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14章 深思熟虑

曾相 喵人粪 2131 2019-07-01 17:10:00

  薛华即将踏出门时,陆明诚冒出来这么一个问题。

  薛华回头,“还行吧。”

  “你憋气能憋多久?就拿这一两个月来说吧。”

  “最好的一次,十一分四十八秒。”

  “厉害。”陆明诚笑道:“薛先生慢走。”

  陆明诚目送薛华离开,薛华连走路都很有规律,身板挺得笔直,他的步子几乎一样大,而且走在一条直线上。

  陆明诚瞬间想到八个字,“深思熟虑,有条不紊。”

  “薛华是工程师,工程师都这么有规律吗?直线最近。”

  “不知道。”陆明诚收回目光,他问林有向道:“你在水里能憋多久?”

  “我?”林有向想了想,“七八分左右吧。”

  “薛华能憋十一分四十八秒。”

  “如果他经常训练,能憋这么久不足为奇啊。”

  陆明诚若有若无的摇头,“我刚刚问他这一两个月的时间,他记得很清楚,而且几乎是一想就答。”

  “那也许是他最近破纪录了,就记得这个数字。”

  “那破了自己的记录,别人问起的时候,应该也有点骄傲高兴吧,但薛华没有,他的表情几乎一成不变。”

  “那也许他不在意这种骄傲。”林有向有些疑惑,“你刚刚怎么问他那些问题,都没有问什么主要问题。”

  “薛华绷得那么紧,他很警惕,直面问,你还能指望他能说什么出来?”

  陆明诚搭着林有向出讯问室,“别想了,我们大家都是菜鸟,陈队这根老油条又不在,还得靠我们自己。”

  林有向闭嘴了。

  大家又聚在会议室,“谈谈你们的看法。”

  “薛华和陈建林两个人是好朋友,如果猜测,这一切都是薛华背后策划的,那薛华的目标是陈建林,但他又不对陈建林出手。”

  “他只针对和陈建林有关系的……女人,每次都把事情制造成意外。”

  “意外是没有人能提前预知的,它来的猝不及防,是天意。”王力笑了笑,“这薛华不会是想冒充上天吧。”

  最后陆明诚安排道:“从现在开始,王力和刘橄二十四小时监视陈建林,目前来看,只要我们监视陈建林,就掌握了薛华的动机。”

  大家赞同。

  “有向和我查薛华的底,大家分头行动,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明白。”

  大家各就各位,林有向调了薛华的资料,电脑里显示一大堆,他挑重点念道:“薛华,十三岁时,父母离异,他跟随父亲,十四岁父亲重组家庭,他有个妹妹名叫刘佳佳,比他小一岁,刘佳佳高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薛华以前学的是金融,后来转专业学建筑设计,他转专业没多久,他的养母煤气中毒死亡,父亲没多久也死了,死亡原因不明,现在薛华一个人居住,他的住址一直没变。”

  陆明诚一直安静听着,“他父亲怎么死的一点记录也没有吗?”

  林有向又看了看,“没有。”

  “他妹妹呢?他妹妹现在做什么工作?”

  “不知道,刘佳佳高中毕业以后,也没有记录了。”林有向意识到什么,“刘佳佳不会……”

  陆明诚也想到了,“走,去薛华住的地方看看,他的住址一直没变,总会有些邻居知道些情况。”

  陆明诚和林有向来到薛华的居住的地方。

  薛华住的是一个老房区,而且偏僻,这小区就三栋楼,搭在三角,中间是院子,院子最外围有个大铁门,铁门旁的小门开着。

  “想不到薛华还住在这里,他现在应该最不缺的就是钱吧,他是怀旧还是守旧?他不会没住在这里了吧,弄个假住址。”

  陆明诚没回答林有向的问题,他们从小门进去。这里的房子破破烂烂,铁门也锈掉渣了,这里应该没多少人家住了,阳台上就挂着几件零零散散的衣服。

  院子里有个凉亭,亭子里有几个老大爷正在下象棋。陆明诚站在院子里看了一会儿,“这房子还没垮,真是奇迹。”

  “……”林有向无语。

  “小伙子,你说什么呢,你换牙齿了吗?!”一个大爷突然对着陆明诚吼道。

  陆明诚高声喊道:“大爷,你放心,我说话老准了,换了牙齿也准。”

  “……”大爷对着陆明诚横眉冷对。

  他们来到凉亭,先看着大爷们下棋,观棋不语,他们什么也没说。

  一会儿后,一个大爷哈哈大笑,另一个愤愤不平,起身离去。陆明诚坐到位置上,“大爷,厉害。”

  “哈哈。”大爷顺了顺花白的胡子,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大爷,您和我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下一局如何。”

  “可以,”旁边坐在的老人说,“两百块钱一局。”

  “……”陆明诚心里一噎,他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这里下象棋要钱啊。”

  “下不下,”大爷催促道,“快点,不下换人来了。”

  “下,但两百块也太贵了吧,能便宜点吗?”

  “两百已经很便宜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可有钱了,会在乎这两百块钱吗,两百块钱你们压根儿看不上了。”

  “在乎!”陆明诚答的郑重其事。

  “你这小屁孩咋这么扣呢,下不下。”

  陆明诚手拍着大腿,“兄弟……”他转头时,林有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院子里去了,一副认真观察的样子,丝毫没注意到他这里。

  陆明诚忍痛掏出两百块钱,大爷收钱的速度别提有多快了。

  重新摆好棋后,红先黑后,陆明诚先,陆明诚比较保守,先让个小卒探探情况,他抬头时愣了愣,林有向站在他旁边看着他下棋,“兄弟,不错啊,神功练成了,已经达到神出鬼没的境界。”

  林有向正经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

  棋局进行到一半,陆明诚一直被压得死死的,气都出不了,陆明诚挑眉,“大爷,这么厉害?”

  大爷眉飞色舞道:“年轻人,不要心浮气躁,不要想着一局就能赢我,你可以多下几局,也许会赢。”

  “大爷,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多下几局。”

  陆明诚每下一步都要考虑一会儿,比一个老头都还要老头,连对面的大爷都等不耐烦了,“小伙子,你倒是走啊。”

  “我要多考虑考虑,不能心浮气躁,不然我这钱都打水漂了。”

  大爷很烦躁。

  “大爷,你们这住有年轻人吗?比如三十岁左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