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黑夜的旅人

18.过路人

黑夜的旅人 瓜家 1824 2019-07-09 17:14:01

  公元2019年冬,a市北区。

  “萧离,来一下!”老T拽着他走向陈晨。

  “陈晨,我带他去申姐那,迟早要去的,你看这小鬼带着也没什么用,最多污染下环境,我们走了啊!”

  于是没等陈晨回答,萧离就被老T带走了。

  “老T,申姐是谁啊?怎么没听你们说起过?”他等坐上车子才有机会开口问。

  “哦……没讲过吗?也是,大家平时都不敢提她。”

  “她以前是刑侦组的组长,大幅提高一直以来没有上升空间的破案率,并且是刑侦组的铁娘子。”

  “申姐常年位居一线,以前她在的时候什么危险事都是冲头一位。”

  “不过你不可以叫她申姐,要叫前辈。”

  “为什么?”

  “额……因为,她特别喜欢欺负新人。”

  萧离的头顶飘过一串省略号,他突然有点怀疑老T叫他来的真正目的。

  下了贼船,不,下了计程车,并没有人来迎接。

  老T,你不是说已经和前辈讲过了吗?萧离用眼神质疑道。

  “额……那个,小萧哇,我们不用在这里等的,自己进去吧还是!”老T有点尴尬,不过好像这种情况不是头一回了,光从他这熟门熟路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这位前辈有放人鸽子的习惯。

  他们走上一栋公寓楼,敲开了303的门。

  “哟!这不是我们T吗?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好去准备准备啊!”一个面容慈善的老太太打开门。

  “额,我们说过了。”萧离不禁小声说道。

  “哦,T,又带新人啊!我看你这几年都没干什么正经事儿,就在那几个小鬼间忙活了——诶!那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申姐拉他们进来,没一会就泡好了两杯菊花茶,放在茶几上。

  “前……前辈,我叫萧离。”萧离磕磕巴巴地回答。

  “什么事情找我?”她的眼里透出些光彩,大约是早已不甘于退休的闲暇时光。

  老T明显是习以为常,接下话头,说:“我们近来有几个案子,比较搞不清头绪,所以就想和你请教请教,顺带帮忙教教新人。”

  “行,要我这老婆子讲点什么?还有陈晨他们几个小鬼呢?”

  “他们一下子抽不开身,让我代他们向您问好。”老T说起瞎话来倒是游刃有余。

  “哦……我知道这几个小鬼忙,你也别搪塞我。”申姐说起话来,却不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

  “嘿嘿!您还记得自己以前办过的那起案子吗?6年前的那起。”

  “那起……全国范围内组织性的杀人案吗?”

  “记得是记得,但……”

  “那是我办的最失败的案子。”

  “在我们找到嫌疑人之前就已经有人先刑侦组一步,把所有涉事人员暗杀了。”

  “而且你们在档案上查不出什么东西,毕竟在当时排除我个人的猜想,那些嫌疑人都是意外死亡的。我们找不出是谋杀的证据。”

  “要我说,那简直是完美的犯罪。”

  “但是因为设施条件的限制,再加上舆论的压力,那时候我们结案有点草率,但对于那起案子来说,这已经是比较明朗的结局了。”

  “所有嫌疑人都死了,我那时候别提多挫败了。”

  “明明我们是警察,为人民服务,但还不是被另一股势力反压。”

  “我现在还是不甘心,我说如果总是有别的势力先我们一步行动,那人民要我们有什么用,收拾烂摊子的吗?”

  “我虽然退了,但还是希望你们这些后辈能够拿出警察的行动力来,不要给警察丢脸。”

  “而且我想问问你们,重案组上一起案件是怎么一回事?是,我不是要求那么高,一定彻查到底,让人觉得你们有多么厉害,但是你们至少要给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吧!案子结的时候那么乱七八糟,都看不出来么?”

  “我要是上头领导,早把文件拍你们脑门上了。”

  “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对自己可以马虎,但是对人民不可以。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那么多人信任,你们要他们一个交代,现在社会进步,却依旧有冤案频出,这是为什么呢?”申姐滔滔不绝地讲。

  两杯菊花茶在茶几上飘出几缕水汽,却没有人去品尝一口。

  “申姐,所以你的意思是,那起圣诞破网案件并不简单?”老T见缝插针问了一句。

  “对,我是这么觉得的。你们查到什么了?”她那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我们发现了李云七的尸体。”

  她目不转睛地看向电视,但依旧认真回答道:“李云七?不,她和那起案子没关系。”

  “嗯?”萧离开始听不懂了,这年头当警察还考听力?

  “圣诞组织的话……李云七在某一程度上也可以算是那起案子的开端。不过还是不能确定的,虽然当时我们在组织里有过卧底,但想要混到高阶级的人员中……还是太难了。对于很多情报,那时的专家组有分歧。”她在调台。

  “你们想知道什么确切的事情,最好直接去问组织头目本人。”

  “呵呵。”他们陪笑。

  一直举着的手放下了,电视上的新闻正在播报最新的事件:高速惊现女尸。

  “啊?我们……我们的消息都已经封锁了啊……”萧离全然没有老T的沉着不惊。

  “还有一点,我一直以为,我们这局子里头……不干净。”申姐长叹一气。

  “从那起案子开始,就已经有点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