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章 天香阁(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86 2019-06-26 18:57:48

  星疏月明,云层稀薄,一轮圆圆的月亮高高挂在树梢上,照亮了天香阁最大的山峰上的一座殿宇,殿宇宏伟壮观,华丽却不奢华,殿宇下面有一块很大空地,空地的中心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水池四周围着四个龙柱,如同四条海龙把山峰之下的海水引入山峰之上从龙口中吐了出来,落在水池里,水池里养着一些水莲花,远远看去,白色的水莲花摇曳在水中,很有一番美景,走进一看,水池里面不知养了何种生物,明明从龙口中吐出来的水还是白色的,到了水池,水却成了红色。

  在只有月亮独照的夜晚,显得有些诡异。

  一位女子,朝着水池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便朝着殿宇走去,可她没有进殿宇,而是从旁边走了过去,越过殿宇,走过长廊,便是一条环山下而石头路,一边是山体,一边是悬崖,路并不宽,一不小心,就会踩空掉下悬崖,可女子好似走在宽阔大道上一样,越走越快。

  下到半山腰,女子转身面对山体,动手在山体上做了什么,轰的一声,山体开了一道石门,女子走了进去,又是轰的一声,那道石门又不见了,那挂在墙上的火烛,听到脚步声,缓缓亮起,照亮了山洞的通道,只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女子走到通道尽头,是一座石门,他转了转挂在墙上的火烛,右三下,左三下,石门轰的一声,女子走了进去,又轰的一声关了。

  眼前黑暗一片,女子啪啪啪拍了三声,四周的火烛这才自动亮了起来,眼前的一切映入眼中,远远看去有一座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山,可夜色太黑看不真切,而女子只要在往前走一步,便是万丈悬崖,原来这个山洞只是把山体打穿了,从那边到了这边,这也是一条环山的路,只不过是环山而上,四周的白雾越来越淡,慢慢的能看到山顶中间架着一座铁桥,走在铁桥上,幽幽晃动着,好似要把人从铁桥上晃下去,铁桥四周没有护栏,若是胆小的人走在其中,定要趴着走过去了。

  越过铁桥,穿过山峰,这才看到一坐院落,院落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字,“无人阁”,女子呵的一声,心道,里面的人莫不是鬼不成。

  女子还没推门,门嘎吱一声从内打开,一位仆人提着一盏灯笼,对着女子半弯着身躯,“鬼魅公子,阁主已经等候多时了。”

  鬼魅嗯的一声,用手扶了扶头发,对着仆人道,“我今天穿着可是很血饮那套衣服一模一样,你怎么认出来了?”他今天还特意梳头了一个跟血饮一样的头发。

  仆人依旧是半弯着身子回答鬼魅的问题,“血饮姑娘身上从不用香囊,而且鬼魅公子比血饮姑娘高出一些。”

  鬼魅往大腿上一拍,怎么把香囊给忘了,下次一定要记住,只是这身高,算是没办法了,仆人带着鬼魅来到一个凉亭,在去凉亭的青石上便停了下来,仆人对着鬼魅微微鞠躬便退了下去。

  凉亭之中坐着一个人,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材不胖不受,脸上却显的有些胖,眉毛不浓不稀,眉骨有些高,鼻梁有些扁平,鼻头有些大,一双唇带着似有似无淡淡的笑意,慈眉善目,面带慈祥之意,许多人看到他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鬼魅站在凉亭外面,对着里面的人施礼,“阁主。”

  谁能想到坐在里面的人既然是天香阁的阁主——莫邪。

  阁主摆了摆手,“过来坐。”抬眸看了他一眼,“要是让血饮知道了,你又要吃苦头了。”

  鬼魅拿起桌上的茶给莫邪倒了一杯,执起一颗黑色的棋子,放入棋盘之中,“要是没阁主吩咐,血饮只会在藏书阁和她的院落里。”

  阁主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似是对鬼魅下的棋不满,又好似是对血饮不出门表示惋惜。

  鬼魅下了几步,看到阁主并未说话,抬眸看了好几眼,他总不能一直这样陪他下下去了吧,清了清嗓子,“阁主,血饮怎么胜你的?”

