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八章 要去角质层啊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2417 2019-06-24 16:00:43

  郑思尔看着旁边的石南一本正经的赶着马车,想起早上问他的问题,说他不是黑衣人,更不知道谁救她回来的,但郑思尔觉得就是他,不承认就算了,郑思尔又问了几个关于组织的问题,人员问题,都被拒绝回答,顿觉的无趣起来,之后观赏起沿路风景。

  由于是夏天的原因,路上的人比较少,也可能都在农忙,人到时好少,太阳也是越来越大了,郑思尔转身就钻进马车里面,大叔还在睡着,就拿氺想问他灌一点,马上一下子却停了,看到浇了一脸一脖子的大叔,立马抱歉起来,赶快找布给他擦擦,翻遍马车也没找到干净的布,就狠狠心那衣袖吧。“我来吧。”郑思尔仿佛看救星一样盯着石南笑着连声道“好好好。”赶快让出位置,好让思南进来。

  只见石南拿出几根银针扎向头部,还有虎口,不几秒大叔就行了,看自己在马车里,赶忙起身下车,车子空间有限,大叔起身动作太大,下车手可能借助了石南的背,石南一下子把郑思尔压倒在后面的凳子上,由于事发突然郑思尔的头就磕在了凳子上,又加上石南的重量,脖子也好像扭到了,祸不单行啊,郑思尔疼的当场冒眼泪,一边眨巴着眼睛,边手上动作不停,一只手垫着头,一只手推石南,郑思尔看着附在自己身上的石南,好亮的眼睛。

  “少爷,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啊。“石南一下子起身顺便把郑思尔拉了起来。

  “没事,你有点中暑,应该已经没事了,赶路吧。“石南说完,就去看看郑思尔的后脑勺。

  “鼓了个包,吃一点化瘀的药吧,会好的快一点。“石南拿出一颗药给郑思尔。

  看着黑乎乎的药,郑思尔是真的不想吃,又不是胶囊,好吞咽,一看就苦极了,“没事还是自然化瘀的好.”郑思尔把药递给石南。

  一动不动,郑思尔举药的手都要酸了。“我吃。”郑思尔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把药放在嘴巴里。“水,另一瓶水在哪”苦,真的苦,刚刚的水撒掉了,只好拉着石南的衣袖求救到。

  “没水了,都被你浪费了。”石南一动不动的说道。“还有一点酒要喝吗?”

  郑思尔抓起酒猛地喝了一大口,终于没苦的味道了,还挺香的酒,不禁又喝了一小口。

  “会醉的,别喝了。”石南伸手想去拿走酒壶。

  “什么酒,挺好喝的,还有放心,就这一点点,怎么会醉。”郑思尔闪了一下身,又喝了一大口,细细的品尝起来,绵柔醇香。

  “高粱酒,既然你喜欢自己就留着吧”

  郑思尔只觉得喝完酒整个人都清爽了,古代酒精浓度很低的,自己酒量又不差,一会喝一口,一会喝一口的,很快就见底了。

  “到哪里可以加点啊。真好喝。“石南看着面前眼睛亮了好几个度的郑思尔,劝道”你有点醉了,前面有个客栈,休息一下吧,再吃点东西。“

  “不用,喝酒你都可能比不过我,不用休息,到时可以下去方便一下。“郑思尔觉得自己很冷静,就是肚子有点涨。想方便一下。

  “大叔,快一点吧。到前面客栈休息一下。“石南看着眼前还在到酒壶的人对赶车大叔说道。

  马车明显的提了速度,很快就到了客栈,郑思尔盯着门匾问石南。“悦来客栈是连锁店吗?,怎么都起这个名字啊。“

  “什么连锁,这是陈朝最多的客栈,安全有保证,进去吧。“石南喊郑思尔一块进去,转身就对车夫大叔说道。”福,大叔,你把马交给他们也进去休息一下吧,今天都中暑了,明早再出发。“

  石南先把郑思尔安排在包厢了,先去点几个菜来,可是郑思尔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自己又口渴的不行,就出去寻找一下,柜台前边也没有石南啊,问小二,有没有见到一块来的人时,小二哥说看他出去了。

  郑思尔只好作罢,就自己点一些吃的,有问了问酒,说店里有上好的女儿红,就喊了一坛送包厢,要上去时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车夫大叔,就走了过去问道。

  “大叔,一块吃吧,小二一会送着啊,不要送包厢了。“郑思尔想坐在靠墙的位置,可以看看人,但大叔已经做了,只好坐在他对面。

  “不可啊,夫人,这不合规矩。“车夫大叔站了起来。

  “没事,一块吗,自己一个人多无聊,大叔故事还没讲完那,我们边吃边讲。“郑思尔把车夫大叔拉到凳子上,自己也做好。

  “酒来了。“小二把酒先给掂上来了。

  郑思尔打开就馥郁芳香,扑鼻而来。导入杯中,琥珀一样的颜色,细细一品醇厚甘鲜,回味无穷,一种很奇特的味道,引人入胜,十分奇特的风格。

  “不错,好喝。“车夫大叔都赞叹起来,两人酒喝着,等菜也上齐了,车夫大叔的故事也打开了。

  郑思尔一边感叹着酒好喝,一边感叹着故事的神奇,一开始还是做得正正的听着这个世界的一切,并想着和自己有什么联系没,到最后郑思尔都迷茫了,怎么讲到神话故事了,劈山救母,后羿射日,再讲四季的变换,慢慢的最后也不知道在讲什么了,只觉得大叔是在讲催眠故事,郑思尔拿起一杯酒喝了提提神,一秒趴在桌子上,只能这样听了大叔。

  “怎么回事,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石南,你回来了,坐好喝。“郑思尔看桌子上有个杯子赶忙给他,一人倒一杯。”喝酒。“

  “夫人喝醉了,少爷带他休息去吧。老奴先退下了。”郑思尔先喊住车夫大叔,谁知跑那么快。

  “小别致,咱两喝吧,喝了,你就是我兄弟,我是你大哥,我罩你。”郑思尔边喝酒边拍着胸脯说道。

  “我名字是是石南。”

  “叫不习惯,小别致多好啊。”郑思尔皱着眉头说。“石南不好听,你知道嘛,你特别像张亮,丑帅丑帅的,要不你叫大锁吧。”郑思尔哈哈大笑起来,越想越搞笑,笑的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

  “我扶你回屋。“石南看着在自己面前笑的没有一点稳重样子的郑思尔,抗在肩膀上带回了屋子。并扔在了床上。

  郑思尔从床上爬坐起来“石南,你过来一下。”石南闻言走了一点过来,郑思尔一下在把手放在石南的脸上揉搓起来“起皮了。”

  石南没想到郑思尔这样做,一下子楞住了,郑思尔把皮一点点揭下来。“你看,你的死皮。该去角质层了”郑思尔拿着皮的手拿给石南看,“石南,你干嘛背过身啊,我会教你的。到时候皮肤就会变好了,不要担心吗。”边说边去搬石南的身体。

  石南慢慢的转身,看郑思尔又低头玩着那一小块人皮,慢慢把手放在郑思尔身后,准备先让她安静下来。

  刚放过去,石南没想到郑思尔突然抬头。“去了角质可以变化这么多吗?”石南赶紧用手劈了下去,把郑思尔安顿好在床上。摸了一下脸。慢慢走到窗户那里吹了一声口哨。

  郑思尔也带着深深的疑惑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