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几世浮生

3 秦失其鹿

几世浮生 伊幺萌yym 1746 2019-06-18 13:00:00

  这里拥有着森郁的树林,树林又是动物们的家园。森林的深处,是一个沉寂的国度。虽言之国,不过一座城。准确的说,是树林藏匿着这城,以及城西的禁地。

  禁地是一座山,山中居住着人类社会中流传的神兽:麒麟,神龙,以及百鸟之王——凤凰。还有许多譬如穷奇之类凶兽,相传为舜封印。说来,舜帝也有一半神族的血脉呢。如若不是炎黄二帝与蚩尤涿鹿大战,神族现在怕仍存于世。不过,天地不会让神族存在太久的。所以才会有这场大战,人族收了重创,而神族几乎是覆灭。

  城中央有一座宫殿,本是留与禁地中偶尔外出的高人或者宴席之地。想这整座城都是空了。忧儿也就住进了这宫殿。她的父亲也是在这宫殿里编纂了“规则”……

  咸阳城没有外城墙,城以地势之险为凭。秦始皇三十五年,始皇嬴政开始修建阿房宫。她就是这个时候来到秦都咸阳的。

  她从未发现,落日可以这般美。斜阳与橘红色的落霞融在一起,美艳却不耀眼。她的心情极好,当然,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不在的话,她的心情会更好。

  “喂,汝是何人?为何在……孤的宫殿之上?”一个十七八的华服少年恼怒地盯着自己屋顶上的不速之客。她是宫里的奴婢吗?为何在屋顶上?而且她一直向西边看,根本不听他讲话。若是让他捉到她,他一定要用酷刑惩治她。

  “汝是何人,为何打扰孤?”她居高临下,用的称谓与他一样,却好像高他一等。其实,她是故意学他的,因为她对称谓不太了解,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他怎么说,她便怎么学。

  “孤是这咸阳宫的小公子。汝在孤的宫殿之上偷偷摸摸作甚?”他恼,不止因为她。他明明是最受宠的小公子,却只是跟着中车府令赵高学习律法。他的大哥因为父王活埋了四百余人的术士上书,被父王发配去修长城,抵御匈奴。近来本就诸事不顺。这丫头在他屋顶上还是这般态度。

  “小公子?那是何人?”

  “汝不知?”

  “孤应当知晓吗?”

  “汝莫不是刺客?”胡亥心下一紧,他记得有人说过,他幼年的时候,父王曾被人刺杀过,就是在秦宫。

  “刺客?孤名忧儿。”

  “优儿?”

  忧儿不知道他将她的名字想成了优伶的意思,只是抿唇浅笑。依旧望着天边。紫霞之中,隐约有什么穿梭其间。

  “呐,你看。”她指着那道模糊的影子说。

  “那是什么?”

  “龙。”

  她第一次独自来到人间,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胡亥。这是始皇统治的最后两年。龙的出现,映射着天子的殒殁,亦是另一个王朝的开始。不过,真正的更替,怕是要等一段时间呢。

  到秦始皇三十七年,胡亥继位。她看到的秦从昌盛转为衰败,再到其后秦的灭亡。她不禁暗叹,胡亥当真是不适合做皇帝,最适合的扶苏反而死掉了。

  胡亥知道忧儿不是凡人。她长得很漂亮,也许算不上倾国倾城,倒也美艳一方。就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大抵是二七年纪或者才及笄。她总是喜欢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身边。偶尔她会向他告知李斯与赵高的事情。他的王位是他们为他夺来的,权力却不在他手里。准确地说,他们是在利用他手里的权力。

  刘邦攻到关外,她问过他要不要逃。他像是突然长大了一样选择了留下。他造下的孽太深了,在赵高的谗言下害了自己三十多个兄弟姐妹。其实他也害怕,比起他们,自己真的没有做皇帝的资本。他们若是起兵,王位一定会到他们手里,到时候自己会死的更惨。那时候,她轻飘飘地说了句:“汝真残忍,所有人都似汝这般吗?”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出现过,一直到陈涉吴广起义,她来了。她问:“权力很重要吗?”他说:“不,我们都是怕死。我是这样,他们也是。”

  “汝为何不跑呢?”她还是坐在房脊上,一如初见时那样。这是她第二次问他了。再有不久项羽就要攻进城了。

  为何不跑呢?为了活下来,他已经做了太多错事了,扔下百姓跑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来的人是项羽,刘邦还好,至少刘邦会为了名声不屠城。明明刘邦先到的,却是让给了项羽。

  可能是太累了。他有些不明白,做皇帝这么累,为什么父王还想着要长生不老呢,永远做皇帝呢?尤其在他诛杀李斯之后,赵高更是无法无天了。

  秦二世三年,胡亥被逼自杀。秦王子婴执政,诛杀赵高。子婴在位不过四十六天,持玉玺投降刘邦。刘邦没有杀害子婴,项羽进关后立刻杀死了子婴。子婴在位虽短,却也可见其才干,只可惜……

  大火已经烧了几天了。红色的火光在她的眼睛里不断蔓延,她站在阿房宫已建成的宫室的屋脊上,看向东南的咸阳城。城中的大火在这里仍是看的真切,那是——咸阳宫。谁会想到项羽会毫不留情的杀了子婴。咸阳城已经被攻下了。

  乱世,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