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112章 被打翻的醋罐子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1981 2019-07-29 23:59:06

  听萧伮这么一说,牧凌风沉思片刻然后刚想要开口说什么,扭头看到女孩呆若木鸡的样子不禁发问道:“想什么呢?”

  女孩很清晰地听到了牧凌风说的话,但是却无半点心思回答,依旧目光无神,瞳孔涣散地一动不动。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可能是突然沉静下来的缘故,她的思绪又回到了旁边这个男人对她表白的情景。想到那个画面,她再一次脸红,甚至红到了耳根。

  牧凌风端凝着她,用无名指轻轻地谈了一下她两只发红的“猪耳朵。”

  女人这才回过神来,摸了摸发烫的双颊,该死的,她怎么会觉得如此害羞不行,千万不能被牧凌风看出来,想到这里,萧伮立即张开巴掌捂住全脸。

  牧凌风见状便带着讥笑的口吻说道:“遮也没有用,猪耳朵暴露了。”

  ……

  卧槽!

  牧凌风不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吧。

  萧伮现在感觉正如同某些隐私不小心被人窥探了似的,浑身不舒服。

  牧凌风看到她委屈难堪的样子,浅笑了一下,随即一本正经地安慰她道:“不要觉得被我看穿了就觉得输了,反正是我更钟意你。”

  听到这句堪比爱情大片台词的话语,萧伮怔在原地,如果可以,她要立马消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怕了,真的怕了……

  “额,这里的风好像过于凉快了,感觉要避一避才行。”回过神来之后,女孩慌乱地东张西望道。

  男人依旧瞬也不瞬地看着她,他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不就是又想转移话题,不就是又想避开他……

  眼神在她身上掠过一遍之后,男人接着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好的,宝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你得先等一下。”

  只见牧凌风从身上拿出了一条棉质方巾,轻轻帮她擦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

  萧伮一脸尴尬地待在原地,明明早就没有风了,自己也热的发痒,真不知道自己到底紧张到了什么程度,情急之下居然说了这么打脸的话。

  “好了,你可以去避一避了。”牧凌风脸色带着些许凄凉。

  看到他这个反应,萧伮莫名感觉心神恍惚,她刚才明明那么想逃离,怎么到牧凌风喊她走的时候,她却不忍离开了。

  “额……其实这里也还好啦,我……”

  就在女孩低着双眸支支吾吾的时候,牧凌风突然凑过脸去,魅惑的眼神直盯着这张皮肤姣好的鹅蛋脸,几秒之后,对女孩说了几个字:“你再不乖乖听话,我可要……”只见他一面说着一面慢慢地向女孩的柔软微粉的双唇逼过去。

  比起舍不得让她离开,他更舍不得让她熬夜。

  “停!”面目狰狞地喊道。

  牧凌风狡黠地笑了一下,随即慢慢地把脸移开,他以为女人终于要去睡觉了,面部神经渐渐舒展开来,谁知道女人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即使你这样对我,我也不会去睡觉的。”

  ……

  女孩惊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刚才这番如此理直气壮的话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

  牧凌风看到她这个样子,莫名地怂了起来。

  “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牧凌风顿了一下,女人的语气是如此的坚决和笃定,使得他的内心涌出一股想要女孩说第二遍的冲动。

  【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他的耳朵里坐落着一座巨大的山谷,反复地弹出着这句话的回音。

  “真好。”牧凌风笑颜逐开。

  随着大魔头逼人的戾气逐渐褪去,她才一改刚才的正襟危坐,惬意地靠在同他那块土丘上。

  “伮儿。”牧凌风偏过头来喊道。

  “你说。”

  听着她这么自然地回答自己给她起的独称,诧异之余,牧凌风更多的是窃喜。

  “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嗯啊。”

  “答应我,以后这个称呼呢只准我一个人叫。”牧凌风霸气又傲然地说道。

  萧伮震惊了一下,却还是不容思考地回了句:”嗯啊。”

  “答应我别让第二个人这样叫你。”

  “答应我要每天喜欢我。”

  “嗯啊。”

  过了几秒,女孩才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喊道:“什么?”

  看到牧凌风洋洋得意的样子,萧伮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只怪她刚才又在想事情,根本没好好清楚就随着前面的乱嗯。

  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牧凌风转了转了转眼珠子再次问道:“你小时候有没有玩过一种叫不许反悔的游戏啊。”

  “玩过啊。”女孩不加思索地回他,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那是不是还记得,反悔是小猪这句话啊。”

  “嗯!”女孩一本正经地回道。

  这会儿,牧凌风已经开始露出浅浅的讥笑,随后说道:“那你想不想当猪。”

  看到女孩果断地摇了摇头,牧凌风强力憋住即将爆发的大笑,随即说道:“那你刚刚答应我说每天都要喜欢我,不能反悔哦。”

  萧伮:“……”

  混蛋!!

  萧伮气得腮帮几乎要肿起来,然而除了生气,她也无言以对。

  “呀,我家宝贝刚刚在想什么呢,很好奇。”牧凌风直接蹲到她的面前,一脸关心地问。

  刚才……其实她是又听到了那段熟悉的箫声,只是那个人好像没有以前吹得那么连贯了,而是变得断断续续。明明上次在医院门口,箫声还是很连贯的,怎么现在……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最近遇到了事情……

  对上牧凌风好奇的眼神,萧伮惆然地应道:”说了你也不懂。“

  牧凌风蹙了蹙眉,瞄看了她一眼之后说道:”我刚刚听到一段很美的箫声,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

  “是很美,就是没那么顺畅了。”

  “哦?你怎么这么了解。”牧凌风看似惊奇的眼神里却满藏不悦。

  “其实,很久以前就经常在夜里听见了,对于它的调子,早就烂熟于心,但是还是百听不厌,奇怪吧。”

  骤然,邹世敌的脸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阴骛,瞳孔里射出一道令人颤栗的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