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黑夜的旅人

22.昨日

黑夜的旅人 瓜家 3662 2019-07-22 17:04:17

  萧离和宣肖并不是初识。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相识也是一种机缘巧合。

          时间回到两年前,2017年,萧离还是个学生,在英国的B大中读临床医学。

  医学院的走廊里的灯总是忽明忽暗的,但这与这里的学生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冬天的某一个下午,萧离刚上完解刨课,走在走廊上。脚边飘来几张白纸,他便很无所谓地拾了起来。

  要是能重来,他一定会把自己捡纸的手剁掉。

  他一张一张地看,前几张都是一些关于校外专供留学生寄宿的合租广告,他想起自己住的地方该换了,就随手塞进包里。

  最后一张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似乎是从某本册子上撕下来的,字迹算得上娟秀,只是并不能告诉别人它的主人是谁。萧离深知这张纸的重要性——这分明是期末的考纲啊!

  “肯定是哪个学生没带纸笔,跟别人要来张纸记,结果还掉了……啧,有点惨!”

  萧离这么想着,心里决计要把纸归还。

  可是纸上除了笔记就有“xiao”这个署名了,而“xiao”也是萧离习惯用的签名。如果没有内容,单看署名,他都快以为是自己掉的纸了。

  于是,他东打听西打听,终于找到了那位失主——那个和他有同样签名习惯的人——据说他是一个犯罪心理学博士,目前在备考临床医学的硕士。

  “Pardon!”萧离知道这样的行为十分无礼,但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去做。

  “Uh?”被强行阻拦的学生面露不解,让他看起来呆呆的,却也是挺好看的。

  萧离赶紧把纸放到他的手上。对方立刻心领神会,只是脸上迷惑的神色依旧没有褪去。

  萧离这才意识到自己做的无用功——人家考纲没了,可以问同学啊。

  他突然心生一计,急忙掩饰自己的尴尬:“我看你的署名和我一样,就觉得我俩挺有缘的,就想……认识一下你……呵……呵……”

  嘴一快,他居然下意识说了自己的国语。

  太丢人了,他不禁想。

  “诶?你也是留学生吗?”对方说道。

  他有点反应不过来——找到同胞了?

  “你是……”他迟疑着问。

  “我叫宣肖,额,我家在a市,你呢?”

  “哇!太巧了吧!我也是a市人。”

  于是老乡相认,萧离激动之余,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事情。

  “我有事先走了,你忙吧!”

  “啊?你有事吗?”

  “嗯嗯,我打算换个地方住,等下去和未来房东谈谈。”

  “和你一起吧,反正我也没事,老乡互助嘛!”

  “可以啊,走吧!”

  接下来的几天,萧离成功搬家,并且在宣肖的帮助下认识了不少留学生。

  宣肖每次回国都会捎上他一起,萧离也经常去看宣肖打球。

  他坐在操场上看宣肖投篮时候就觉得,同是男孩子,只有在面对喜欢的事情和东西的时候,才是真正发光的、耀眼的。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在大学里安安分分地生活,再回国工作。

  可生活总是破碎得出人意料。

  2018年新一个学期的开始,萧离办完手续,回到自己一直以来的住处,打算囫囵睡上一觉。

  中间宣肖发来过消息,他困得不行也就没有回应。

  他醒来时已经是黄昏,换句话说,他其实是被房间外的动静给吵醒的。

  四个人合租的公寓不大,只有四个房间,客厅和厕所都属于公共区域。萧离顶着个鸡窝头走到客厅查看情况,却看到了不少当地的警察。

  他刚睡醒,脑筋还转不过来,迟钝得听不懂警察叽叽呱呱一连串涌出的英文。

  “What's the matter?”他站了半天才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警察们一窝蜂把他围起来,他这才看到从他对面房间的门底流出一直蜿蜒至客厅的血迹。

  死人了,他心里冒出来这个想法。

  也不知道是哪位警察如此好心地打开了门来填补萧离的好奇。

  在那个房间的门口堆着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显然是放着有一会儿了,盘旋着几只令人难以忽略的飞虫,也有几只在上面停泊,像是在番茄酱里搅和了些黑芝麻,十分的不美观而令人作呕。

  萧离为自己的好奇倍感后悔,同时也认出了房间的主人——那个人叫奥沃尔。

  奥沃尔是另一个大学的学生,是英国人。尽管是合租,但还是各有各的的生活,平时也见不上几面。

  萧离记得自己上一次见他还是去年要和宣肖一起回国过假期的时候,不曾想再见是这样一般光景,人事果真无常。

  他和警察一起去了警局做笔录,经过一番波折,才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回到家里,一沾枕头便睡。

  “早!安!”

  “早!xiao!”同屋的安东来也顶着对黑眼圈对他打招呼,似乎也是很晚才回来的。

  萧离不禁为安东来早起做早餐这件事而感动,同样是半夜回家,他就起不来。

  盘子里齐齐整整地放着面包和肉块,虽然同是留学生,但是萧离依旧不能明白安东来的诡异口味,他总是突然做一些家乡美食。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大早上吃a市风味的红烧肉,而且好像不是十成熟的。

  “xiao,奥沃尔死了,你不难过吗?”安东来突然这么问他。

  “额……说实话吧,更多可能还是惊吓,毕竟和这个人没有什么交情,也说不上难过,最多是替他可惜吧。”萧离真诚地回答。

  “对了,安。你红烧肉里怎么放了肠子啊,什么情况?”

