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二十八章 怎么办,肿么办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2061 2019-07-23 21:58:56

  郑思尔看石南有好几次欲言又止的,但郑思尔故意装作没看到,在石南看向自己的时候,就尽量漏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表示自己的无辜可爱,可这石南也是真的能憋,到了九公子的住处都没有说出来,只好来日方长了。

  一进屋就看到九公子一手拿着书,一只手在纸上画来画去的,郑思尔看九公子并不注意自己的到来,便悄悄的走到前去,想看看在看什么,在画什么,这麽专注。

  郑思尔凑近一看,什么鬼,这不是画的现代的一些东西吗?现代的建筑还有马路上的汽车,再看一眼书里的内容,简单的字串联一些,记录的都是现代的东西,样子,还有形容,这汽车怎么快,千里马,汗血宝马也追不上的形容词,真逗。郑思尔便不在看了,就自己找了一个凳子坐下,看他什么时候可以忙好。

  “这些东西你是不是很熟悉。”九公子抬头问了。

  郑思尔听到九公子的问话,嗤笑了一声,“不懂,你不是知道的吗?”

  “这些东西学习来难吗?”九公子放下书好奇的问道。

  “应该不难吧,只要用心学,没有学不会的,但我是个例外。”郑思尔回到,接着说道“这些东西在这不行的,是你想学吗?”

  “人都能过来,何况物件。”九公子接着说。

  “哼,事情要这么简单,我们也不会发展了五千年了。”郑思尔不屑的说道,“九公子今天就是想聊这个。“

  “不是,是戒指到了时间,这段时间昏迷的时间太多了,可以让你身体更好一点。“九公子把手划了一条口子,用眼神示意郑思尔到跟前去。

  郑思尔看着这人眼也不眨的就拉一条伤口,自己到底是有什么用,能让你这么甘心的自残,纠结啊,郑思尔看了一眼他的伤口,就神使鬼差的走到了跟前,等反应过来,戒指已经在吸收九公子的血了。

  郑思尔看着点点的鲜血流淌进戒指里,这才发现这九公子划得伤口比上次大了许多,这戒指看着也是越来越透亮了,自己在现代时大部分都是不问、不争、不抢,就任由事情的发酵,从不主动的去制止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枝节,可看着九公子一脸的专注,一脸的严肃,郑思尔第一次觉得自己必须跳出这个事情,棋子也好,阴谋阳谋也好,自己都需要知情权。

  郑思尔看着旁边的一把匕首,这是九公子刚刚划完伤口就摆在桌子上的,此时的石南在门外守着,这房间只我他两人,他还是一个残疾。郑思尔想正想着怎么办,突然手腕被推了一下,郑思尔纳闷的看了眼九公子。

  “好了,还要待在这里多久。“九公子说完话,挪了挪身子,继续拿起书研究起来。

  “我想知道,我对于你,有什么用处,你究竟想拿我做什么。“郑什么把手悄悄放到桌子上,眼睛盯着九公子问道。

  “昨天见过青姨了吧,青姨拜托我的,你只是一个巧合。“九公子不禁不满的说道。

  “你与她是什么关系。“郑思尔咄咄逼人的问道。

  “恩人。“

  “现在词都懒得编了,你这么研究现代的东西,你该不会是想造出来吧。“郑思尔根据旁边的画说道。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回雪苑去吧。“九公子把书重新又放了下去。

  郑思尔利用衣袖的宽大已经盖住匕首,郑思尔摩擦着匕首心想自己动手是否能成功,慢慢的攥紧匕首,这是归云山庄,又不是真的杀他,只是想威胁他说出真相,这在石南跟前刚刚的绿茶样就暴漏了,在这个山庄自己真的是孤立无援啊。

  “我可以离开归云山庄出去转转吧。“郑思尔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可以,和我说一声,把完脉没事,就可以带着石南出去,时间不能超过五天。“九公子想了一下说道。

  郑思尔把匕首拿起对九公子说,“这把匕首不错,可以送我吗?“

  “喜欢就拿走吧,石南,送郑姑娘回去。“九公子说。

  郑思尔就推门出去了,正好和石南碰了个正面,石南对九公子告了句辞,就跟着郑思尔回雪苑了,郑思尔真的很想找个人聊聊现在的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怎么去做,这把匕首有什么用啊。

  郑思尔情绪低落的走着,看到地上有石子就踢到一边去,侧头看了一下石南,还是欲言又止的模样,郑思尔看到旁边有个亭子,径直走过去,坐在石凳上,等石南开口说话。

  “怎么不走了。“石南问到。

  “有点郁闷,想坐着散散心。“郑思尔用手托住下巴,身体瘫倒石桌上。

  “今天你讲的话是什么意思。“石南问道。

  “人总有离开的时候,只不过我知道大概范围,是不是很牛。“郑思尔故作轻松的说道。

  “九公子知道。“

  “是的,不过九公子说我可以出去玩玩,这归云山庄周边有什么好玩的吗,倒是候好小桃一块出去。”

  “好。”

  “石南,这九公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石南的命是九公子给的,石南的一切都是九公子的。”

  “怎么说啊。“

  “我母亲出身低微,我父亲自然瞧不上我们母子,还好当时九公子的收留,母亲也算过了一段平稳的生活,可郁结于心还是早逝了。“

  “不好意思,可那你怎么还是回到李仕昱身边,给你那位父亲、、、“郑思尔看石南一脸的悲痛之色,就起身摸摸他的头,轻声接着问道。

  “我只是好奇他怎么落魄至此,母亲临终前还是惦念着他,我不想让母亲责怪我。“

  原来如此。

  郑思尔赶紧想了几句安慰的鸡汤给他说,什么已经尽孝了,不管怎样,生者的人还是向前看的,说着说着,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郑思尔尴尬的笑笑。

  石南让郑思尔在这等一下,他去厨房拿些吃的过来,郑思尔就坐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心想到,现在石南都讲到父母了,我们关系应该更好一点了吧。

  “郑思尔”

  谁在喊自己,郑思尔循着声音回头一看,竟是李公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