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十一章 我心仪的人是胡歌,可是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2325 2019-06-27 23:00:41

  郑思尔说完就继续吃着饭,也不看她,更不在意她,江映月,做在郑思尔对面安静的吃起来了。也不再说话了,这让郑思尔有一点摸不着头脑了,这样子和早上风风火火的形象不一样。就这样两人都安静的吃完早饭。

  郑思尔准备了一些早餐,看了江映月一样。“你去送吧。”

  “一块去吧,思羽。”江映月很自然的挽起了郑思尔的胳膊。

  郑思尔只好随她了,小姑娘心思。推开门时看见石南已经收拾好就要出门。

  “你怎么起这么早,我们有时间再休息一天没,这样伤口会好的快一点。”郑思尔关心到。

  “不用,我们接着赶路吧,早饭带到马车上吧。”石南看了一眼吃的,就抬头对郑思尔说道。

  石南说完就准备出门,江映月就上前去扶住石南准备下楼了。石南回头看还在愣住的郑思尔说道。“我们是夫妻。“

  郑思尔只好扶着石南,拿着早餐,别别扭扭的下楼去了。

  马车里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不,准确的说是就郑思尔和江映月互相盯着而已,郑思尔被她盯的越来越不耐烦,就问道“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你一直看着我,是有点不礼貌的。“

  “抱歉啊,既然思羽姑娘都这样说了,那我冒昧的问几个问题。“江映月直视着问道。

  “可以啊。“郑思尔看着坦荡荡的眼神回答。不能因为早上的踹门事件就定论一个人。

  “听说姑娘刚来石府时,是不愿意待着的,昨天那么好的机会怎么趁机离开。“

  “我是想走,可是我人生地不熟的,总得时机成熟吗?“郑思尔坦诚到。说完暼了一眼石南,还是在闭着眼睛休息。

  “姑娘这么坦诚,就不怕我们去告密。“江映月低头摸着自己的配剑说道。

  “江姑娘,我一个局外人而已,一个障眼法而已,我倒是想问问江姑娘到这,李公子知道嘛。?“郑思尔从马车行驶缓慢,马车虽不起眼,但确是墨家制造的,想找他们的可都是行家,还慢慢悠悠的仿佛就怕世人不知道他们的马车在路上,就猜李公子是想把火力集中到他们这边来,他们三人可能都没有信。故意说道,因为江映月早上风尘仆仆的赶过来的样子,更确信了一点,反应想看看江映月的反应。

  江映月脸色慌了一下,赶忙稳定住自己。“什么障眼法?”

  “我们三个人都是靶子对吧,石南。”郑思尔这一次是真的确定了,平静的看着石南。

  “是的,看来你安排好自己的后路了。”石南睁开眼睛说

  “我一直在你边,能安排早安排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若是命该如此,那就该如此。”郑思尔到时冷静了,毕竟是有经验的,就是不希望太疼,悄无声息最好。

  “石南,是真的吗,为什么会这样。”江映月这一刻不冷静了。

  “我们是放弃的棋子,映月你这次匆忙过来,可惜连累你了。回去吧,还有六天的时间到商城,那些人找不到信件也不会真的动手,至少会拖到商城。”郑思尔看石南含情脉脉对江映月说着。不知为什么却感觉不到一点真心,不愧是做杀手的,没心没肺。

  “石南,我留下吧,你现在也受伤了,只剩影一个人保护不了你,你们的。”江映月说着靠近了一点石南。

  “你会受罚的。”

  “我这么多年都是依照这命令活着,可是,我昨天听到你们遭遇了埋伏,受伤,我就连夜赶来了,这是第一次我想依着自己。”江映月表白了,郑思尔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也不敢大声呼吸,慢慢的闭上眼睛,竖起耳朵。

  “有些人是不值得。”石南沉着声音说。郑思尔腹诽道,你就不值得。

  谁知两人你来我往的诉说着衷情,郑思尔闭着眼睛也不敢打扰这么温馨的气氛,搞得一整个马车都是玛丽苏的味道,无知少女啊,郑思尔闭着眼睛在心里翻着白眼,不知怎么地又睡着了,直到马车的颠簸把郑思尔吵醒,睁眼看到两人已经抱在了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只好出去透透风。

  郑思尔坐在马车外面,大口的呼吸着无污染的空气,心情也慢慢的舒爽起来,不由感叹。辣眼睛。

  “江映月很漂亮,觉得有压力啊。“影打趣道。

  “认识几天,关我何事,你们在一起,我也不会稀奇。“郑思尔看影打趣她,不由得想恶他一下。

  “他们认识差不多五年左右了,以前江映月可是把谁都不放眼里的,这一次过来,我看他们会在一起,如果活下来的话。你怎么看。“影啧啧的说道。

  “你现在又是大叔了。这么八卦。”郑思尔真觉得这人有精神分裂。

  “我们这不没几天的相处了吗?觉得还是随心所欲一些好。”影说。

  “不错,今朝有酒今朝醉,对了你有没有心仪的姑娘啊。”郑思尔不禁好奇道。

  “有啊,这么会没,我今年都已经20了,她那么漂亮,那么懂事,认识她的都会为她倾倒的。”影说着说着拿起身边的酒壶就喝了一口。

  “她看不上你,应该不会吧,你长得不丑啊,浓眉大眼的,小鲜肉一样,身材又好。还是嫌弃你的工作。”郑思尔疑惑的说。

  “她啊,给你希望,又给你失望的,吊着你这个人不上不下的难受。”

  “你这是当备胎了啊。遇到这种情况你呀就要强势一点,这样最适合快刀斩乱麻了。”

  “有机会见到她吧。如果活下来,对了那你呢,这个年纪应该定亲了啊。“

  “定了啊,没有见过,我就来你们这了。“

  “这么说,你是因为有心仪的男子,才不同意的吗?“

  郑思尔看影一脸八卦的看着自己,不禁想要逗逗他,“有啊,他叫胡歌,是一个侠士,人特别的好,行侠仗义,乐善好施,关键人还长得好,可惜他有喜欢的人了,我派人去寻他的夫人,想要看看,谁知他竟喜欢的是“郑思尔故意停顿一下,故作深沉的看向远方。

  “什么样的人啊。快说啊。“影急道。

  “往事总是不堪回首的,有些事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郑思尔故作伤心,就要玩马车里爬。

  郑思尔刚转身就被影固定住座位上上不能动弹,“你们别闹了,现在都午时了,都吃点东西吧,休息一会再赶路。“郑思尔正在笑场边缘,还好石南突然开口,一下子下了马车。

  影还是黏在郑思尔旁边,郑思尔只好告诉他了,说完,就转身去了马车上去午休,刚刚入睡,就看到石南进来拿这拿拿的,只好忍着把他需要的东西递给他,郑思尔躺在自己上车时准备的被褥上,正要安心的闭眼睛,帘子又被打开。

  “最后是怎么样了。“郑思尔无语的看着石南,终于知道了,像小孩一样的在干吗?

  “骗他玩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