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几世浮生

7 怦然心动

几世浮生 伊幺萌yym 1326 2019-06-19 13:00:00

  韩信如梦初醒般,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桌案前,让她坐下。他席地坐到她对面脸色不太好。

  “你是哪家的姑娘?你只身一人到这里来家里不会担心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敢穿着舞衣到这里来。若是让别人把你误认作舞姬,你……”他突然止住,再说下去,他怕吓到她。

  “我怎样?”她也不服气。自她醒来,她可是第一次一直跟着一个人。他居然还嫌弃她。

  他也不想再和她多说,拉着她往军营外走。士兵们见韩信从军营里拉出来一位美人,都低头细声交谈,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要带我去哪儿?”他走得很急,她很努力地追上他的步伐。

  他突然停下,转身问她:“去哪儿都不知道,你就这般听话地跟我走?你就不怕我把你卖到……卖掉吗?”

  “我为什么要怕?”她的眼神很真诚,笃定了他不会害她。她很相信他,他看出来了,他也信了。

  韩信轻叹一声,牵着她继续走。这次他放慢了步子,方便她跟着。方才他是真的生气,这孩子实在是天真。天真到,他不知道该怎样待她。

  “我马上要出征。城里有一个我的熟人,我让他送你回家。以后不要乱跑,你一个姑娘家,一人在外太危险了。”他边走边说,下定决心要送她回家。他猜着她定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千金,不知世间险恶。

  “你在担心我吗?”

  “没有……”他犹豫了一下。

  “我不能留下吗?”

  “不能。”

  “若我以后不穿舞衣,不跳舞了,你能让我留下吗?”她单纯的以为他是不喜欢她穿着舞衣,舞衣着实太艳,有时候她也是不喜的。

  他闻言微怔,料想她是曲解了他的意思。他用一种格外温柔的语气对她说:“你跳得很好,穿舞衣的样子也很美,不要因为……别人改变什么了。”

  “现在很不太平,你回家去,多少要比一人在外安全多了。”他是铁了心要她回家的。可她哪里有家啊?

  “哥哥……”她轻轻地唤道,抓住他的衣袖,哀求一样:“重言哥哥,你不能保护我吗?我……”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忧儿。”

  韩信还沉浸在她的那句“你不能保护我”中,全然没注意她的脸色微变。

  忧儿盯着那个龙眉凤目的男子,哑口无言。他是谁?为什么能叫出她的名字?感觉好可怕。她手上又加了几分力度,死死地拽着韩信的衣袖,眼看着那人靠近。

  他拉住她的一只手,明明没有张嘴,她耳边却是他的声音:“吾奉命保护殿下。”然后她问:“奉何人之命?”

  是他。她只觉得一阵头晕,她被拉到这个可怕的人身边。她说:“舍妹顽劣,让将军见笑了。这几日承蒙将军照顾舍妹,在下不胜感激。”

  舍妹?她不是……她想说,却发不出声音。自心底而出的恐惧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可是,为什么她要怕他?他明明说是要保护她的。更何况,重言哥哥还在这里。

  “走了,该回家去了。”他轻柔地摸摸她的头,她却觉得冷。要跟他走吗?明明是要拒绝的,身体却不受控制。

  “等等……”韩信拉住她的另一只手,语气并不是特别友善地问:“你当真是她的兄长?”

  韩信的话让她的神智清醒了些。她没有必要害怕的,这个人也的确没有伤害她的迹象。韩信希望她回家,若是有这个人在,她就可以跟着韩信了吧。

  “哥哥……”她从韩信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轻轻扯着这位男子的衣袖,“我可以常来见重言哥哥吗?”

  他顿了一下,同意了。韩信见她自己承认了,便不再阻拦那人带她走。他们才走了不远,她一回头就看见韩信正在目送他们离开。可能因为看见她回头,韩信冲她抿唇微笑,像阳光一样,洒在她心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