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五章 倒计时了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2339 2019-06-21 16:46:48

  “郑思尔,你怎么回事啊,上学还穿两只不一样的鞋子,你家都穷成这样了吗?”沈静大身的喊道。

  郑思尔被这一身大喊,拉回了思绪,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不就是自己小学二年级的同学嘛,怎么回事,郑思尔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是8岁的当时刚刚上二年级,沈静是一个学习好,人缘好的女孩在,当时就紧巴巴的跟着,无奈却怎么融入不了她们之间。

  “静静,我有一颗星星送你,带我一起玩吧。”郑思尔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小郑思尔,还是在讨好,郑思尔努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结果一下子飞了起来,看到下面小郑思尔依旧好好的,而自己变成了透明的。

  郑思尔看着当时的自己,姐姐的衣服,两只不一样的鞋子,毛烘烘的头发,拿着星星去讨好这沈静,这颗星星还是自己河里捡到的,洗干净了,就以为可以换来同学,换来关注,不由得眼眶红了起来,要看着小郑思尔走一遍这麽失败的路吗?

  “思尔,不要再跟了,再这麽努力,你还是无法改变别人的印象,多看看自己吧!”无奈小郑思尔听不到,郑思尔看着眼前这个努力想要去融入,却连个正确方式都没有的,想着前前后后的事情,这个人崩溃了,大哭起来,已经好久没怎么发泄情绪的郑思尔再也压抑不住了。

  “别哭了,事情不会因为眼泪就转好的。”

  郑思尔转身看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是透明的,“你是谁。”

  “我啊,我忘记我是谁了,太久了,不用计较这麽多事情了,我陪陪你吧。”

  “什么意思,可以讲讲吗,这是怎么回事?”郑思尔平稳情绪后,心想“我倒要看看事情怎么一回事

  “我看你好多遍了,只是这次你在身边。“他转头对着郑思尔说道。

  “怎么称呼。“

  “喊我九公子吧,还有点时间,是要再看看嘛,还是现在回去“自称青姨的这个女人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郑思尔看着摘下面具的九公子一下子变成古代人。

  “回哪里。”

  “回到你该出现的地方,再说你怨气极大,不化解可是入不了轮回的啊。”

  “与你有什么关系,还是你有什么企图。”

  “企图吗,是有的,我就是好奇一个把想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老公,或者消失这个世界上。嗐,人生就这点追求啊,”郑思尔听完一下子楞掉了,又觉得羞愧,只能赶快转移话题。

  “我想问一下,我要持续这种状态多久,还有要去那里。“

  “我想让你代替古代郑思尔一年,“九公子边说边看地上的小郑思尔”或者你还想回来,我便可以助你。“

  “我还能回到现代吗?“

  “只要你想,就可以。不过你还是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一切都是定数。“

  九公子直盯这郑思尔,“不是还有点时间,看会吧“

  下面的画面仿佛加了倍速,看着曾经的郑思尔为了不让父母纠结,早早的就进入了社会,补贴这家里,直到家里慢慢的好起来,就开始安排相亲,从小到大的争吵演变的也愈加激烈,矛头最后全部都指向郑思尔,郑思尔开始妥协,不过就是与陌生人结婚而已,可临到结婚就放弃,来来回回,到了30岁,这样的闹剧就上演了四次。

  父母的为儿女着想,姐妹的给父母着想,来回的道德绑架,使得郑思尔最后爆发了抑郁症,不再常联系所谓的父母,姐妹,朋友。看着一本本的遗言,一本本的心里安慰的书,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点光,可直到泰山闭眼睛前都未曾找到。

  “我理解这种感受,但你也要知道所有的不公,所有的委屈,都是给最好的自己的,平复一下心情吧!“九公子看着旁边泣不成声的郑思尔说道。

  “这世上就没有感同身受,不过我现在就有点好奇了,你看过我的生平,有哪一点可取了,竟劳烦你大驾了。“郑思尔听不得鸡汤,立马反击道”我就在泰山闭了眼多好,如此俗世。“

  “用现代话说你不是恋爱脑了,你早就过了冲动,急躁的年龄,研究你那么久,我相信我自己。你能应对古时候的生活。“九公子整了整衣服“我也已经观察过你在古代的生活。挺适应的啊。”

  既来之,则安之。

  “给我讲讲吧,我主要做什么,是哪一个朝代,我好应对。”郑思尔问道

  “陈朝,不用想了,这是平行空间,历史书上没有的,讲着又太麻烦,到时候找几本杂书好好看一下,至于做什么,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指引你的。“

  “那我现在再去陈朝,是和你在一起吗?“郑思尔翻了一下白眼,什么也不告诉,还好自己好奇心很低。

  “不是,这个东西你带着,遇到我了,自有感应的。”九公子把一个戒指一样的东西给了郑思尔。

  “刚刚说,一年时间对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不可以换成别的。”郑思尔心里盘算到,总要提一个要求。

  “你想提什么要求。”九公子狐疑的问道。

  “在你能力范围内。”

  “好,闭上眼睛吧,我送你回去。”

  哇!好痛啊,郑思尔一下子被自己疼醒,摸了一下脖子,缠着绷带,看来还是挺严重的,就活动了一下眼球,陌生的环境,看来那个蒙面人把自己就走了,不知道是哪里,只希望不是京城吧。

  郑思尔突然意识到衣服是干净的啊,玉佩,不在了,怎么办,郑思尔急切的想知道自己的处境,一点功夫都没有啊,在这不就是任人宰割吗?何况还骗人。只能努力起床,脖子又不能转动,慢慢的走到门口,拉开门,太阳也太好了吧,就抬腿想去看看有没有人,谁知腿还没放下,脖子上就有了一把刀。

  郑思尔才反应过来,自己脖子疼,只看前面了,有人守着啊。

  “大哥好,我想问问这里是哪里啊?”郑思尔小心翼翼的问道

  谁知那大哥仿佛聋哑一般,不说话,怎么问都不说,就是想伸腿出去时,眼睛一瞪,刀一身。要喝水就从旁边拿个水袋,要吃就那一盒糕点,要去厕所,结果说屋里有便盆,要不要这样啊,只能待在屋里,还不能怎么样低头,疼,太疼了,只好平躺着,玩玩手。

  手上有个戒指,不知怎么回事到了古代越发迷糊了,静静的躺了半天终于把事情理清,倒计时一年。

  “出个价钱吧,这姑娘我不能白要啊。”郑思尔一下子惊醒,这是要把自己买去青楼吗。

  慢慢起床,把门打开,看到聋哑大哥还在,并没有别的人。

  “你们要把我卖了吗?”那大哥盯着郑思尔看了一会,“不会”

  “大哥,你会说话啊。”

  郑思尔在闭眼睛前只觉得人太不可信了,对着撒迷药,有点过分。真的有点过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