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曾相

第4章 旁山路杀人案2

曾相 喵人粪 2150 2019-06-22 17:24:38

  “没有,我先生虽然有些花天酒地、浮夸,可得罪人和别人结怨,他没那个胆子,他不经意惹事了都会去给人赔礼道歉,化干戈为玉帛,我实在想不到他有哪些深仇大恨的仇家。”

  “你先生经常出门天亮以后才回来?”

  “对,他很少会半夜回家。”

  “那他经常去哪?”

  “他有时会去朋友家过夜,有时会去酒店,也有时会在酒吧里待到天亮。”

  陈队继续不动声色淡淡的问:“你们现在买房子住在凤凰路桂圆小区,你先生回家为什么会绕一圈去旁山路。”

  乔太太被陈队那灼灼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因为我先生喝酒了,那边偏僻,旁山路可以躲过查酒驾。”

  乔太太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邻居的电话,“不好意思。”

  陈队笑着点点头,乔太太走到一边去接电话,过了片刻后挂掉电话。“不好意思,我孩子哭得厉害,请邻居帮我照看的,我得回去一下。”

  陈队笑道:“没关系,我们送你回去吧,方便,而且我们也想多了解一些乔先生的情况。”

  乔太太默然片刻后答应。

  林有向开车,陈队坐副驾驶,乔太太坐后面。她眼眶红润还没有消肿,木纳憔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呆愣得像个木偶。

  车停在桂圆小区前,乔太太带着他们上楼。门打开,乔太太找到卧室里的邻居。邻居坐在床边守着一个睡着的宝宝,见乔太太回来示意她噤声,然后悄悄起身离开房间关上门。

  “哭了一早上刚睡着。”此人大概五十岁到五十五岁,体态略微臃肿,头发有些花白,是个热心肠的大妈。

  “谢谢你,真是麻烦你了。”

  “这没什么,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邻居担心地问:“怎么样?”

  乔太太眼眶又忍不住湿润,哽咽道:“是楚生,他死了……”她痛苦的猛抽纸巾止住泪,手撑着额头闭着眼睛,颓然崩溃到极点。

  邻居看着她这样心里也不好受,像乔太太这种家庭主妇,男人就是她们的天,男人倒了,那她们的天也就塌了。邻居手拍着她安慰道:“节哀,你还有孩子,你不能倒下,不然这一岁多的孩子可怎么办?你要坚强起来,为你的孩子想想。”

  陈队和林有向被凉在门边,他们也不介意。陈队站在门外随意扫了一眼,屋子被打扫得很干净,因为鞋架下没有一滴灰尘,这也是他们站在门外不敢进去的原因,他们的脚底下全是泥。看来乔太太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

  乔太太这才想起他们,赶紧请他们进屋。陈队进来后讨了杯水喝,他自来熟的去饮水机旁给自己倒了杯水。

  卧室里突然有哭声,宝宝醒了,乔太太慌忙的跑去卧室抱起宝宝,“宝宝不哭,妈妈抱,不哭不哭,妈妈在这。”

  乔太太去哄宝宝,陈队和邻居大妈聊起来。陈队自我介绍后大妈点点头。“您住在这里多久了?”

  “我家住在这里有二三十年了,她家又是刚搬过来的,左邻右舍的搭把手吧。”

  陈队了然的点点头,“您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呀?”

  “就我和我那老头子,孩子们结的结婚,出的出去打拼,都没在身边。”

  “你们离得这么近,乔太太的孩子这么小,哭起来很影响你们的睡眠吧?”

  “还好,人老了,瞌睡也少了。不过昨晚她家的这孩子哭的很厉害,哭了好半宿,天亮了才不哭。一两岁的孩子最难带,一哭起来头都大了,她又是第一次做母亲,什么都不懂,肯定一夜没睡,今早又摊上这么个事,真是难为她了。”

  “您是怎么知道乔先生出事了呢?”

  “早上她慌乱的来敲我家的门,说让我帮她照看一下孩子,她老公出事了。”邻居大妈隐晦地说:“她老公经常朝九晚五不着家,以前我就担心会不会出事,这还真让我猜对了,这大晚上不回家,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

  “您知道乔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大妈摇头,“她老公没稳定工作,偶尔去送送货,可能也是因为家里有点小钱,不担心这些事。”

  乔太太出来后大妈找借口离开了,虽然她热心肠,可也不想和这件事扯上关系,况且又是大嘴巴,她什么都包不住。乔太太一脸疲惫的样子,仿佛下一秒整个人就要塌了。陈队反客为主给她倒了杯水,乔太太对他说了声谢谢,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是人家的家。

  他抓了抓鼻梁,“乔太太,你知道昨晚你先生是和谁出去打球喝酒吗?”

  乔太太想了想,“昨天好像他有个朋友来找过他,就是他叫我先生去打球的。”

  “那人是谁?”

  “袁松。他和我先生的关系很好,两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喝酒。”

  下午尸检报告就出来了,报告结果证实,被害人的死因和推定死亡时间与法医的看法大同小异。

  陈队回到警局后,陆明诚在盘问那部手机的主人。他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一切。

  手机的主人叫刘倩,女,23岁,在一家普通公司上班。陆明诚绷着张脸,一脸的严肃,眼神锐利带刺,声色俱厉,“你的手机为什么会掉?”

  王力微微侧头看看陆明诚,他办起事来这么正经严肃?瞧瞧他把人家小姑娘吓得。

  刘倩有些紧张过度,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说话都哆嗦,“我昨天和我男朋友去旁山路玩,我们去爬山,下山来以后发现我手机不见了,那么大一个山,我们懒得回去找,我就打算不要了,没成想被你们找到了,谢谢。”

  王力点头,这解释合情合理,只是这也太巧合了吧,就掉在尸体附近。陆明诚绷着个脸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你手机是在旁山路找到的?”

  轰——

  刘倩脑子里瞬间炸开花,一片空白,她全身僵硬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那既然你知道你手机掉在旁山路,为什么不回去捡?”

  轰——

  刘倩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脸色白了又白,“我……我……那里不是出事了吗?”

  “你怎么知道那里出事了?那里是哪里?”

  刘倩愣愣的说:“今天你们不是在那里找到一具尸体吗?”

  “可找到尸体是今天,你手机掉是在昨天。”

  轰——

  刘倩脑子里被炸得血肉模糊,一片浆糊,她全身发抖压抑得说不出话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