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13章 工程师

曾相 喵人粪 2136 2019-06-30 17:10:00

  王力一进门就看见正在翻文件的陆明诚,他一脸的惊讶,他赶紧看看时间,是不是他来得太晚了,可现在八点不到!

  “我擦,你转性了?今天来这么早?你是有什么事吗?”他太惊讶了,他就没看见陆明诚来这么早过,八点半上班,陆明诚哪次不是掐点来。

  “没事啊。”

  陆明诚看人来得差不多了,他停下手中的转笔,然后敲敲桌子,开始讨论,“你们都来这么早吗?不是八点半上班吗?”

  刘橄冷嘲热讽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掐着点来?像个少爷似的。”

  陆明诚瘪嘴,“好吧,言归正传,你们对陈建林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吗?这些人单个去看,全是意外,但连在一起就不是意外。”

  王力说:“那天我们去问王露露负责人时,她认识薛华,那就是说薛华是知道王露露有心脏病,然后介绍王露露和陈建林认识。”

  刘橄说:“之前死的那些人,和薛华应该也认识,薛华和陈建林在一个公司,陈建林的两个秘书都死了,薛华应该知道,他为什么还要介绍一个患有心脏病并且已婚的人给陈建林认识?”

  王力讪讪一笑,“刺激,和有夫之妇在一起,会有某种刺激,刺激大脑,刺激心脏,刺激身体,总之会让人兴奋就对了。”

  刘橄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王力,“你怎么知道?你试过?”

  “……”王力瞬间心肌梗塞,“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林有向翻了当晚陈建林的口供,“陈建林说,他和薛华是朋友,但是陈建林并不知道王露露患有心脏病,陈建林一直被蒙在鼓里。”

  陆明诚说:“这几个人都牵扯陈建林和薛华,两个好朋友,一个清楚会发生什么,一个蒙在鼓里。”

  王力破口而出:“最好的朋友就是最坏的敌人。”

  王力话一出,大家都猜到了什么。

  “要找薛华来问话吗?”

  陆明诚沉思了一会儿,“王力和刘橄去请薛华来一趟,有向和……苏莹呢?”

  “她请假了,”王力答道,“好像她家里有什么事,她请假了。”

  “哦。”陆明诚淫笑道:“你这么清楚?”

  王力神色相当不自然,“大家一个组的,有什么事关心一下不是正常吗。”

  “可我不知道啊。”陆明诚看向众人,“在座的各位,你们知道吗?”

  大家摇头。

  “……”王力尴尬,“她是昨天下班以后才请的假,你们走得早,不知道。”

  “行了,”刘橄说,“还有什么事赶紧说。”

  陆明诚怎么感觉刘橄才是老大呢,不是说好这案子他是头吗?“好的大哥,小弟马上说。”

  “……”

  “我们人只有这几个,你们两先去把人请来,先问一问再说。”

  刘橄和王力去请薛华。

  陆明诚和林有向来到监控室,他把姚雪出车祸的视频调了过来,陆明诚反复看了几遍。没多久他的电话响了,是王力打的,“喂。”

  “薛华来了。”

  “好,我们马上来。”

  薛华依然是那副样子,坐得端端正正,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皮鞋擦得反光,他推了推眼镜,露出手腕处的老式手表,那块手表和他本人看起来差不多,都有些老旧。

  陆明诚坐在薛华对面,林有向负责做笔录,他们互相盯了一会儿,陆明诚才问道:“薛先生做什么工作的?”

  “工程师。”薛华开口就是道沉稳的好声音。

  “工程师这职业是不是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误差?每个角度,刻度都必须精准无误。”

  “嗯。”

  “薛先生觉得这工作无聊烦躁吗?必须中规中矩。”

  “你们警察无聊吗?必须遵纪守法。”

  陆明诚挑眉,“这是我热衷的职业,不觉得无聊。”

  “这也是我热衷的职业。”薛华对答如流。

  陆明诚咳了咳,“薛先生有犯过错吗?”陆明诚顿了顿,又进行补充道:“我是指工作上的事。”

  “没有。”

  “这么厉害?你实习时都没犯过错?实习生不都有个帽子叫菜鸟?”

  薛华匪夷所思地看着陆明诚,“你们找我来,就是问我的工作?”

  “不是,但有些情况也要了解清楚,比如薛先生工作上的事。”

  薛华好似忍耐了一下,“我大学时有个教授,我们做题时,哪怕是一个单位写错,或是小数点打错,即使过程全对,只错了一个结果,那道题也是全错,如果是其他老师,只错一个结果,可以拿到过程分,但是那个教授半分也不给。”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工程专业,我们要对工人对自己,以及对使用的人负责。”

  “听起来好伟大的样子。”

  “你们警察也伟大。”薛华说这话带了点点嘲笑的意味。

  “薛先生接触这行多久了?”

  “从大学接触到现在,十年。”

  “十年?薛先生今年多大?”

  “三十,我大三的时候转了专业。”

  “那薛先生比同级学生少学两年。”

  薛华觉得陆明诚说的这话有些好笑,“难道我现在的成就,比那些人低吗?”

  “……”

  陆明诚又转起笔,他觉得这个薛华很拿人,薛华说话总能压他一头,而且有条不紊,在薛华面前,他对自己有个认知,年轻。

  “薛先生和陈建林陈先生什么关系?”

  “公司上下级,私底下朋友。”

  “你们怎么认识的?”

  陆明诚手里的笔一直在转,薛华不喜地皱了下眉,“赛会,我的作品被陈建林看上。”

  “哦。”陆明诚好像懂了,“陈先生说,你们怎么认识的他忘了,好像莫名其妙就认识了。”

  “是吗,他们挖掘各地人才,忘了一两个人很正常。”薛华这话又带了点点嘲笑,甚至有些阴戾。

  “薛先生觉得陈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薛华沉默了一会儿,“老板。”

  “什么?”

  “陈建林是老板。”

  陆明诚觉得,他私下得去好好查查老板是什么意思,老板还包括了什么含义。“普尔甲公司是陈建林的,他不就是老板。”

  薛华笑了笑,“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问这一通话下来,陆明诚感觉自己在搬门弄斧。“薛先生不好意思,麻烦你跑一趟了,下次再过来坐。”

  “……”

  “没事。”薛华站起来,扯平西装上褶皱后才离开。

  “薛先生游泳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