  莫邪摸了摸手中的白子,盯着棋盘冥想了很久,像是鬼魅下了让他很伤脑筋的一步棋,最终咚的一声,那白子落在了棋盒之中,他哎了一声,“她无情诀炼成了。”

  鬼魅没有吃惊,反而是赞赏的点了点头,能在十年内把无情诀修炼成功的,古往今来,只怕也只有她一人了。果真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只可惜……哎。

  阁主说到这里,眼中也流出了赞赏的神情,只是那种赞赏紧紧只是一瞬间,眼中又蒙上了一层看透人世的沧桑,“虽然,我让了她半招,若是,她没有受伤,我定会败给她。”

  鬼魅闻言一惊,眼中是藏不住的震惊,先不说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人会“让”,但让他这么肯定就认输的,他认识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猜疑道,“就算她无情诀已经炼成,公平对决,你也不至于会输吧。”

  阁主摇了摇头,“我发现,她体内还有另一种力量,与无情诀既然完全相融了。”

  鬼魅睁大眼睛,嘴巴几乎可以塞上一个鸡蛋,吃惊的程度不比前面少,江湖上目前最厉害的心法就是无情诀,可无情诀却不是一般人可以炼成了,修炼无情诀的人,必先过无情二字,此人须断情绝爱,冷酷无情,而在修炼之中,往往只要动了一丝恻隐之心,就容易走火入魔,可,血饮,从始至终,从未有过恻隐之心。

  她是冷漠,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

  她的无情,确是从骨头里渗透出来的。

  而修炼无情诀,每达到一层境界,都要经历一场幻境,幻境之中,或者是你最想要,最不舍的,或者是你内心的欲望跟贪婪等等。

  还有一点,修炼无情诀必须先废除自身以有的功法,断其经脉,因无情诀它的心法,会使经脉倒流,这也就是为什么要断其经脉的原因,其他武功心法都是顺行经脉而行,

  所以,无情诀从不会与其他功法相融,可如今?

  鬼魅震惊的都快说不出话了,“她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阁主又是摇了摇头,重新执起一颗白子,放入棋盘之中,好似他前面眉宇之间微微的皱起,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又如同看到一线生机一样,眉宇舒展,“只能说,这世间事,没有所谓的绝对。

  鬼魅在心里笑了一声,也只能这样理解了,一盘棋已经渐渐分出胜负,鬼魅从棋盒用两指夹出棋子,放在唇边许久,最终没有放下去了,这一步,不管如何放,都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他把棋一扔,“说吧,什么事?天色很晚了,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阁主哈哈一笑,一手收着棋子,一手拿起桌前一封信递给鬼魅,鬼魅打开一看,信上不过寥寥数语,一眼便可看明白,鬼魅拿起信放在火烛上,“我们天香阁什么时候开始接保护人,和抢东西的事了?”

  语气之中藏着嘲讽跟不满,又继续道,“要求还是必须派出天香阁三大杀手。”

  阁主当然听出来了,但脸上笑意却深了,“因为别人给的钱多。”

  “是吗?给了多少?”

  “可以……买下三座城池吧。”阁主风轻云淡的一说。

  鬼魅听了定格在了位置上,保持那个半坐的姿势,久久没有回过神,这手笔可不是一般大了,这么多年,他见过最大的手笔是黄金万两,这是一个富商嫁女儿,女儿半路被盗匪劫了,富商拿起说好的钱去救赎女儿,可得到的确是一具尸体,还是一具被无数人蹂躏践踏过的尸体,富商为了报仇,奉上黄金万两,要求是一个活口不留。

  阁主看着他这个半呆滞的动作,眼中是藏不住的鄙夷,“收起这副见钱眼开的样子。”

  鬼魅一把合上自己的快到惊掉了下巴,“任务完成,我收多少?”

  阁主轻哼了一声,“按老规矩半,只不过…”阁主把头凑过来,“任务完不成,你们就等下处置吧!”

  说完起身衣袖一甩两手靠在身后,朝着房间走去了。

  鬼魅在他身后喊到,“他们两个知道了吗?”

  “他们会在冰城等你。”

  鬼魅看着只有黑子的棋盘,摸了摸下巴,看来这“血魔花”并非这么容易得手,天香阁何时派过三大杀手去完成任务的,最多也就是两个,在者,阁主从不说任务完不成要处置的话,看来,取这“血魔花”一定不简单。

  搞不好,还有生命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