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六章 初见(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99 2019-07-02 09:15:54

  血饮站在殷王府的门口,只是望着门口的两头石狮,她问过了,她要找的人不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雪倒是无休无止的下个没完没了,在天香阁,是看不到下雪的,也有冬天,只是不下雪,下雨,没完没了的下雨,气候却比这边还低的多。

  她远远的就看到一辆马车从这边驶了过去,有些眼熟,待看到马车上的一男一女,她才想起来,那个女子就是刚刚被她娘亲卖了的人,又得救了的人。

  马车稳稳的停在王府门口,血饮的目光落在了驾车的男子身上,长的有几分英俊,像是在军队呆过的人,一双手强而有力,脚步却很清逸,武功看来不错,腰间挂着一把剑,看不出是什么剑。

  守在门口的仆人看到马车,连忙去拿墩子,放在马车旁边,叶子霜一把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对着出马车的人伸出手。

  血饮目光本来是落在叶子霜手中的淑女剑上的,只是看到马车里的人出来时,还是不免微微吃惊,这天下,既还有长的如此好看的女子,哦,不,是男子,脸上虽呈现病容,但丝毫不减他的俊美。

  可血饮脑海中还是闪过一句,自古红颜多薄命,虽然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并不贴切,可血饮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眉宇微微一拧,他该不会就是她要护三年的人吧,此人看上去,最多也就两年光景了,呵,阁主还真的费尽心机呀……

  “谁是殷寒轩?”血饮看着他们一群人,冷冷问到。

  叶子霜怒道,“大胆,王爷的名讳是你可以直呼的!!”

  殷寒轩一出马车,就看到血饮,很白,但脸上没有血色,显得更加白了,脸很小,但五官恰到好处的精致,嗯,有些好看。

  只是脸上面无表情,很冷,特别是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眸,波澜不起,一潭死水,唇微微红,珉成一条直线,看来是个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笑的人,嗯,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目光望着这边,视线却落在了别处,准确的说,没有落在任何人的脸上,而是落在一把剑上,好似人还不如一把冰冷的兵器一样可以入她的眼。

  声音竟比眼眸还有冷上三分。

  殷寒轩对着叶子霜抬了抬手,“在下便是,不知姑娘找我何时?”

  原来长的好看的人,声音也好听,血饮递给他一封信,殷寒轩打开一看,立马合上,他侧头看了一眼符文宇,符文宇立马低头,用着只有段寒轩听到的声音说到,“在下自作主张,请王爷恕罪。”

  殷寒轩把信纸一收,放入衣袖中,这才抬眸对着血饮道,“不止姑娘如何称呼?”

  “血饮。”

  殷寒轩望着一眼外面的正下的大雪,“姑娘名字倒是与今日这景色相符,雪影,很好听。”

  “鲜血的血,饮血的饮。”

  在场听到的人呼吸都是一滞,无人见过天香阁第一杀手血饮真正的面目,见过的人,都死了,许多人都猜测,是一位蛇蝎心肠,心狠手辣的男子,可从未有人觉得是女子,还是一位看起来有些好看的女子。

  殷寒轩看她盯着自己看,不是因为他长的好看的所以盯着他看,也不是因为他长的好看因此心动的盯着他看,她只是透过他的眸落在他心底一直缠绕着他的东西,他从那双眼眸之中也看懂了她未言的话,与那封信上的内容有关。

  他笑:“姑娘信我,我不会让自己就这么死的,我定会活过三年。”

  她道:“我从不信人。”

  从不信人?

  殷寒轩依旧保持得那笑容,“文宇,带血饮姑娘去南苑。带这位姑娘去安伯那里。”

  文宇微微行礼,“是。”

  血饮也没等殷寒轩,直径跨入了王府的大门,叶子霜看她无理傲慢的态度,手中的剑一伸,拦住了血饮的去路。

  血饮又低头望着淑女剑,却不是在欣赏此剑了,今日倒是被别人拦了两次,想的确是,要不要断了她这只手。

  符文宇把二丫交给一个丫鬟,连忙把叶子霜一拉,叶子霜却一把挣脱了出来,“以为自己是天香阁第一杀手就了不起吗?为何看到寒轩哥哥不行礼,寒轩哥哥都还没进门,你凭什么先进来?”

  殷寒轩扶了扶额头,他最头疼的就是她,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到大,他也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可这脾气,也不知为何,太冲动了。

  血饮只是抬了抬眉毛,看到拦在她面前的剑经不见了,又继续往前走了,幸好是在她还在犹豫是断手臂还是断手指之间没拿下主意之前,否则,那手怕是再也那不了淑女剑了。

  段寒轩一把拉住还要闹腾的叶子霜,微微有责备之意,“血饮姑娘是江湖中人,自然不需要用官臣之间的那一套。”

  虽然责备,可口吻还是一样的温和,一点也听不出责备的意思。

  叶子霜听到殷寒轩既然维护一个刚刚见面的外人,心中更加不服气了,还带着微微的醋意,她刚刚可是都看到了,那女人盯着她的寒轩哥哥看了好久呢。

  叶子霜一把甩开殷寒轩的手,追上血饮,符文宇和殷寒轩对视一眼,相对无言,也只能跟了上去。

  血饮只是想先看看殷王府的格局,刚出长廊,走在后花园的青石路上,一个黄色的人影从她身后飞身落在她面前,又挡住了她的去路,叶子霜一把横过手中的剑,“我听说你的刀很快,正好,我叶家剑法称为天下第一剑,我们比比!!”

  “姑娘若是想要找我比试,请先下生死帖于天香阁,天香阁接下之后,我自会和你比。”血饮往旁边一走。

  叶子霜也一同往旁边一移,“你是看不起我叶家剑法吗?”

  看来不出手是不行了,血饮轻轻抚摸着横在她面前的淑女剑,“当年叶家祖师请铸剑世家皇莆冶打造了两把剑,一把名为淑女剑意为沉,一把名为君子剑意为谦,淑女剑传女,意思是接受此剑的女子要沉稳有度,君子剑传男,意思是接受此剑的男子要谦谦有礼。而你,实在不配用这把剑。”

  血饮说着,指尖一弹,剑在剑鞘之中发出嗡嗡的声音沉闷之声。

  久违的剑鸣声,只可惜……她再也拿不了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