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10章 缘份使然

曾相 喵人粪 2126 2019-06-27 16:51:41

  两人出示证件进入围圈,床上躺着一具尸体,尸体外表没有发现明显伤痕,只是脸色惨白,像缺氧而死。一个男人缩在角落抱着头,惊慌失措,看样子被吓得不轻。

  尸体被运回去,男子也被带回警局。

  陆明诚依照惯例询问他的姓名、年纪、工作单位等基本信息。

  “陈建林,33岁,普尔甲公司总经理。”

  “经过。”

  陈建林一想起那经过,就吓得哆哆嗦嗦,字不成句。“我……我们约好去开房,可她突然就全身抽搐,动作癫狂,好像要缺氧似的,我问她怎么了,她不说话,可没想到几分钟不到,她就不动了。我疑惑,就去试试她,结果她没气了!我立马就报警了。警官,我没有杀她啊,我不知道怎么她就死了,警官,不关我的事啊。”

  陆明诚神态未变,继续问道:“死者叫什么名字?”

  “她叫王露露,30岁,绘成财公司的画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死,不关我的事啊。”

  提到绘成财三个字,陆明诚的心刺痛一下,他的心又乱了,呼吸开始急促。他迟迟不问下一句,王力侧头看他,陆明诚整个人灰暗阴郁,也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灯光不好的原因。

  陆明诚起身离开,“我去换个人进来。”

  “陈队,帮我……”

  陈队疑惑,“你怎么了?整个人郁郁沉沉的,是人很难审吗?”

  陆明诚摇头,“没事,晚上喝酒了,脑子晕沉沉的不清醒,我缓缓,你去吧。”

  “那你去拿尸检报告吧。”

  陆明诚拿到报告,看了一下,回办公室。

  王露露的老公来认尸,确认死者是他妻子王露露。王露露的老公穿得很整齐,规规矩矩,只是年龄感觉比王露露大了很多,她老公有四十几快五十的样子。

  王露露丈夫确认尸体后由王力问话。

  陆明诚把报告递给陈队,“死者死于心肌梗塞,心悸,情绪激动呼吸困难,心力衰竭而死,也就是心脏病。”

  “死者今年四十二岁,但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的模样。三十六岁患上心脏病,夫妻感情变淡。”

  苏莹忍不住夸道:“她保养得好好。”

  王露露和陈建林约去酒店,没想到突发心脏病死亡。讯问室里,陈队继续盘问陈建林。

  “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朋友介绍的。”

  “谁?”

  “薛华。”

  “薛华怎么说的?”

  “我这些日子都很烦闷,消沉,他就想让我恢复过来调节好,就想让我认识新朋友,有新的朝气。”

  “你对王露露的了解多少?”

  “她30岁,绘成财的画家,为人热情。”

  “还有呢?”

  陈建林摇摇头,“没有了。”

  陈队眉头一皱,有些严厉,“你不知道她有老公?”

  陈建林视线有些回避,“知道。”

  陈队突然凶道:“知道为什么不说?”

  陈建林被吓了个机灵,嘴动了动,欲言又止。

  “薛华是干什么的?年龄。”

  “我公司的工程师。30岁左右吧。”

  “你对薛华了解多少?”

  “我三年前认识他的,我们聊的很来,就经常聚会,成了好朋友好兄弟,他这个人有些冷血,对什么事都能漠视,很冷漠。”

  “你们怎么认识的?”

  陈建林摇摇头,“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好像莫名其妙就认识了。”他突然想起来什么,“薛华以前好像是在绘成财工作,后来跳槽到我的公司。”

  “谁告诉你王露露只有三十岁的?”

  “薛华,王露露也这么说。”

  “那你知不知道王露露有心脏病。”

  陈建林惊疑,“她有心脏病?我不知道啊,他们都没告诉我?”

  “王露露今年四十二岁。”

  陈建林直接惊讶了,“怎么可能,她看起来那么年轻,而且一直强调她只有三十岁。”

  陈队从讯问室里出来已经半夜了。“大家回去休息吧,明天,明城,这个案子交给你全权负责。”

  “我,不是,陈队……”

  陆明诚站在走廊上,一脸烦躁郁闷,这个案子关于绘成财,他不想去办,可陈队直接塞给他,让他把这个乌龙的来龙去脉查清楚。

  王力走过来和他背靠着墙,“你去拿报告的时候,陈队问了我你的情况。其实陈队很看重你的,他想让你把这件事处理好,别让他失望。”王力这话一语双关啊。

  陆明诚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他有点惧怕,惧怕去绘成财,害怕和她撞见。想不到他陆明诚也有惧怕胆怯、想要退缩的一天。

  可他不得不进去,他硬着头皮走进去,希望不和她撞见,可他又有点期待能看见她,这种感觉他也说不清楚是想看见她还是不想看见她了。

  他们找到王露露的负责人,负责人有些忙,他们等了几分钟。“不好意思久等了,我们去办公室谈吧。”

  “好。”

  迎面走来几个人,他们都簇拥着一人。“冷少,你的画室按照你的意思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前面,您单独拥有一间画室。”

  陆明诚抬头,瞬间定住。猝不及防看见那个不该看见却又隐隐期待的人。那种波涛汹涌的感情一阵一阵发酸,满心复杂的情绪无以言表,他只定定的看着她。

  十一冷停下,两人相对无言,静静看着。她依然是一身黑色及膝连衣裙,头发随意挽起,戴着金丝框眼镜,冷漠冰冷的外表。

  工作人员疑惑,“冷少,你们认识吗?”

  十一冷垂眸,一脸平静波澜不兴道:“不认识。”她一步一步靠近陆明诚,然后……擦肩而过。陆明诚手握紧又松开,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冷少,这边。”

  几人已经远去了,陆明诚还愣在原地。不认识。多么伤情绝决的话啊,至少,前几天也见过了。“呵呵……”他自嘲地笑了笑,心痛的感觉真不好受,其实他倒想那天不看见她。

  陆明诚一直在发呆,又好像在沉思做什么决定。期间都是王力和林有向在问负责人。

  “你们知道王露露的身体状况吗?”

  “知道,她曾经在公司晕倒过,她好像患了心脏病。为此,公司里也不敢裁她也不逼她,怕她心脏受不了,就把她工作量减小,其实我们特别希望她自己提出辞职退出,可她不提我们也不敢说。”

  “你对薛华这个人有印象吗?”

  “有。他设计出的图纸十分优秀,所以我对他有印象,但他在我们绘成财工作不久。”

  陆明诚突然插进来打岔几人,“那个十一冷是你们公司的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