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6章 旁山路杀人案4

曾相 喵人粪 2052 2019-06-24 17:18:29

  陈队把录音放在桌上,打开,手敲敲桌子,示意袁松安静听。

  讯问室里除了录音的声音,静悄悄的。

  录音放完,陈队说:“袁先生对后面这两道女声有没有印象?”

  “有啊,一个是我老婆的朋友,一个是乔楚生的老婆。”

  “你老婆的朋友?”

  袁松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我老婆当晚叫她到家里来玩,家里有事,又正好赶上我老婆手机没电了,就让她帮忙打给我咯。”

  “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袁松突然有些意外,“我老婆的朋友很多的,她经常叫人到家里来玩,我哪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我老婆有个朋友我都得打听清楚,一点空间也不给我老婆啊。”

  “不是,别误会,那既然如此,我们只好请你老婆来问一问了,当晚有没有这个人到你们家,这个人有没有打电话给你了。”

  陈队走出询问室,留下袁松一个人。

  没过多久,袁松的老婆路过讯问室,两人对视,袁松从椅子上站起来。

  “袁太太,这边请。”

  “哦好。”

  袁松目送他老婆进入另一间讯问室。

  没过几分钟,陈队、陆明诚、林有向进来了。陈队一脸的惋惜,“袁先生,演戏要演好,角色扮演要分配周到,你这把你自己演得那么好,怎么就不给你老婆通通气,分配一点戏份呢?”

  袁松神态自若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你胡说什么?我老婆说什么了?”

  “你老婆没说什么,我们只是把那段录音放给她听,她反问我们,这人是谁?”

  陈队又将那段录音放了一遍,一道焦急的女声说:“袁松,你快回来啊,你家里出事了。”

  “袁先生,其实你掩藏得很好,只是好的过头了。进公安局被带来问话,常人多多少少有些不安,而你却太自然,因为你知道你会被叫来问话,准备好了应对的方法心态,其实你这个人很谨慎,你记录了你所有不在场的证明,就是想撇清你跟这件事的关系,反而这样,才是最可疑的。”

  袁松有了一丝焦急,“你胡说,这件事跟我本来就没有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你提到乔楚生死时,一般人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出事时,是伤心、难过、痛心疾首,而你,一脸的漠然,因为你很早之前就知道乔楚生会死,而且这件事你蓄意谋划很久了!你要乔楚生死,是你杀了乔楚生!”

  陈队一字一句逼问袁松,他开始有些慌乱,陈队提到他杀了乔楚生时,他手用力敲了下桌子想为自己争辩,陆明诚突然按住他捂住他的嘴,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蓄意谋杀乔楚生,当晚你灌了很多乔楚生的酒,因为你知道他醉酒时会躲过查酒驾绕路,去那种偏远道路又不安全的地方绕一圈,旁山路就是他重新买房后绕的路。乔楚生他是醉酒驾驶,路灯又昏暗,你要他发生车祸,死于意外。”

  袁松在挣扎,可被陆明诚按的死死的。

  陈队突然一拍桌子,“你就是凶手,杀死乔楚生的凶手!那晚你根本就没有回家,你关了行车记录仪后又开车去追乔楚生,因为你要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发生车祸有没有死,可你没想到他中途会发生变故,你趁机闷死他!是你杀死了他!”

  袁松被捂着,只有哼哼哼的挣扎声,一句话也不说不出来,他急啊!椅子被弄出嘎嘎的摇晃声。

  “好,立案!杀害乔楚生的凶手袁松已落网!”

  陈队站起身,陆明诚放开他,几人迅速离开。袁松吼道:“你们冤枉人!我没有杀他,我只是把他约出来喝酒,他的死跟我没关系!”

  “你怎么证明他的死跟你没关系,你有证据?你就是蓄意谋杀乔楚生的凶手,现在我们说你是凶手你就是凶手!”

  袁松咆哮道:“不!我不是,你们一定也是被人收买了!肯定是她,她要我做他的替罪羔羊,是她杀了乔楚生,是她不是我!”他说出口后才知道他说了什么赶紧捂住嘴,眼里惊慌失措。

  陈队又坐会位置。

  乔太太坐在讯问室里很久了,四周静悄悄的,她时不时看向门边,门外有看守她的警察,她手里拿着一瓶水,捏得紧紧的。

  门突然打开,陆明诚走进来,接着是陈队,乔太太有些慌乱。

  “乔太太,你是要自己招供还是……”

  乔太太绷紧的脸上扯出一丝笑,“我招什么呀?”

  “袁松说了你收买他约乔先生出来喝酒,你们两一起谋划杀害乔先生的过程。”

  乔太太手里的瓶子一下子掉在地上滚两圈,脸色苍白无力。“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杀我老公呢?我们还有一岁多的宝宝,我怎么可能会痛下杀手杀了他呢?”她声音颤抖慌乱,整个人开始哆嗦。

  陆明诚往椅子里一瘫,神情傲慢痞酷:“别在狡辩了,其实你也知道我们知道你是凶手了,所以你的辩解也说得那么苍白无力。”

  空气静下来,乔太太的眼泪忍不住落下来,这次她是发自内心的哭,哭的凄凉、心酸、苦楚。

  “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第一,我去你家的时候。你家的鞋架下面打扫得干干净净,我想你应该是个家庭主妇,爱干净,可我去饮水机旁倒水的时候,饮水机上有污垢,既然这么爱干净,饮水机那么随眼可见的地方,应该擦得干干净净才是。

  我想你同意我们送你,是因为你要让隔壁邻居给你做证人,证明你一晚上都在家,因为你的宝宝一晚都在哭。邻居说你宝宝快天亮了才不哭,我想那是因为你回来了。你的宝宝哭,你没什么经验,开门关门发出动静很正常。你把袁松说出来,是不想我一直盯着你,因为你很紧张,你怕你说错话,所以你让袁松来应付。”

  陈队打开录音带,播放那两段声音。“第二就是这两段通话记录,虽然声音音色不一样,如果拿去鉴定,我想这声音是发自同一个人,这是我肯定凶手是你的原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