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灿烂的古代生活

第四章 带我离开这里,带我走

灿烂的古代生活 陈芃 3104 2019-06-20 21:26:49

  “常嬷嬷,这次喊你回来照顾二小姐的啊,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怂恿这小姐离家出走。”郑肃一脸严肃的看着郑思尔和跪在旁边的常嬷嬷。

  郑思尔看着眼前的这个爹爹,陌生又熟悉,熟悉的应该是身体深处的一种本能,还有一丝丝的恐惧,想到这个爹爹竟然要把自己送给那种人当一个小妾,常言到虎毒不食子,人类为了利益倒是什么都能做,此次的逃跑被抓住怕是没有机会再逃跑了,郑思尔心想,自己怎么样都是现代人,现在要冷静下来,把事情划到最小。

  “父亲,女儿知错了,不是嬷嬷的错,是我闹脾气要求她带我走的,既然回来了,我就好好听爹爹的话了,再也不胡闹了。”郑思尔努力做出一副真诚的样子对着名义爹爹说道。

  郑肃一脸探究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昨天听到自己要给李公子做妾,宁可跳池子也不去的,他的女儿他明白,一直那么温顺,那么随和,虽样貌比不上姐姐妹妹,可也是最让自己省心的女儿,这次确实也委屈她。

  “女儿啊,那些都是传言,李公子要真是人品不好之人,为父也不会让你过去,虽然是做妾,但李公子还没有正妻,我相信李公子和你相处之后会给你抬身份的,为父也相信你。”

  “常嬷嬷,你是老糊涂了吗?还是觉得我不能处罚你,这是最后一次容忍你,念在你以前全心全意照顾夫人的份上,绝无下次,我想常嬷嬷家里人还是安稳的生活吧。”郑肃话锋一转,严厉的说到。

  “好自为之吧,都子时了,扶小姐回屋吧。”

  郑思尔回到清院,看到香儿立在门口等着,屋子的灯也点亮了,不管怎样,这一刻心是温暖的。

  “小姐,常嬷嬷,香儿今天去帮忙时才知道小姐后天就要出嫁了,小姐不要担心,夫人说让奴婢跟你一块过去,我一定会保护你的。”香儿扶着郑思尔边回屋边说。

  “好了,香儿,小姐今天太累了,让小姐先休息吧。“常嬷嬷一下子打断香儿的话。

  “香儿,先去休息吧,嬷嬷你留一下吧。“郑思尔对香儿说完,就拉着常嬷嬷回了卧房。

  “嬷嬷,做吧,我想跟你说一件事。”郑思尔望了望外面,随即把窗子拉下。

  “小姐,你这是想说什么啊。’常嬷嬷说道。

  郑思尔直直的盯着常嬷嬷,半晌说道“嬷嬷,明天你会老家吧。”

  “怎么了,怎么突然赶我走。”常嬷嬷急的一下子拉住郑思尔的手

  “嬷嬷,我不瞒你,我不是这里的郑思尔,我是另一个郑思尔,你想守护的小姐可能已经不在了。”

  “小姐,你胡说什么,不要吓嬷嬷。”

  “嬷嬷,你冷静一下,现在我只想你好好的脱身出去,可以给我讲讲这里的事情吗?”郑思尔扶住常嬷嬷的胳膊,让其平静下来。

  “难道,夫人说的真的灵验了-----”

  郑思尔在在凳子上看着已经睡着的常嬷嬷,慢慢的消化着,一切的事情,一切的缘由,也开始规划这个以后的路怎么走。

  听常嬷嬷说,这具身体的母亲常青萱之前是这里的正妻,大夫人,现在的是王夫人当家。郑肃当年是自荐到常老爷子家公子过来讲课的,并承诺可以考进榜单,考不进不收任何费用,只求个安稳住处。常老爷子世代是商,一个儿子也不知上进,不肯好好读书,反正家大业大,养一个人也费不了多少银子。就答应了下来。

  这郑肃也确实有本事,这常公子确实金榜了,中了一个举人,这也另常老爷子高兴了好几天,而郑肃竟是进士出身了,常老爷子正高兴时,谁知郑肃竟提出要娶大小姐,常老爷子,平常忙没注意到这两人就互相产生了爱意,又仔细盘问了女儿一遍,看已死心塌地,边也十分开心的同意了婚事。并嘱咐郑肃万不可负了自己女儿。

  因郑肃是孤身一人,就在常家完成了整个礼数。夫妻两边告别父亲去了康城赴任,日子和和美美的过了大半年,当时的丞相大人特别欣赏郑肃的文笔,想提拔一下,就让郑肃去述职,谁知一走就是两个月,回来时就带这王大小姐,这王大小姐是丞相的爱女,见了一面就死心塌地了,知道有妻,做妾也要来,郑肃权衡在三就许了平妻之位。

