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被拆穿的双向暗恋

被拆穿的双向暗恋 铁轨下的你 1431 2019-06-22 10:07:42

  王者路路心态复杂地看着苍翼天使和末日审判者坐在了一起,又看着她们接受了蔴球和权天使的舞蹈邀请,一行人一并前往舞池。

  他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感觉:自己的内心被洞察了。

  真是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啊。他想。也许自己对公主压抑着的那些心意,也悉数被自己的舞伴洞察去了都说不定。

  他在那里杵了一会儿,很快又坐了下去。

  没等他再度倒满一杯酒,又有一个女孩子气呼呼地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进去。桌沿从她那边传来了振动,路路刚放下的酒杯一个哆嗦便把肚子里的那点水分泼在了倒酒人的手臂上。

  王者路路不禁有些恼火;但他不想开口。

  “啊,恩佐,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真是讨厌!讨厌!”

  来者是暗黑圣母。她攒着小拳头在那里较着劲。

  虽然看起来娇嗔可爱,但是在王者路路眼里,他完全理解不了这种行径。

  他只是疲惫地想:她来我这里抱怨是几个意思啊。

  “你不是可丽希亚的小骑士吗?怎么独自坐在这里啊。”她看了看路路又看了看舞池,“小公主都跟洛克跳了好几支舞了!”

  “所以那意味着什么。”王者路路甚至懒得看她。

  “喂,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难过吗?”

  暗黑圣母压低了声音,却还是让王者路路变了脸色。

  “……可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王者路路既不想反驳她,也不想赞同她的态度,着实让暗黑圣母觉得很是窝火。

  “你对可丽希亚的那点儿心思我早就猜透了;直到看到她成了别人的新娘,你在此之前却什么都不做。”暗黑圣母的声音压得很低,在王者路路听来却是字字刺耳,“恩佐一直摆脱不了过去,我要是想把他从那泥沼里拖出来,必定很难,不过也还有希望可言;但你可好,你一次次放弃掉未来的机会,我若是让双鱼宫的伊诺朝曦替你预知未来,结果怕是谁都不想看见!”

  “你……”路路很想赶她走,但想了想还是回以冷漠的反讽,“所以你努力的成效在哪?到现在恩佐的心里也还全是雪莉老师!”

  “我承认自己喜欢他;其实不仅是我,我能看出斯诺克也一直对他含情脉脉却又只能以仆人身份为他付出。”暗黑圣母平静地说,“其实作为女性,我真的很钦佩这样专情的男人,我相信斯诺克也是一样;所以,哪怕我们都喜欢他,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谁就可以和恩佐在一起了,当下我们的目标都是要先试着让恩佐开心起来。气质忧郁些倒是讨喜,可是一直忧郁着就只空伤身子了……”

  她说着似是想要抽噎,好在遏止住了自己的眼泪。

  “所以真是的……我自己也讨厌自己这有些暴躁的脾气,看着恩佐木头似的哪怕心知肚明原因也很难不来气。你也是的,既然不愿去争取,那就去和可丽希亚跳支舞啊!作为臣下这也是礼数不是。和苍翼天使跳舞也很好,毕竟她是公主指给你的舞伴,结果你居然连这点礼仪都抛却了,伤心的只会是小可丽希亚啊!”

  方才还只是感到内心被洞察了,而这次暗黑圣母的话,真是像刀子一样,一句句地攮进自己的怒穴里。王者路路不想再顾着什么情面或是礼节了,只是冷冷地回道:

  “我怎么做,或是做什么,都不消得你去操心。如果你觉得我做得很过分,那很抱歉,这是我一贯的处事风格,我自己也毫无办法。为了不让你继续伤心,我想我们也不必谈下去了。”

  他低下头,没有看到暗黑圣母的反应。下一刻他听到了恩佐的声音:

  “莉娜,舞池那边要演奏白玛祖卡舞的舞曲了,穆图和伊芙利特邀请我们一道去呢。”

  “……诶?恩佐,你……”暗黑圣母的声音里编织着一抹哭腔,但是传达出的情感却是很开心的,“你居然开窍了嘛。还以为你要在那边枯坐一晚上了呢……”

  王者路路抬头的时候,两人早就离开了;餐桌上多了两瓶酒,大概是恩佐把自己桌上的酒放在这边了。路路取来又给自己斟满一杯,只希望别再有什么人到他这边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