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5章 旁山路杀人案3

曾相 喵人粪 2155 2019-06-23 17:20:00

  “你知道你手机掉了,甚至知道一个大概位置,但是你没有回去找,你不敢回去找,因为你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陆明诚的声音一字一句直敲刘倩的心脏,她吓得双手捏住椅子,脚往后蹬,椅子发出嘎嘎的声响,她想逃跑!她全乱了,脑子里嗡嗡响,惊慌失措。

  “说吧,说谎话对你没好处。”

  王力看得一愣一愣的,真是唯有套路得人心啊,这姑娘背的话,陆明诚全给她套乱了。

  陈队站在门外笑了笑,一个工作人员过来说:“陈队,袁松到了。”

  “好,叫他过来。”他看了一眼里面,笑着离开,他很放心,那女孩不说出点什么来,陆明诚不会放她出来。

  袁松身高不到一米七,四十岁到四十五岁之间,一件白衬衫搭配一条西装裤,头发略长,看起来有些圆滑,此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坐在椅子里气定神闲,神态自若,坦坦荡荡,一点也不遮掩。

  “我昨天的确是去找过他,我们一起去打球,然后去吃饭,差不多十点多到的KTV,我们唱歌跳舞,到一两点的时候他说要走了,然后他就走了。”

  “跟你们一起喝酒的还有哪些人?”

  袁松板着手指头数:“我,乔楚生,曾观阳,张伟,于摆摆,后来曾观阳又叫来两人,好像叫张小六和王二。”

  “乔楚生走后,你在哪?在干什么?”

  “他走了我也走了,本来他喝醉了我是打算送他回去的,可我们到楼下的时候,突然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我家里有急事,我得回去一趟,他也说他能行,不用担心,我想想他这人也经常醉酒开车,都没发生什么事,这次应该也没什么事,我给他老婆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一声,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家住哪里?”

  “黔林公园那边。”他无所谓的说:“我有行车记录仪,可以给你们看。”

  陈队右手捏着口鼻,盯着袁松沉思,袁松往椅子里一瘫,深陷入椅子里,一脸的挑衅,眼神仿佛再说:盯吧,随便怎么盯。

  刘倩在陆明诚的威逼下,忍不住眼泪直流,她哭出来时反而有种轻松的感觉,“人不是我杀的,是我男朋友杀的,不是我啊。”

  她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身子发抖,弱小又无助,十分令人怜爱,最能勾起男人们的恻隐之心。可坐在她对面的是警官,清正廉明,随便她怎么哭都没用,陆明诚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刘倩哭了一会儿,擦擦眼泪说道:“昨晚我们路过旁山路时,我男朋友突然起心,拉着我往树林里走,我当时害怕就拿出手机来想要求救,可我男朋友把我手机打掉了,我当时害怕极了就挣扎着叫救命,可能那个人听到我的求救声了,就骂骂咧咧下来帮我,我男朋友就恐吓他叫他别多管闲事,然后我男朋友就拿出他带的小刀杀了他。那人中刀后我男朋友就拉着我跑了。”

  “为什么要说假口供?”

  “我男朋友叫我这么说的,是他威胁我的。”刘倩有些着急,忍不住发吼,吼完后手握拳撑着头闭眼,处在崩溃边缘,眼泪大颗大颗直流。

  “你男朋友杀人了为什么不报警?”

  “我……我当时害怕极了,他又一直盯着我,我怕惹怒他对我做什么事,我不敢。”

  刘倩的男朋友很快被请来警局。罗铮峰,男,25岁,绘成财公司的一名画师,周六日在培训班兼职美术老师。提到绘成财三个字时,陆明诚忍不住抬头看他,男子长得很张扬,有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杀死死者乔楚生?”

  “我没想要杀死他的,是他自己走过来还说要报警,我当时害怕就让他赶紧走别多管闲事,大半夜被人撞见总会有点惊慌紧张吧。可他不听,还用棍子打我啊,我手无寸铁被他打急了,想起削笔的刀被我带在身上,就拿出来恐吓他,让他住手,可他不听一直打我啊,最后我一急,心一横就刺过去了,等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流血了,我害怕就拉着我女朋友跑了。”

  “你杀了人之后去了哪?”

  “能去哪,在家躲着咯,希望警方查不到,可我女朋友被带走时我就知道没戏了,可还是想挣扎一下,我们一起编了个理由。”

  “你跑了之后没回到现场去过?”

  “我杀人了哪还有胆子回去?”

  王力忍不住说:“你没回去闷死死者?”

  罗铮峰一惊,惊讶道:“他是被闷死的?”他突然放松下来,笑道:“那就是不关我的事咯?”

  “故意杀人罪和你意图强—你女朋友的罪加起来……”

  陆明诚话还没说完罗铮峰就反应激烈道:“我—她?她这么说的?”他冷笑,“哼,我们之前说好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咯,就想一些刺激的事,可当时她居然反悔了,我都浇火了,我当时就在想她是不是耍我,一时气愤就想吓吓她咯。你们也不想想,半夜三更,谁会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压马路?呵……”他往椅子里一瘫,满脸冷笑。

  大家聚在办公室里讨论案情,案情到目前为止,只能确定乔楚生身上的刀伤是罗铮峰造成的。

  “我去查过当晚和死者乔楚生一起喝酒的人,除了乔楚生和袁松两人提前离开以外,其他人都是五点过离开的,期间没人离开过,工作人员和监控录像都能证明。”

  “有向,我让你调的袁松的电话录音呢?”

  林有向播放通话内容,都是一些家常聊天,约人出来玩打球,接着收到电话回家。“袁松的电话很少,和他说的话几乎不差。”

  陈队突然说:“通知苏莹不用跟了,直接把乔太太带回来。明城,把袁松的老婆请来一趟。”他拿起录音,“我再去和袁松聊聊。”

  林有向拿上东西,跟在陈队身后。

  袁松两眼惺忪,打着哈欠,等了这么久等得早就烦了,他瞌睡都等出来了,他正想趴在桌上睡一觉,警察进来的动静把他都吵精神了,瞌睡没了脾气有点大,他抱怨道:“你们搞什么啊,麻烦你们一次性问完好不好啊!”

  陈队赔笑道:“不好意思袁先生,让你久等了。”

  袁松搓搓脸,“要问什么快点问,问完我好回家睡觉。”

  陈队别有深意的说:“问完你还睡得着吗?”

  袁松突然有些紧张,“什么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