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12章 再靠近一点点

曾相 喵人粪 2133 2019-06-29 17:10:00

  陆明诚赶到时,六点十分。

  傅鸿飞守在梁艳的门外,依然西装革履,脸上有些烦躁,想必在这等很久了,被梁艳甩闭门羹。

  陆明诚皱眉,真是贼心不死。他走过去敲梁艳的门,梁艳回头看见陆明诚时突然松了口气。

  傅鸿飞看见陆明诚脸色瞬间冷下来,他又看向梁艳的画室,猜到了个大概,他冷笑。

  陆明诚痞痞的天不怕地不怕,“干嘛啊?想打架啊,信不信我告你袭警?”

  “袭警?”

  陆明诚把证件掏出来,“看清楚了吗?”

  傅鸿飞嘲笑,“搞了半天就是个小警察?”他不想和陆明诚动手,失了身份。

  “警察怎么了?我是警察,我行得正坐得直,不搞那些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

  傅鸿飞轻易就被激怒,“你……”

  梁艳收拾好过来开门了,傅鸿飞懒得和陆明诚纠结,他立即靠近突然被陆明诚拦住,“干嘛啊?想靠近啊,问过我了吗?”

  傅鸿飞真的想一脚给陆明诚踹过去,可为了他良好的形象还是忍住了,“警察滥用职权?你凭什么拦着我,我也懂法的,信不信我让你分分钟被撤职。”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滥用职权了,她是我的重点保护对象,我保护她合理合法,你算老几?信不信我告你骚扰?”

  “……”傅鸿飞被堵得哑口无言,就怕流氓有文化。

  “走吧。”

  梁艳已经站在门外了。陆明诚走到她身边,傅鸿飞忍不住叫了声:“梁小姐。”

  梁艳停住,回头,一脸的冷漠,“我不想看见你。”

  傅鸿飞心沉了沉,他也是有尊严的,一直被人使劲践踏自己。他不甘心啊,不然今天他不会出现在这里。他刚想说什么,可梁艳说完那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连开口都没机会。

  陆明诚和梁艳到楼下,“谢谢。”

  “我送你回去吧,天要黑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车停在那边。”

  他说完这句话,梁艳愣了愣,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不放心她?那当初怎么放心把她一个人丢下呢?曾经啊……

  她冷漠道:“不用了。”她抬步离开。

  陆明诚抿了抿唇,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跟上去走在梁艳的后面,不远不近的距离。

  梁艳突然好暴躁,“滚!”

  陆明诚站在原地愣了愣,“我想送你回家。”他想了想,又说:“我只送你回家。”

  “我叫你滚你没听到吗?滚啊!”梁艳直接对着他吼出来,她现在很暴躁。

  陆明诚突然往路边一坐,无赖耍脾气道:“我不滚!我死活不滚,我就赖上你了,你到哪我就到哪。”看陆明诚这架势,还真有赖上梁艳的意思。

  梁艳懒的理会陆明诚,转身就走。陆明诚立即爬起来跟上,他不仅要跟着她,还要光明正大的跟,跟到她家。

  梁艳打了个出租车,她坐上车迅速关上车门,陆明诚比她抢先一步,他直接坐到副驾驶。

  师傅愣了愣,“一起的啊?”

  “嗯。”

  这话是陆明诚回答的。

  “去哪啊?”

  “你直走,到了会叫你停的,放心,车费一分不少。”

  师傅瘪瘪嘴,发动车子。

  “去水西园。”梁艳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冷漠。

  陆明诚惊讶,原来梁艳住水西园。

  车停在水西园门前,“72块。”

  梁艳下车就走。陆明诚掏出钱,一百元大钞,“不用找了。”他立即下车去追梁艳。

  师傅又愣了愣,要是他载的都是这种闹矛盾的情侣,那他要多赚多少钱啊。

  陆明诚走在梁艳身后,这个地方他经常路过的,这里刚修建的时候房价很低,后来就涨上去了。他有好多问题想问她,他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十年她去了哪,她怎么度过的这十年……可他忍住了,因为以后还有很多时间。

  “梁艳,你明天几点上班?”

  梁艳一顿,沉默了很久。她抬步进楼,“八点。”

  梁艳消失在楼道里后,陆明诚左右看看,把这个地方牢牢记住。然后自己又打车回绘成财公司门口开自己的车。

  夜里,他做了一个很长的美梦,在梦里,他牵着梁艳的手走在曾经他们一前一后走过的路,梁艳很温柔亲切,脸上带着那个熟悉的笑容,温柔得他忍不住要了她,他一点一点亲吻她,她一点也不抗拒他……

  铛铛——

  闹钟响了。

  陆明诚突然惊醒,他下意识看向旁边,“我擦!”他直接拿起闹钟就砸!他缓了一会儿后,起床洗脸刷牙,去接梁艳。

  他安静的在楼下等着,就像曾经一样。梁艳出来时看见他愣了愣,他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笑容。

  十年。

  梁艳一直看着窗外。陆明诚开着车的手隐隐在发抖,这个场景他幻想了不止一次两次,他开着车,她坐在旁边,他送她上班……

  他曾经只敢幻想,这个幻想一点一点在等待的日子里被磨灭。可在他觉得遥遥无期的时候,都想放弃的时候,她居然坐到了他的旁边。这种感觉真的好不真实,就像一场梦,一场很美很美的梦。

  他心好慌,他害怕自己突然惊醒,害怕醒来后旁边那冷冰冰的温度,她也不曾出现过。他不想再体会醒来后的怅然若失,那失落的感觉堵得他窒息难受。

  “到了。”

  梁艳下车就走,一步也没有停,她连句谢谢都没有说。

  陆明诚目送她进公司,她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可他还是不想回头。手不知不觉捏紧,心间泛着一阵一阵的抽疼,那个时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背影……

  他的悲伤只因为他想她。

  “梁艳,我好想你。”

  陆明诚收回视线,开车离去。

  为什么要走楼道呢?因为楼道里没有人。他为什么要出现呢?她不知道,也想不明白。

  梁艳蹲在楼道的拐道里,她没力气了,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她撑不下去了。她伸手抚摸脸颊,湿湿的……

  十年了。

  这十年里,她没掉过一滴眼泪。她扶着栏杆上楼,整个人苍白无力,虚脱得随时会倒下。抽丝剥茧,痛彻心扉。

  为什么呢,陆明诚。她想不明白。十年了,她以为什么都过去了,为什么他还在,为什么要让她再次遇见他呢?为什么要认出她,为什么不放过她……

  为什么她还是那么不堪一击,一遇见他,她轻易就被击倒,一个远远的微笑,就在她心里掀起汹涌波涛,眼泪忍不住沸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