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十三章 什么是善良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2066 2019-06-29 23:13:43

  原来他们一直在等带戒指的人出现,说是要把带有戒指的人安全护送到归云庄哪里,戒指是庄主的代表,只要是和归云庄有关系的见到戒指必回恭恭敬敬的,以庄主之礼去待,害怕自己无法分身去照顾,只要你肯护着她,她就一定是安全的,郑思尔看着跪在地上的王夫人左右为难,并说不答应不起身,只好先把孩子带在身边。明天的婚礼还是正常举行,想想也是搞笑,之前现代三十岁没有结过婚,现在倒好,结两次了,虽然都是假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王思静,明天该怎么办。石南是有哪方面苦衷,一直到现在都不和自己讲实话。

  郑思尔坐在桌边等到了子时才等到石南回来。“你最后决定带我回来是戒指的原因。”

  “她怎么在这。”石南看着床上的王思静说。

  “王夫人拜托我的。”郑思尔继续看着他说。

  “等这一切确定,我详细给你讲,先休息吧,明天有的忙。”石南说完就出去了,不一会李嬷嬷就过来就把王思静抱走了。

  “睡吧。”郑思尔看石南不肯说,真相也不差这麽一天了,就躺床上了。“那你和江映月是真的感情吗?”

  “假的。各取所需而已。”石南也躺在床上说。

  一人一头的躺着,郑思尔也不想说什么,只觉得很累很累的,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被喊醒,迷迷糊糊的穿上嫁衣,行了大礼,直到送入洞房。

  郑思尔让江映月把其他人支出去之后,就把盖头拿了下来,首饰也摘下来了,赶紧吃一点东西,一会跑路没力气怎么办。

  “石南和你说了。”江映月看郑思尔一套动作坐下来也明白了。

  “是的,我们什么时候行动。”郑思尔又开始脱新娘服。

  “宾客散时,和宾客一块走,我带你先走。”江映月说。

  郑思尔收拾好自己,突然想起王思静,“王掌柜一家有没有事啊,?”

  “没事,他们有方法脱身的。“江映月平静的说。

  “我不希望你再骗我一次。“郑思尔看着江映月说。”在我还对你抱有信任的时候,我不希望我们最后是陌生人了,再者说我也没有求你带她们走。“

  “人各有命,我和石南的任务就是把你带过去,他们也是。“江映月说,停顿了一下看郑思尔没有一点反应给他,就着说”石南带着重伤的你来时,就一切都变了,我以前觉得浑浑噩噩的也没错,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浑浑噩噩一辈子,你就是所有的变数。一切也是因你而起的,你没有资格指使别人为你所谓的善良买单,如果你是真的善良,那也是伪善,你本可以结束一切的,可你没有不是吗。“

  郑思尔一句话搭不出来,可又想去辩驳,却不知道自己的论点在哪里,怎么去证明,怎么去推翻江映月的话,想来想去的只能说出。“想活着,有错吗,努力的的活着有错吗。“

  江映月看郑思尔一脸绝望之色,有点担心她会冲动,慢慢的说。“对不起,我讲话有点激动,不要多想了,思尔。到了这一步了,就祈愿伤亡可以少一点。我出去打探一下,你坐在这不要动。”

  江映月,推门出去,郑思尔就呆呆的坐在床边,可脑子里一直回不去静儿和自己昨天在一起的形象。该怎么办,怎么把这件事情度过去,郑思尔越想越崩溃。趴在床上懊恼起来。

  “姐姐,姐姐。“郑思尔听到奶声奶气的身影,觉得自己真的魔怔了,但却越来越真实,回头一看真的是王思静小娃娃。赶忙报到床上来,疑惑的问她怎么来的,嬷嬷嬷嬷的又叫起来,看来是李嬷嬷送过来的。

  郑思尔觉得江映月出去大概有一刻钟了吧,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想问问看看到底怎么办。开始左立不安起来,会不会出意外了,反正都换了衣服了,出去找找吧,由于自己长的不出众都被大家当做思静小姐的丫鬟,一路到时没人问他们,郑思尔看宾客,都散了啊,那江映月呐,该不会又在骗自己吧。只好找不到江映月只好四处找石南,还有王掌柜夫妇的身影,找不到,想回自己原来的屋子时发现已经找不到原来的地方,越走越偏,心也越来越慌。

  突然看到前面有两个身影,仔细辨认之下一个是石南,另一个先开口说话的李公子,暴漏了,要大开杀戒了吗?郑思尔慢慢捂住思静的嘴巴,示意她不要说话。只听他们说道。

  “石南,我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六年了。“

  “是啊,当时见你的第一面我还记得,石伯临死前喊你回来,你为了感谢我,留在我身边效力。“

  “很久以前了,公子莫要再提了。“

  “我会放你们走的,我早就知道你的情况,只是好奇为什么突然换了目标,这么多年的心血,要浪费了吗。?“

  “我依照指令行事。“

  ““不肯说吗?目标换成郑家二小姐的目的。”

  -------

  “好吧,那我就不强求了,把你们潜藏在我们这里的人的名单给我。”

  -----

  “那这就有一点过分了,我照顾你老爹那么久。我不喜欢吃亏的。“

  “李公子,你不是那么高尚的人。“

  郑思尔看两人说到此处,就开始好奇起下面的剧情,谁知两人就不说话了,就沉默着,突然就动了起来,你来我去的,郑思尔努力的睁着眼睛想分辨个一二,可是还是无果。

  “不要看了,石南打不过李公子的。“郑思尔听到后面的声音吓得差点尖叫,一看是影,放下心来,影,放什么心啊,果然就眼一翻就过去了。

  郑思尔就看到在专心看打架的影,那家伙不是朝自己撒了迷药吗,看着情况没过去多久啊,难道自己有了抗体,一看自己的身上,畜生,竟然连小孩也不放过,有后遗症了怎么办,郑思尔想趁着影现在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就把王思静保住悄悄的想走掉,刚走两步,脖子又是一疼,再次的一万匹草泥马奔跑起来。还在耳边说。“别再找苦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