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七章 中暑了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2407 2019-06-23 22:55:49

  盯着这几本书,已经来回翻了好多遍,期间还去请教了小桃妹妹,已经被关爱文盲青年的目光盯到了发毛。郑思尔只好自己躲到角落里自己猜带蒙的读完了,一些府里的规矩,规矩都可以变成本书,也真是一个事妈府了,还有一些各地风情,以故事呈现的形式,还有几本奇怪的小说,教人和人的交流,啧啧啧----

  看完书,又被传授了一些护身的招式,就培训了这么两天,竟然就让郑思尔出去做任务,说是做任务,就是去商城送一封信,10天的时候到就可以了,还被强制的改了名字,思羽。说不差多少,郑思尔的名字莫要再喊,闹了好几天原来还是在京城,前面的一条路就是自己的家郑府。不由的无语问苍天啊。

  听到要两个人组队去送信,郑思尔想带小桃一块做个伴,被反驳,这不是去郊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任务。还被讽刺了一下身材,样貌。如果可以,真想骂他丫的。

  一大早郑思尔就等一个和自己一块出发的人,不知会不会是救自己的蒙面人,郑思尔暗暗到,一定要好好沟通,等了许久,都快又要睡着了。

  “思羽姑娘,要出发了。“郑思尔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人不由的皱了皱眉毛。

  长得有点小别致,只能这么形容,真是对不起这么修长的身材,还有手,会不会易容了。

  “怎么称呼啊,我们一会怎么走。“郑思尔说话时偷偷仔细看了看,找不出破绽啊。

  郑思尔坐在马车上,可以模模糊糊的看着别致大哥和车夫坐在前面赶着车。石南同志,慢慢的整理一下思绪。出门时看了一下牌匾是石府,现在两人以新婚夫妻回家看思羽的老家商城,再问别的也不说了,就让自己在马车里好好待着。郑思尔坐在马车上越来越慢,不禁觉得难受起来,最后还是按捺不住,问道“你这么赶车,还不如走路那。“

  “没事,觉得难受就下来走走吧。“石南特别善解人意的说到。

  “会不会迟到啊。不要耽误行程了吧。“郑思尔虽然想下去走走但又担心路程问题。

  “不会,路程很近的,这里是京城最繁华的大街,可以下来逛逛,买点东西。“石南已经让马车停下,站在旁边等郑思尔下车。

  郑思尔见状,只好下车,刚站稳脸上就被蒙了一个面纱,郑思尔低头看了看这块灰漆漆的布说“哪里拿的。”说完就想揭掉。

  石南一下子按住郑思尔的手,“还是要小心一点,有人认出你怎么办。“

  “呵呵呵,怎么会。”边说边拿起旁边店铺的手帕,“换这个可以吗?”

  “不可以。“石南一口否定。

  “哼,小别致。“郑思尔看石南抬步走了,在背后悄悄的说到。

  郑思尔就跟着石南一家一家的逛,腿都快走断了,才买一点东西,说带着回家看岳丈的,吃完饭,石南带着郑思尔最后竟在京城住了客栈,一阵操作猛如虎,一看还在原地杵。还美其名心疼她。

  郑思尔吃饱喝足,看着还在屋子里的小别致没有丝毫想走的心,就暗示道,“你累不累啊,回房休息去吧。我是挺累的,想休息了。“

  郑思尔看着一点点向中自己靠近的石南,心里一惊“别过来,小心我杀了你。“拔下簪子对着石南说到。

  “石南一步步靠近,到郑思尔跟前错了一下身拿了一个枕头走了,“我们是夫妻,本该在一间房休息的,你放心,我相信自己的审美。”说完还瞥了郑思尔一眼。

  “小别致,你是不是对自己有误解啊。“郑思尔被石南这么一说一下子当面喊出来了。

  石南躺在凳子上,听到郑思尔说回头问了一下。“今天说两次了,小别致是什么意思。”

  “就是独一无二。”

  “胡讲,虽然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不是什么好词语。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郑思尔躺在床上,闭了一会眼睛,听见石南均匀的呼吸声,慢慢睁开眼睛,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已经在这待十天左右了,也不知哪里去找九公子,时间本身也不多,有时间可以好好转一转古代,吃吃美食,九公子肯定会出钱的,自己也不吃亏,多好啊,有时间再去看看常嬷嬷。现在只能先跟着小别致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离开京城再说吧,于是歪头看了一下石南,睡着了再看脸,一脸的平和,一点看不出白天小别致的模样,真的是易容吗?

  郑思尔慢慢起床,再悄悄的走到跟前仔细研究起来,左右看也没有起皮的地方啊,还有毛孔,真的脸啊,再慢慢看向脖子,也是没有起皱啊。不由的叹了口气,郑思尔不由心道“完了完了。”赶忙起身那水杯装作喝水。谁知一点动静都没有。

  郑思尔蹑手蹑脚的回到床上,躺下闭眼睛,调整呼吸。

  “思羽,赶快睡吧,你要想仔细看完,我可以委身的。“郑思尔一听,暗骂道,王八蛋,装死鬼。

  “我只是有点口渴,石南同志,不要误会,真的好困,我睡了睡了。“

  郑思尔为了掩饰心虚,只好赶快闭上眼睛让自己睡着,由于白天走太多,郑思尔不一会就睡着了,只是没想到明天一大早还有难题等着自己。

  一大早上,郑思尔和面前的铜镜大眼瞪小眼,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毛烘烘的头发发起愁来,郑思尔不由的低下头,刚忙把自己头发李顺,盘头发,难道了两人。石南说要早早出发,第一波出城,让郑思尔头发赶快编好。

  石南最后望着两个大辫子的郑思尔,下巴都要惊掉了。“很努力了。“郑思尔一脸真诚的说道。

  “走吧,现在人少,等中午找个地方重新再把头发梳一下吧。“

  今天石南到时做在了马车里,车夫赶着马车晃悠悠的走向城门,听到外面的盘问声,石南打开帘子和官兵客套着。

  “放行。“官兵一声大喊,马车慢慢往前行驶起来。

  出城之后,石南要出去做,郑思尔也想看看周边的环境,石南看天还尚早路上几乎没人,就同意做在外面一会。

  看着砖铺的路,满眼的安静与祥和,不由的开心起来,不住的问车夫大叔,一些问题,车夫大叔也打开了话匣子,生情并茂的讲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什么天狗吃食频繁出现,什么地方频繁出现一些奇怪的人,老人返童------

  郑思尔赶紧把事情好好记在心里,缠着大叔再讲讲细节,大叔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郑思尔赶忙摆好听的姿势,盯着大叔,这大叔刚摆起架势就突然一个后仰。

  “怎么了,大叔。“郑思尔吓了一跳,”石南赶快大叔怎么了。“

  石南赶快把马车喊停,探了一下呼吸,拨了拨脉搏,一脸严肃的看向郑思尔。

  郑思尔吓了一跳,不会死了吧,赶忙看看四周没有人啊,“有人要杀我们吗?“一下躲在石南身后。

  “不是,是大叔讲话讲太多了导致情绪激动了,再加上是夏天中暑了,喝点水,歇歇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