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黑夜的旅人

20.天黑了

黑夜的旅人 瓜家 1925 2019-07-18 18:50:58

  圣诞破网发生于2013年,也就是6年前,但由于受害人身份特殊,且案件发生地较为分散,所以在a市民众中没有掀起较大的水花。在这一系列的犯罪活动中共有31名受害者,杀人手法相近——一刀毙命。并且更为重要的是,受害者都是圣诞组织成员。

  对于圣诞组织,市局中所有进行过相关调查的人员都只能用几个浅显易懂的词语形容——神秘、谨慎、残暴。这个活动于整个国家的组织几乎参与了国内80%的犯罪活动,从人口贩卖到非法枪械交易,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所参与。

  但由于组织中不断严密的阶级固化,以及参与者的数目过大而“报团取暖”,以至于当时各地警方都无法瓦解它的势力存在。

  他们的主要“事业”就是人口与器官的交易,而这直接导致组织势力流动各地时的人心惶惶。

  如今,这样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犯罪组织成为了一段过去,似乎有一股外在的势力直接击倒了圣诞组织。而警方未曾触摸到他们的核心部分。

  对于曾采取过一系列行动的a市市局而言,这也是一段相当耻辱的过去。在经历过关于圣诞组织的种种失败后,a市警方的行动力便骤降。

  档案中有关圣诞组织最后一段时间的描述仅是说明圣诞组织瓦解后成为了一个同样神秘的组织——“午安夜”。

  “午安夜”的行踪诡秘,对社会的影响甚微,只是针对个人而言,是极为可怖的。

  毕竟时隔几年,档案室中记载已经不是十分的详细了,所以重案组成员决定重新迂回地走访调查,进行证人取证。

  鉴于宣肖对于萧离的态度,陈晨自然不会让他们同组。萧离便和何洛一、程七星一起行动,顺便汲取些经验。

  陈晨和老六去寻找6年前唯一一个自首的涉事人员——浩一。

  何洛一和程七星带着萧离动身前往重州市南部的一个小县城,访问第一个受害者的家属。

  “洛哥,星哥,那个……这真的是受害人家属住的地方吗?”萧离不禁问道。

  伫立于他们面前的建筑外观尽显城市的繁华却不落俗套,看上去并不是痛失二子的农村寡妇能居住的地方。

  走在他前面的两人都不曾开口,然而,走进这栋大楼以后,萧离便自行找到了答案。

  外面风光无限,可大楼里面却是破旧阴森,灯光昏暗闪烁,再来几个血手印估计就可以拍鬼片了。

  萧离的两位前辈都看似高深莫测并且不说话,令他开始有点害怕。这种时候就让人格外怀念老T自带的唠嗑属性了。

  终于走到楼道尽头,他们很有礼貌地敲门。贴满各种小广告的门很快开出一道缝,他们只能看到一只眼睛在门缝中审视他们。

  “请问,是钱氏,钱女士吗?”程七星开口问眼睛的主人。

  那人怯生生地回答道:“额……我……我就是的。”

  “我们想询问些事情,不知道您现在是不是方便。”何洛一掏出警员证,尽可能抿出些笑容,但绝对显不出和善,在光线极差的楼道只能说是更加阴森。

  “就在这里说吧。”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好的,我们是想问一些关于钱一先生和钱多先生的事情。据我们了解,他们是您的养子,没错吧?”程七星接着说道。

  女人下意识想关门,但是萧离早已按照两人的指示扒紧门把手,不让她关上门。

  “你……你们究竟想干嘛?”

  “我儿子都死了!你们还想要干什么?啊?”她的声音变得嘶哑。

  何洛一和程七星一起后退一步,齐声道:“我们在调查凶手,当年的案子最后不是成了悬案吗?”

  萧离惊异于两人的默契,错过了门缝中的眼中溢出的惊喜,但所幸,另外两人没有忽略。

  “请进吧……”门突然敞开,前面的两人走了进去,然后门在萧离面前被重重拍上。他仅仅看到了一个面容苍老的妇女,以及何洛一背在身后握住手机的手轻轻地朝他比了个手势,他知道这是在告知他看手机。

  他接通了何洛一的语音通话,并且开始录音。

  “您知道您的儿子生前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吗?”程七星的声音响起。

  “知道。”女人回答。

  “他是圣诞组织的成员。”

  “那他主要是做什么事情?”

  “我不清楚,他们不肯告诉我,怕我被人利用。”

  “您其他的一点都不清楚吗?”

  萧离看到了新的消息,按照指示走出了大楼。

  “不,我知道一些零零碎碎的。他们上头是一个叫什么A的人。”

  “Mr.A?”

  “对,他给他们下任务,只要照做就行了。”

  “见过吗?”

  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萧离听见了,显然,何与程也听见了。他们表现的若无其事。

  “没有,但……哎?你们就走了?听我说……”

  有很多细碎的声音传到萧离这边,紧接就是一声轰鸣,在逐渐被爆炸声淹没的女人的惨叫声中,通话断掉了。

  萧离看了眼闪出火光的大楼,怔怔望着一分钟前何洛一发给他的消息:

  “缪微。”

  “缪微”是谁?

  他脑海中涌出答案来。

  警笛声很快响起,那个女的似乎还有点人性,这幢大楼的附近就有一家医院。萧离胡思乱想间,身边多了不少人,自己已经坐在了救护车上。

  或许宣肖说的对,他的存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在进行人员分配时,程七星和何洛一都默契地把他放在安全区中,让他担任了联络员的角色。

  手术中的牌子亮起,爆炸掀起的巨浪震得他头晕。

  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他们都是这样,在昏迷前,萧离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