  “哦,人太多了,来不及分清肉和内脏,就随便拿了点。”安东来持着刀子一丝不苟地切着厚厚的肉块。

  “什么?”萧离下意识停住拿叉子的手。

  “我说,那些警察来的太快了,我本来想把他切的更碎一点的,哪成想这么倒霉,血居然顺着墙缝留下去了。而且楼下的人还这么多事,报了警。本来可以做狮子头的……我手艺可还行吧?”他就好像是在家长里短地闲聊。

  萧离已经冲到厕所干呕。

  “唉……xiao,现在吐有什么用,我之前给你们做菜的时候,你们不是吃的挺开心的吗?”

  “xiao?”

  “xiao,我说了这么多,你也知道了这么多,你猜我想干嘛,xiao!”安东来靠在厕所的门框边笑着道。

  “变态……你疯了吧……他们……怎么就把你给放出来了啊?”萧离问。

  “唉,这有什么办法呢?我还不是好好地在这呢!你要不要去报警啊,可我才刚保释出来,奔来走去也怪累的,要不过两天吧?”他像是听了什么笑话,笑的更加起劲了。

  “你想干嘛?”萧离不明白他为什么跟他讲那么多。

  “我啊,我是想告诉你,我亲爱的xiao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可能会是我的下一个目标呢!”

  “你……”

  “xiao,我希望你记得今天,你对我来说,是个好人,所以现在我不动你,但你最好不要在这里待下去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心软。”他走回餐桌,继续若无其事地吃饭。

  萧离也走出了厕所,回自己房间,前两天刚到学校,行李都没来得及打开,他拉着箱子走出了屋子,找房东解除了租房合约。

  看到手机上来自宣肖的未接来电,他默默地把手机恢复到出厂设置。

  不要再联系了,离他远一点吧,萧离想。

  “后来我还是想去找警察,可就在去警局的路上差点被车撞死,出了医院后,我才相信他说的话不是卖弄威风。所以我以最快的速度退了学回国。”萧离对枕在他肩上的宣肖说。

  “安东来,你应该记得的吧,毕竟搬家的时候,你有去帮忙,。”

  “他其实是在逃的通缉犯,我们谁也没看出来,太讽刺了,我和一个犯罪分子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萧离把自己也说笑了。

  “我很抱歉,宣肖。那个时候一声也不说就走了。可是他一直在监视我,如果我去联系你,他会知道的,那个神经质家伙啊,肯定会以为我是找你通风报信的。我……不是很想牵连你。”

  “而且我回国以后也联系过你,但还是联系不上了。”

  “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还真的把安当成自己的知心朋友,结果他骗了我这么久。”

  “他也真行,留我一命,又差点把我撞死,这是什么恶趣味啊?”

  “那现在我也回来了,你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啊……”宣肖如梦方醒,突然盯着他问。

  “嗯?哈哈……我啊,我当然不想和你有什么交集,我不想和别人有什么交集了呢。那个人还在逃,他那天突然想起我,我身边的人都有可能被牵连的。我不是救世主,因为我和他确实有渊源,他杀掉我倒也无可厚非。”

  “但是我并不值得别人因我而死……”

  “宣肖,你应该明白,我们生而一无所有。”

  “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在教会我们失去和拥有,从来没有什么存在是永恒的,人们也终归是要分别的,就算再不舍,也要拿的起放的下。世界上本就没有永远。就算再如何,我们也只是彼此命中的过客。”

  “你必须学会接受,毕竟,我们至少还有曾经可以追忆,至少不是陌生人。”

  “宣肖,算上我走后的时间,我们也才认识这么两年,你没必要执着于我们之间的事情。”

  “我们最多是过去的朋友,你别做多余的事了,行吗?”

  “萧离,我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健谈了,把我推开的借口也有这么多啊。”

  “行了,知道你没醉,把头拿开!这好歹也是我想了这么久才捋清楚的事情,好歹听我讲完。”

  “你讲完了吧。”

  “额……讲完了。”

  “那我讲喽!”

  “嗯。”

  “我不希望你把我当成需要回避和保护的对象,因为那是你心中的外人。而我不想成为你的那种人。”

  “我……很抱歉,那个时候没能成为你的依靠,还无理取闹地换掉号码,切断联系。”

  “但你也知道的,你突然消失不见也不知会一声……我多少也会担心和生气的。”

  “萧离啊,我是真的很在意你的。”

  “给我个机会行吗?把过去错过的一年都补回来……”

  “不,一年还是太少,一辈子吧。”他小心翼翼地握住萧离的手。

  “你走以后,我再也没动过篮球了。你可能毁掉了一个潜在的NBA球员,是不是要负责啊?”

  萧离看向宣肖的眼睛,路灯的灯光十分应景地撒下来,宣肖的眼睛里有他的身影,还布满光彩。

  他突然想起自己很久以前的某个想法。

  “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果然是耀眼的呢。”

  “说好了就不可以反悔了。”

  在一个很冷又很温暖的冬日,在b大的一间教室门口,宣肖看着那个略有慌乱的男孩子笑了起来,萧离不知道的是,他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同乡,也是他异乡人生活中不可缺失的色彩。

  还好,一年虽不短,他依然还在,那个面冷心热的男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