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黑夜的旅人

16.城

黑夜的旅人 瓜家 1948 2019-07-07 14:07:08

  公元2019年冬,a市。

  炽热的水汽蒙上他的眼镜,女友看他呆滞的样子,分明笑出声来,又随手抽了几张纸巾递过来。

  他们坐在路边的烧烤摊的摆桌边畅饮,都是高中同学,经历了三年的高考模拟,对彼此都没什么戒心。很多基本上喝的半醉,几个还清醒的就围在一起闲聊。

  他这次带了女友来,不好喝酒,也没人强求。而递给女友的酒杯也被他笑呵呵地拦了下来。

  “哎!班长,你怎么回事儿?我们给人姑娘倒的!”为首的几个开始起哄。

  “这人我家的,你们都收敛点,别没个样子!”

  “哦!哦!”不少人从酒鬼状态回过神。

  “啊?”女孩却依旧有点惊讶。

  “本来就打算过完年扯证的,你们一个个看我看得这么紧啊。刚到就一个劲儿问我,生怕我对人家不负责,这是你家闺女?”他没和女友商量过,自己也没多少把握,越紧张话也越多。

  “啊呀!我们不是那意思!我们高兴啊,班长当年成绩什么都遥遥领先,看来现在也还是快人一步嘛!办酒记得请我们这帮老同学啊!”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淹没他的耳膜,一回头,女孩正望着他,眼里闪着光亮。

  他心里忽然有底了,握住的手紧了紧。

  人们很快便开始了新的话题,他却什么也没听进去,心中全是幸福的幻梦。

  “萧哥,可是咱们里头混的最好的啊。出国留学,现在可是警察,大家都好好巴结他啊!”

  萧离知道是在开自己玩笑,立马回应:“哪有啊?在重案组里就是给几个阎罗生虐啊!”

  “唉……萧哥,过谦了。”

  或许是上岗以后被别人一口一个“小萧”地叫惯了,现在几个老同学仍延续高中的传统叫他“萧哥”,居然还有点不适应。

  尽管知道人们喜欢用一些过去熟悉的东西来重新拉近距离,但这样叫他真的怪奇怪的,总是让他想到另一个人。

  “肖哥?”他喃喃自语,倒是把自己逗笑了。

  “啊?萧哥,说什么呢?”有人听见了。

  “啊,没什么,发呆呢我。”

  “哦。”那人知趣闭嘴。

  开始有人问他上一个案子的后续,他怔了怔,觉得新闻已经播报过,应该不会再有人挑这根刺了。

  可好奇心这种东西,岂是人之常情能够按捺的?

  “额,那桩案子都过去了,接下来就不由我们管了,我……我本身也只是个新人,后续就不是很清楚了。”他记得老六告诉他的。

  “在外面,尽可能缝上嘴,少说话。”

  他确实做到了。

  夜深了。

  熙熙攘攘的闹市也需要沉眠,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离座,就好像高考结束那天,他们一个个离开教室回家,总有一种分别蚀人心,他们回头看时,一切都还是过去的样子,就好像什么都没变,变的只是他们这帮小鬼。

  那些曾经一起在烈日下奔跑的少年们,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在聚齐,那些过去骄傲、悲伤亦或是出糗的经历都成为缅怀的一部分。

  他们突然有点想哭——这些都是见证了彼此年少轻狂的人……

  “所有人……”

  “所有人成体操队形散开!”本已烂醉的过去的体育委员突然大吼一嗓子。

  夜深了,路也空了。

  他们撕下白天的外皮,不用担心陌生人的非议与指指点点,在嬉笑打骂间排好了队形。

  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抱有嘲笑的态度,他们只是在怀念已经远去的光阴岁月。

  烧烤摊的老板默默看着这些白天里属于城市的精英,他知道,现在的他们才是真正的人,那一个个懂得留恋的没有完全长大的少年们。他不说话了。

  每一个人都仍然记得自己过去的站位,他们整齐地站好。

  “报数!”体育委员的酒是醒了。

  “1!2!3!……”

  “报告!本列应到10人,实到……”

  “报告!……”

  “报告!……”

  没有人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傻。

  要说傻,他们都是些暂忘回忆的傻孩子。

  “报告老师,本班应到43人,实到39人!请老师开始……”体育委员说不下去了。

  所有人都泪目。

  他们都知道,他们的老师已经不在了……

  班长的女友站在一旁,泪流满面,她可能也有所感触。

  最后,班长和女友把酒鬼一班班地送回去,萧离依旧清醒,想想自家离得近,就不麻烦别人了。

  本来人多,他们没因为客套勉强彼此。

  萧离一个人走在路上,心由方才的滚烫降回常温。

  其实,他也喝了不少酒。

  其实,像班长一样,有个把持的人也挺好的。

  他突然有点感慨了,头开始疼。

  “如果现在跟我说实话,我也不介意把你送回家的。”

  他摁摁太阳穴,扭头一看,身体已经摇摇晃晃了。

  “有事吗?宣肖?”话不过脑子就出来了,他自己也没反应过来。

  “我说……现在不叫肖哥了?”宣肖歪歪脑袋。

  “啊?”

  “冬——”宣肖想去接着晕倒的萧离,没成想,两个人一起摔在地上,还好穿得多,宣肖感觉不到痛,萧离也就势合上眼。

  金色的路灯的光撒下来,让人觉得像是天堂的圣光,有一种温柔并且“岁月静好”的氛围。

  宣肖呆呆地看着萧离合上的眼睛,突然觉得累了,想在原地让时间永恒下去。

  虽然明知不可能,他也依旧留恋了一会,然后把萧离抱走。

  等安置好那个拖油瓶,他才接起了电话。

  “肖哥,城北区又出了点事,来一下,行不?”对面是陈晨焦虑的声音。

  这一晚,班长和其他同学坠入一个暗带悲伤和喜悦的长梦,萧离只是在头疼中半梦半醒。而宣肖和陈晨一起搭老六的车去见证又一桩悲剧。

  你看,这世界对于不同人,总有不同的面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