  郑肃回家时一发现自己妻子已怀孕了三个多月,不由觉得亏欠,虽更加的贴心,常青萱仗着有身子闹了几天,谁知这王大小姐竟比郑肃还要上心,每天来问好,随身的医官日常把脉,一点毛病也挑不出,边相安无事到大小姐出生,就是郑佳佳,没几个月常青萱和王大小姐前后就怀了身子,两姐妹也就慢慢的疏离了,可能都怕对方怀的是小少爷,有次郑肃带两位夫人去寺庙礼佛,谁知来了一个疯和尚指着常青萱说怀的不是正常孩子,这件事慢慢平息了,但也扎根了各人的心里,郑肃也慢慢的开始有意的疏远常青萱,但还是有点在意的。

  郑肃也托王大小姐的福,如愿到了天子脚下任职。等到两位夫人产子那天,就是郑思尔出生的那天,王大小姐生了一个儿子,郑书林。

  可是郑思尔出生时也不哭,不闹,也不让郑肃抱,郑肃看着日渐憔悴的常青萱,再也无法提起以前的爱意了,尤其这个郑思尔不哭不闹的,常青萱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就这样半年后在临终前见到了郑肃,求他念在情谊上护着两孩子,一世平安,让常嬷嬷等孩子大了就回家养老。

  常嬷嬷说常小姐提过疯和尚的话,常小姐知道在郑思尔16岁时会和别人互换灵魂,对这个郑思尔好就是在为原来的小姐积福,终有一天真正的小姐会回来的。

  天已经微微亮了,郑思尔看着常嬷嬷,虽然她对自己好是为了以后真的郑思尔回来,这件事也不能连累她跟着自己冒险,看了看手里的店铺村庄,这是昨天逃跑前常嬷嬷给她的这是郑肃不知道的财产,不由心生一计。

  郑思尔早早来到书房前等郑肃,还好赶在上朝前,遇到了这个爹爹。

  “父亲,我今天想去一趟寺庙,回家已经赶不上了,我想给我母亲说一下。还有常嬷嬷年纪大了,让她回家吧“

  “行。“郑肃疑惑的看了郑思尔几秒还是同意了。

  郑思尔看着身边四五个小厮就知道了父亲还是不放心自己,她早已把地产给了常嬷嬷让她回家,常嬷嬷告诉郑思尔,常青萱早安排好了他们的身份,不用担心,郑思尔的身份也安排好了。

  郑思尔带着一群尾巴,在寺庙转来转去了一天,终是没有甩掉,只能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颓废的趴在床上,“什么东西这麽硌人,郑思尔翻开一看就是一枚小小的玉佩,晶莹剔透的,心想难道是常嬷嬷的,不会吧,上面有个小眼,正好可以穿个绳子,编个项链,见到常嬷嬷再还她吧

  “香儿,给我拿个绳子过来。”

  郑思尔拿着编好的项链把玩着,还有最后一点时间,门口站的都是小厮,自己可怎么逃走啊。难不成嫁过去再逃,看来只能这样了。

  “小姐,先睡吧,今天我们都走了一天了,明天还要早起,还要梳妆打扮的,时间有点赶,我现在还要去催催嫁衣的赶制。”

  “好,香儿也累了,抽空自己休息休息。”

  “多谢小姐关心,香儿不累。”

  郑思尔躺在床上,磨着脖子里小小的玉佩,手感真好,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睡着睡着突然眼前一个黑影在床上翻来翻去,在找东西,郑思尔不觉的这是梦啊,但身体又不听使唤。她不由努力一下,终于轻松一点,由于是明天结婚,院子里都点上了大油灯,所以眼睛也看见了这是一个蒙面人,愣了一下,蒙面人,也愣了一下,就这么一眨眼,一把刀就在脖子上面了。

  “无意伤人,找个东西而已,切莫大声喊。”

  郑思尔突然想起第一天来时,不是梦,应该是一个人,听声音,身材,眼睛,判断出这是一个20岁上下的人,“你在找什么。”

  “姑娘可曾见过一个小小的玉佩,中间有一点点的红色”

  找到应该就是自己脖子上带的玉佩,下午还以为眼花了,觉得中间有一点点红,看来这东西很重要了。或许可以试探一下。

  “对不起,我把它赏给一个妇人了,很重要吗?”郑思尔赶快转动脑袋编起谎话来。

  “妇人是谁,在哪里?“黑衣人又把刀放在了郑思尔的脖子上。

  “是,是----“郑思尔感觉到脖子已经在出血了,强烈的痛感一下子慌也说不出了。

  “你藏哪里了,说实话吧。“

  郑思尔握紧拳头,努力让意识集中一点,谎话已经被拆穿,圆谎瞒不过了

  “带我离开这里,我就告诉你。“郑思尔看着蒙面人手往前推了推,郑思尔一下子领口就湿透了,不知是血还是喊汗,顶住,郑思尔使劲的握着拳头,提高着自己的注意力。

  “带我离开这里,带我走。“郑思尔死盯着黑衣人的眼睛,重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