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111章 都不听话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1019 2019-07-28 17:13:13

  “噗!”看着她知不觉地卷缩起来,牧凌风不禁发笑。这个蠢女人,果然还是被他给骗了。

  “放心,这个双人帐篷只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怕你睡觉太粗鲁,单人帐篷候不住。”牧凌风耐心解释道。

  萧伮愣了一下,“那你刚才又说……”

  “逗你玩呢,傻瓜。”牧凌风宠溺地看着她说道。

  萧伮总算松了一口气,嗦完手里那瓶酸奶之后,正一脸困倦地要站起来过帐篷那边去。

  只见牧凌风瞪大着眼睛,说了句:“不许动。”

  女孩怔住,怎么了?

  现在的她还感觉不到丝毫地不对劲,而她身后那条银环蛇正缓缓地沿着她的后背爬到她的肩上。

  就在青蛇快要从她的后肩探出来的前一秒,牧凌风已闪瞬来到她的面前,右手捂上了她的双眼,左手则迅速擒住了蛇头,往外扔了出去,这时候,女孩看到在地上踽踽爬行的银环蛇。

  “蛇?”女孩的神情分外惊喜。

  牧凌风一脸不解地看着这个女人,他以为她会吓得“啊啊”大叫,谁知道她竟然如此开心。

  “喂,这么致命的毒蛇刚刚可是在你身上爬着呢,你就没有不觉得有半点恐怖吗?”

  “为什么要觉得恐怖啊,它这么可爱。”女孩跟在它后面,眼睛发亮,如同看一种新晋宠物。

  牧凌风:“喂,你干嘛,别过去。”

  看着女人居然像追星似地追着那条蛇,牧凌风面色错愕,连忙去拉她回来。

  奈何,他还没把她拉住,萧伮就把那条蛇抓在手里,不停地把玩着。

  靠!

  牧凌风害怕她出什么意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过去把那条蛇抓甩了出去,下一秒,他就感觉手上一阵刺痛。

  萧伮愕然,随即惋惜地说道:“哎呀,这么可爱的生物你怎么能对它这么粗鲁呢。”

  直到她观察到牧凌风脸上的痛苦之后,她才意识到不对劲。

  “怎么啦,被咬了?”

  看他有气无力的样子,萧伮赶紧抓过他的手,看到他手背上那个细小的紫痕,萧伮瞪大了眼睛,果真是被咬了。

  萧伮赶紧到帐篷那边去找了根绳子绑住他的手腕,随即嘴巴贴近他的手背。

  牧凌风见状缩回了手,“你干嘛,你要帮我吸出毒素?”

  废话太多,如此紧张的时刻还在这么婆婆妈妈,萧伮不悦地瞟了他一眼。随即抓住他的手,张嘴……

  看着女孩为认真地吸着毒血,牧凌风一脸担心,这个蠢女人,万一口腔黏膜有破损,她也会遭殃,奈何手上毒素蔓延,他刚刚实在没有力气推开她。

  过了一会儿,女孩终于吐出的不再是黑血,而是鲜红的血液。

  女孩终于松了一口气,大魔头有救了。

  “你怎么这么傻。”牧凌风心疼地看着她。

  “什么?谁傻?”女孩问道。

  “快点去漱口,快!”

  女孩才知道他是因为担心她,“放心,我先帮你涂点药,刚才看到零食袋里面有个小药箱,行啊你,准备挺周全的嘛。”

  看到女孩还在这里开玩笑,男人双眉紧蹙,面色凝重,紧接着用微弱无力的声音再次劝道:“快,听话。”

  女孩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他的要求,而是过去拿了小药箱过来。

  “把手放平。”男人开始有些抗议,反而把手缩了回去。

  “你想死?”女孩见状脾气莫名上来,额头冒出了几颗豆大的汗珠。

  看到女孩生气之后,牧凌风表情憋屈,乖乖将手伸了出来。

  “我的口腔可好着呢,无溃疡无龋齿,不会被毒素入侵的,反倒是你,不快点处理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看似婆婆妈妈,实则充满了对男人的关心,此时牧凌风好似一个孩子,靠在一坐柔软的土丘上,眼睛从没离开过她。

  这个女人的动作是如此地温柔,原本会对伤口的刺激性的药品,经过她的手涂上去后,竟然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谢谢我家宝贝。”男人感动地盯着她说道。

  “我也谢谢你,知道我肚子饿,带了那么多好吃的过来。”

  “不,那是你应该得到的,谢谢你顾了我一把。”男人说着忍不住挑了挑女孩俏丽的下巴。

  女孩嫌弃地转过去,“咦,你这个人就应该两只手都被咬,多手多脚!”

  “哟,是谁刚才还为了我奋不顾身额的,现在又开始诅咒我啦。”

  奋不顾身?

  听到这个词,萧伮不禁顿了顿,以前她是多么地喜欢这个词,每次孤独无助的时候,都会幻想有一个人能够冲出来,奋不顾身地保护她,然而并没有,幻想终究是幻想。

  即使后来遇到对她很好的世敌哥哥,她也想不起这个词了,因为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变得刀枪不入,已经不再需要别人的挺身而出,她也从来没想过让邹世敌去冒这个险,毕竟能够遇见他,陪在他身边,已经是万幸。

  顿了一会儿,女孩在邹世敌的注视下回过神来,便接着刚才的话道:“你也知道我那是帮你,还好还好,看你一开始傻愣愣地我还以为你不懂我的意思呢。”

  “蒽—宝贝真好,你不就是担心我的病还没有好,然后怕我和他们交手会吃亏嘛。”

  “别这样,我也不是无缘无故担心你啊,谁叫你生病时为了我,印象深刻,愧疚至极,我还能不考虑考虑你吗。”萧伮说完后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一脸疑惑地问他道:“对了,你的身体到底好没好啊。”

  “到底?”牧凌风一脸不解。

  萧伮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因为不知道他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识中的,思索再三,还是说了。

  “就是感觉你时而好,时而坏,在我面前的时候呢,一脸精神,在别人面前的时候就“恢复原形”。

  牧凌风听完后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这样的?”他的表情除了疑惑之外,甚至还有些惊悚,女孩刚才说的情况,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看着他一愣一愣的样子,女孩内心讶异,原来他也没察觉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