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79章 赫然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2006 2019-07-11 23:59:15

  萧伮追上他,本想一拳打爆他的头,岂料她的身高也只限于让她揪到他的衣领。

  ”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是干什么,看到我和你在这里追追打打闹闹的,别人会怎么想?”

  当然,那个“别人”是指邹世敌,至于那些外人,她压根都没想过她们的想法。

  “哼,你这种人除了邹世敌压根不会稀罕别人的想法吧。”

  萧伮首先呆住几秒,接着一脸认真地说道,“对啊,原来你懂啊,那还不快点放开我的小甜心。”

  小志这时候刚来到七书咖啡门口,看到牧凌风之后,眼睛流露出担忧。七爷还没完全恢复好,这个臭小子又来捣乱,难道非要把他家七爷活活气死不成?这个小伮也是,在别人面前这么高冷,怎么和这个牧凌风在一起的时候这么疯狂,即使讨厌他,摆出自己的态度就好了嘛,何必理他呢。

  不行,为了七爷,他要找这个丫头谈谈。

  在萧伮的奋力抢夺下,总算把狗狗给弄回来了

  “乖,不怕不怕。”

  然而小甜心非但没有害怕之意,反而还恋恋不舍地看着牧凌风。好像那个才是他的主人。

  “小伮,你能过来一下吗?”小志微微惆怅地看着她。

  谁知牧凌风竟表现出比她还好奇的样子,眉毛轻挑,瞳孔装满了问号。

  萧伮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又不是找你。”

  “小伮,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非常相信你对七爷的感情是真的。但你……可不可以离那个牧凌风远点。其实……其实七爷上次生病和他脱不了干系。”

  萧伮听到这句话,极度震惊和不解。

  什么?

  有什么干系?

  看着女孩瞪大着眼睛,小志的眼神微微闪躲。

  就……就是有干系,这个我不能说,反正你和那个家伙再一起出现在七爷的面前,对他病情的恢复有利无害。

  “好吧,我会的。”

  世敌哥哥从不提及他的病情,她本就对此感到非常疑惑,现在又加上小志这么说,她更加觉得奇怪。而且她也不只一次的观察到,牧凌风和世敌哥哥只间好像有什么事情,两个人同时出现时,犹如火山与冰峰对立一般,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僵硬渗人呢?

  “该说的我都说了,其余的你自己把握。”小志说完便匆匆去开始这一天的工作。

  “呦,小可爱是我的。”待萧伮不注意,牧凌风又把狗狗抢了过去。

  这回,萧伮像一座木雕似地呆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呦,挠她挠她。”牧凌风见她没反应,便怂恿着小甜心去弄她。

  “牧凌风。”她突然正经起来。

  “嗯,你想说什么爱我想我的尽管说,注意,仅限于这类的话。”牧凌风稍稍低头,比她还正经地说道。

  女孩没说话,而是非常淡定地与他对视。她要仔细看看,这双眸子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的眼睛真的很令人匪夷所思,时而清澈得如一潭泉水,时而呦汹涌得像一阵洪水,时而又浑浊得像是刚刚被搅浑的泥水。他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我的眼里有星星?”

  萧伮:“……”

  ……你的眼里没有星星,只有扫把星。

  公园。

  大家看到小甜心,都很好奇地围上来,像是看某种稀奇罕见的生物。

  “这种蝴蝶犬很贵吧?多少钱一只啊。”

  “超可爱,我也很喜欢呢。”

  “妈妈,我也想要一只这样的狗狗,姐姐,你能卖给我吗,我妈妈会给你钱。”

  萧伮噗嗤一笑。随即蹲下来,耐心地看着那个说想要狗狗的小女孩,然后瞥了邹世敌一眼后说道,“乖,这个不能卖给你的哦。”

  “为什么。”

  “因为……这是姐姐地心上人送的。”

  “对,这是叔叔—我……送给她的。”牧凌风突然出现。

  该死的,他居然还跟着。

  “怎么,刚刚是谁说有事回去的,怎么……”

  牧凌风蔑笑了一下。

  刚刚原本要回澳园的,但是前脚刚走,邹世敌这家伙后脚就出来了,还说什么去公园。他的风格果然还是没变,偷偷摸摸,藏头露尾。

  不趁此机会再刺激刺激他,牧凌风都觉得可惜。

  “哇,你男朋友好帅。”连旁边那些已经年逾古稀的奶奶都发出感慨。

  “我说的不是他……是……”女孩瞟了一眼邹世敌的方面,却发现人不见了。

  “嗯?人家夸你男朋友帅呢,就不假装窃喜一下?”

  “行啊小伙子,不只人长得帅,还充满着幽默细胞呢。”阿爷一脸看好他的表情。

  “不好啦,这边有人晕倒啦!”

  “先生,你没事吧,醒醒啊。”

  晕倒?萧伮突然想到邹世敌不见了,便冲了过去。

  “让一让让一让”

  下一秒,萧伮的眼里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这不是她爸爸吗?

  尽管衣衫褴褛,但她还是还是一眼认出了父亲。

  而坐咋旁边是他那个同样丧心病狂的后妈,仔细一看,后妈的的膝盖下面还有一张字条。

  上面写着:家里遭遇山洪,财产尽无,无家可归,然后让别人捐款之类的。

  待人数渐多,后妈开始像哭丧似地喊道,“老公啊,我知道你已经七天没进食了,你不要死啊……呜呜呜……会有好心人帮帮我们的。”

  后妈哭了一会儿,便捧着罐子向周围的人要施舍。那些人也纷纷掏出腰包,毫不吝啬地把钱给她。

  最后,当她把罐子递到小伮跟前,萧伮一副冷态,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后妈抬起头,看到萧伮,脸色骤变。

  孽种?

  想不到吧,我没有断任何一只手和脚,而是还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你的面前,失望吗?

  也许是看多了她这样子,面对后妈狰狞可怕的脸,她竟再也没有小时候的胆战心惊,两腿发颤。

  “快点送他去医院吧,人命关天啊。”路人关心地说道。

  尽管自己恨透了这个家,恨透了里面的那几个人,但看着这个如死尸般躺在地上的男人,女孩还是神情恍惚了一下。

  就在她决定过去看自己的老父亲一眼的前一秒,赫然发现他的中指在微微颤动,眼睛微微睁开又眯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