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63章 不错不错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2002 2019-07-02 23:59:28

  牧凌风说出“她”字的时候,闪闪发光的眼神径直落在萧伮身上。

  “又是她!”

  “我就知道这丑八怪怎么这么淡定吧,原来早就知道男神会把名额给她啊,婊子,到底给男神使用了什么迷魂术。”

  大家在底下纷纷嘀咕着,丑恶的目光纷纷射向后排的萧伮。

  牧凌风不想再给萧伮添麻烦,所以对于她们这种低俗的酸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喂,受人恩惠你怎么也不懂得感谢一下人家呢。”萧伮的前桌十万嫌弃地提醒她道。

  她现在可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哪里理会得到这些早就被自己自动排除在外的事情。

  “装什么认真,第一天看见的人还以为是咱们班哪枚热爱学习的学霸呢,学渣垃圾。”

  “谁是学渣垃圾?”此时的数学老师正好从后门进来,漫不经心地翻起了那位同学摆在桌上的数学试卷,上面记着一个大大的零蛋……

  数学老师给了他一个差点让人喷血的眼神,随即转向萧伮这边。看到萧伮竟如此认真地刷题,脸上陡然洋溢出欣慰的笑容。

  “这个丑八怪,怪不得那么装,原来早就知道数学老师会来。”

  “看看她那副愣头愣脑的样子,真想挥把刀过去。”

  “不只会装,勾引男人的手段可是我们无法想象得到的。”一位同学极度不爽地瞟了瞟讲台上的牧凌风,只见他此时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萧伮,仿佛整个瞳孔都已被那个丑八怪塞满。

  组织委在讲台上咳了几声,“刚刚牧公子说了,把他去动物园的名额让给萧伮,那就让萧伮去。”

  组织委员看似无所谓的说着,却还是难以完全掩盖她内心的不堪,打开到一半的纸团被她狠狠地捏在手心。

  砸了砸了,一切都砸了!

  她那么辛苦地去做手脚,就是为了能离他近一点,她可是做梦都想和他站在一块啊,谁知道他居然不去,他不是最喜欢小动物吗?关于他的这个爱好,自己可是费了好多心思才打听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萧伮那个贱货。

  话说,这种活动她可是一概没参与过的啊,就算牧公子让给她,她也不一定会去。想到这里,组织委员黯淡的眼神瞬间又亮了起来。

  只见她急促地走到萧伮的座位边上,轻轻地把那只还在纸上奋斗的笔拿掉。

  萧伮抬头,懵逼地看着她。

  “呵呵,萧伮啊,就是刚刚牧公子说把去动物园的名额让给你,你的想法是……”

  动物园?什么动物园,从一开始她就完全屏蔽了教室里的所有对话。

  尽管如此,向来不参加任何类似这种活动的她果断地摇了摇头。

  不去!

  组织委员脸上那朵快要凋零狗带的花儿又重新活了过来,满面春光地看向讲台上的牧凌风。

  既然萧伮都说不去了,他应该不会再随便把机会给谁了吧,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钟里面,她不知道把自己和牧大男神同游动物园的画面脑补过多少遍。

  牧凌风顿了一会儿,居然向组织委员走了过去。

  她见状更加不淡定了,于是赶忙把刚刚没有公布的事情公布了出来:“呃,同学们,其实是我抽到了,我将能免费去参观这家即将刚刚开放的动物园以及和……”

  “这位同学,你跟我出去一下。”牧凌风对她说道。

  她瞪大着眼睛,脸部肌肉因紧张而微微抽搐起来,可是她还宣布完“以及和牧公子一起”呢,要知道,能过过这种嘴瘾,然后接受到同学满怀羡慕和嫉妒信号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的。不过,看着男神这副急匆匆要带自己出去的样子,放弃那些东西完全没甚么不可以。

  “恩呢。”她看着牧凌风,身姿渐显妖娆。

  十分钟后。

  女人娇滴的哭声从走廊外面传来。

  好奇心促使有些同学不得不出去看来看。

  哇靠,组织委在干嘛?

  只见她如寂寞少妇恳求即将出远门的丈夫一般,狼狈地盘坐在地上,两手抓着牧凌风的双腿不放,泪如雨下。

  牧凌风嘴巴动了几下,不知道和她说了些什么,便强硬地扯开她的双手,头也不回地向教室门口走来。

  大家看到这一幕全都傻完,这是在跪地求爱?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平时中规中举的女生会干的事啊。不过也好,男神还是咱们的男神。

  女生们一边观察一边发挥着自己自以为无敌精准的第六感猜测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看到男神回来,也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故作安分地坐着,嘴上却还在叽叽喳渣地和同桌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明显感觉到身后,萧伮本能地朝后面看了看,只见他正嬉皮笑脸地拿着不知从哪摘来的苍耳往自己头上扔。

  这小子,都多大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给老娘滚开!

  萧伮一面对他翻白眼,一面小心翼翼地把头上的苍耳摸下来,随后麻溜地沾成一团,狠狠地朝他身上丢去。

  但是姜的还是牧的辣,伸手敏捷的他很轻易地躲过了来自萧伮的暴击。

  “嘿嘿,打不到,再来。”

  “懒得。”萧伮嘴上拒绝,自己却迅速地过去把地上那团苍耳捡了起来,非常机智地做了个假动作,假装往牧凌风左边扔,待牧凌风往右边躲时才真正将苍耳团掷出。

  中啦,看你还敢不敢得瑟!

  看着萧伮一副傲娇得意的样子,他情不自禁地嗤笑。

  “游戏结束,某人是不是该……”

  看到牧凌风对自己桌上的练习册挤眉弄眼,萧伮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转移了注意力。

  这才开始坐下做回自己的习题。

  这才乖嘛,你看你学到眼睛都变小了,不想点法子,这个笨蛋都不会中途休息。

  牧凌风宠溺地看着她,不自觉地摸了摸头。

  不过这个女人一投入还真是不得了,人家摸头都不知道。

  哼,这个大魔头还算有点良心,居然知道自己学习累故意让自己休息。

  萧伮顿了一下,有欣慰地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