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9章 忆往昔,自难忘

曾相 喵人粪 2202 2019-06-26 17:09:52

  点完菜,两人就静坐着。

  第一次和梁艳靠这么近,陆明诚很紧张,这一直是他期待的距离,可真正到了这种时刻,他一点也不争气,不知道怎么办。

  她和他是一届的,那她对校园时光应该还有怀恋吧?这样应该能多点话题聊吧?他手搓着大腿无处安放。“你大学在哪里读的?”

  梁艳一直看着窗外,陆明诚说话了,她侧过头淡淡道:“我没有读大学。”

  陆明诚惊讶,“是高考没有考好吗?”

  “我也没有读高中。”

  “……”他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老是揭人伤疤。他问什么梁艳就答什么,一点也不遮掩也不迟疑,就像在审犯人一样,可他没想审问她啊!

  陆明诚有些疑惑,他记得中考后去看成绩时,他特地留意了一下她的成绩。学校会把学校前三百名的同学的成绩放在大屏幕上,以资鼓励。全校第一当然是那个校草,而她考得也还好吧,可他不敢问了。

  气氛太过尴尬,他不问,梁艳就不说话。他的手中出了好多汗,他一直搓在大腿的裤子上。“你画画好好啊。”

  “谢谢。”

  “……”陆明诚吞了吞口水,这气氛简直比在火炉上烤还难受,艰苦的训练都比不过在这受煎熬。他觉得他还是适合暗恋,不适合追求。“你商业出席应该能拿很多钱吧?”问完这个问题陆明诚想抽自己两耳刮子。

  梁艳抬起眼皮看陆明诚,眼镜挡住了她眼里的星辰,看不真切。“五十万。”

  陆明诚有些讨厌那副眼镜,他下意识问道:“你近视很厉害吗?”他记得她以前没有戴眼镜。

  梁艳沉默了一会儿,“我没有近视。”

  “那你为什么要戴眼镜?”

  “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无可奉告。”

  陆明诚哑然,看来梁艳真把他当成在审问她了,可她面对审问这么神态自若,能一直保持冷漠,还是这是她掩饰的外表?他笑道:“你别紧张,我刚才只是吓你的。”

  他这话一出,梁艳立即站起来,“那我可以走了吗?”

  “……”

  陆明诚掏出手机,“我们记个电话吧。”

  梁艳眼皮垮下来,一直沉默。

  陆明诚想,她是在看他的手机吗?“你不愿意说,那你打给我。”

  梁艳抬起眼皮看他,依然沉默。

  “……”

  在她的注视下,他放弃了,“好吧,下次见。”

  梁艳转身就走,毫不迟疑。

  陆明诚失落的坐回位子,他手撑在桌上抱着头,整个人很沮丧。

  服务员陆续上菜。

  王力和林有向从会场里出来后就分开了,林有向临时有事走了。王力抱着束花往回走,包里只剩十块钱看钱包,打车钱都不够,只能走路回家。

  他突然一愣,看见苏莹进入一家美甲店。他看看怀里的花,反正他留着也是浪费,没几天就谢了。

  他走进去找到苏莹,把花递给她。

  眼前突然多了一束花,苏莹疑惑地抬头,她瞬间惊讶道:“王力?”她嫌弃的又看了一眼花,“这什么意思?”

  “花三倍价钱买的,要不?”

  王力手机突然响,他掏出来一看,按接听建,“喂,陆哥百忙之中给我打电话啊?”

  “你们在哪?”

  王力一愣,拿手机看了看,是陆明诚的电话啊,“怎么了你?说话死气沉沉的。”

  “你们吃饭了吗?没吃快过来吧,我一个人吃不完。”

  王力疑惑,这情况不对啊,他挂了电话看向苏莹,“这花你要吗?快点决定,我有急事。”

  苏莹看王力那样子的确挺急的,无奈给他接下。

  王力赶到时,陆明诚落寞地坐着,他走过去,“怎么了?十一冷呢?”

  “她走了。”

  陆明诚把经过给王力说了一遍,王力忍不住佩服,“好好的约会,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

  “我不会那些。”

  “那些是哪些?大哥,你在追女孩子。”

  陆明诚叫王力来吃饭,可他一口也吃不下,又烦闷的放下筷子。他搓搓脸,当他觉得他已经放下的时候,她又突然出现,那么猝不及防,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全军覆没。

  他花了十年的时间调整的心态,却在她出现的那一刻,瞬间塌陷,再也修复不了。“呵呵……”他自顾自笑着,她轻轻一场出现,足以在他心里兴风作浪。“喝酒吗?”

  酒吧里气氛热情高涨,但陆明诚丝毫不受影响,拿着酒一直喝,其实他的酒量不好,但今天就是不会醉。

  王力拍着他的肩膀,暗恋这种事情最难受了。“其实我挺想知道,你是怎么喜欢她的?单纯的喜欢她漂亮?”

  陆明诚低笑,他现在想起那场景都觉得尴尬,“我和她相遇其实很狗血。”

  王力愿闻其详。

  陆明诚陷入回忆中,“那是在冬天的一个早晨,冬天早上天亮都比较晚,早上上课又早,天还没亮就要去上课,我特别懒,属于早上经常去迟到的那种人。

  那天,我突发奇想起了个大早,然后去上课,途中遇见她,她走在我前面,穿得厚厚得像个粽子,其实我当时没怎么注意她。

  那时路面都结冰了,很滑。前面有个三四米的小坡,她突然滑倒了,爬不起来,我想,我一个男生,去拉一下她吧,来一场英雄救美。我去拉她,结果她脚一蹬手一拉,我一个重心不稳路又滑,她直接把我踹倒了,路太滑我直接滚那路边沟里去了。”

  王力又拍桌又拍陆明诚,笑得弯腰驼背合不拢嘴,“你这英雄救美有点特别啊。”

  “的确很特别,我明明是去英雄救美,却把自己弄得很狼狈。那丫头爬起来后就直接跑了,我当时就在感叹,那丫头借力使力爬起来了好歹给我说声谢谢啊,就这么跑了。她可真让我影响深刻,不过幸亏那路灯昏暗,没多少人看见我,我爬起来后回家了,那一天的课我直接旷了。”

  “任性。”

  “后来就时不时打听一下她,关注一下她。每天都走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陆明诚忍不住笑道:“从那以后,我上课没迟到过。每天都掐着点在那等她,放学了就到教学楼下候着,她特别乖,放学了就回家。其实我当时只是想逗她玩,我就想看看她看到我会不会尴尬,没想到我越陷越深。”

  “那你怎么把她跟丟了呢,一丢就丟了十年。”

  陆明诚神色黯淡下来,抿了抿唇,拿起酒又喝。

  突然酒吧里闹哄哄进来一群人,“对面酒店好像出事了,外面来了好多警车。”

  两人对视一眼,精神不少,陆明诚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瓶水,倒手心扑在脸上,整个人全清醒了,两人往警车多的地方靠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