕我有事,自作主张用重金请来血饮姑娘,为的是保护我。”

  “他也是有心了,”叶长芳拍了拍殷寒轩的肩膀,语重心长,“最近身子如何?”

  “挺好的。”殷寒轩微微一笑。

  “那就好。”

  汤郎中看了看叶子霜的伤口,一边看一边惊叹,他看过这么多病人,可还没看到一个人身上这么多伤口的,他都不由一边看一边数,一共是108个伤口,可让他惊叹的不是数量,而是每一个伤口都恰到好处的避开了大血管和重要的部位,看似伤的很重,其实都不过是皮外伤,唯有左肩被树枝刺伤的伤口有些严重,但并无性命之忧。

  叶子墨一看到汤郎中起身,就急忙问到,“伤势如何?”

  汤郎中从药箱拿出几瓶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伤口的,一共108道伤口,最重要的是,每一个伤口都避开了重要部位,看来,伤叶小姐的人对人体十分熟悉。”

  殷寒轩看向旁边的叶长芳,从叶长芳出现在王府在看到血饮,他就觉得叶长芳有点怪怪的,虽然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让他察觉到了异常,就在汤郎中在说出108个伤口时,他感觉到叶长芳体内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乱了,叶家剑法所有的招式加起来一共是107剑,最后一个伤口应该就是左肩那道伤口了。

  “无事就好。子墨,你帮你妹妹东西收拾一下,回叶家。”叶长芳吩咐道。

  “还是等子霜醒来,她自己决定吧。她的脾气你也知道。”

  “那你留在这里照顾好霜儿,为父就先回去了。”

  叶子墨只是嗯了一声,叶长芳深知叶子墨的脾气,他从小就疼他妹妹,何时见过叶子霜受过这么多伤,“不准找血饮为你妹妹报仇。”

  “为什么?”叶子墨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就因为你技不如人,打不过人家。”

  “刚刚要不是你拦着,我那一剑就已经刺中她了!!”叶子墨不服气道。

  叶长芳啪的一声把君子剑放在桌上,深吸了几口气,才缓缓道,“好好看看你妹妹的伤,107招,皆是出自叶家剑法,别人若是想杀她,够她死一百多次了,想找别人比试之前,也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叶子墨像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身上怒火磁的一声灭了,眼中是不解,是惊讶,望着叶子霜身上的伤,低声重复道,叶家剑法,107道伤口,抬眸时,眼中亮起一丝火光,是兴奋,“她会不会……会不会是…嫣儿?”说完又继续道,“对,一定是,不然,她怎么会叶家剑法,对,一定是,我去找她。”

  “站住!!”叶长芳喊住要出门去找血饮的叶子墨,叶子墨回身不解的看着叶长芳,“爹,一定是嫣儿!”

  叶长芳只是冷静道,“她是天香阁门下第一杀手,血饮,嫣儿…在八年前就死了。”

  “我们不是没有找到尸体吗?她一定是被天香阁的人救了!”叶子墨突然大喊道,激动不已,好似压抑在心底的某种情感,喷涌而至。

  殷寒轩看向一边叶子墨,叶子墨说的嫣儿,是叶长芳妹妹叶青的女儿,叶嫣儿,但八年前,叶青突然被人追杀,逼至梅亭峰,等叶长芳他们赶到时,确看到叶嫣儿被人推下了悬崖,而叶青死在悬崖边上,追杀他们的还没等他们逼问,一一割喉自尽了。

  没有发现尸体,下面是急喘的河流,叶家打捞了一年,没有找到尸体,住在下游的村民都没有在河里发现什么人跟尸体。

  他走过去拍了拍叶子墨的肩膀,“子墨,我觉得叶伯伯说的有几分到底,她现在的身份是血饮,我们也不能只凭借她会叶家剑法就断定她是嫣儿,假如,她真的是嫣儿,她没有跟我们相认,要不就是失忆了,要不就是有什么其他缘由,你就算现在去找她,那她也不会承认的,还是先让叶伯伯调查一下,反正,血饮姑娘也不会走。”

  符文宇说到,“对呀子墨,你现在冲过去,问她是不是嫣儿,就算她是,我觉得她也不承认,她若是还活着,为什么不来叶家?而是去了天香阁,毕竟这八年,谁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叶子墨肩膀一塌,靠在门廊上,有气无力又十分坚定,“她一定就是嫣儿。”

  叶长芳只是拍了拍他肩膀,头也不回的走了。

  殷寒轩和符文宇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汤郎中把伤口处理好,写了一个药方递给丫鬟,嘱咐了几句,对殷寒轩弯腰施礼,殷寒轩抬了抬他的手肘,“汤郎中无须多礼。”

  “王爷,伤口都处理好了,小的明日再来给叶小姐换药。”

  “辛苦汤郎中了,文宇,替我送送汤郎中。”

  “是。”

  殷寒轩走到床边,替叶子霜拉了拉被子,忽而看到叶子霜紧闭的双眼滑落了一滴清泪,她怕是都听见了吧,殷寒轩什么也没说,低声吩咐丫鬟好好照顾,退了出去。

  看到叶子墨站在荷花池边,还没等他开口,看到符文宇带着一个男子往这边来了,男子眼睛不停的看向旁边,长的倒是眉目清秀,但此人,他一定没见过。

  “王爷,此人说是找血饮姑娘的。”符文宇解释道。

  男子看向殷寒轩时,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天底下既会有如此俊俏的男儿。”

  “放肆!”符文宇低声呵斥。

  殷寒轩哎的抬了抬手,男子虽说语气轻挑了些,但眼中并无轻浮之意,这血饮昨天才到他府上,今日便有人来找?难不成是仇家?“公子找血饮姑娘有何事?”

  “我是血饮她兄长,她写信给我让我来淮城殷王府找她。”男子解释道。

  亲戚?杀手不都是孑然一身吗,还会有亲戚,殷寒轩打量着男子,长相没几分相似,也就身上透出的一股冷意倒是和血饮相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