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61章 主子你这是何必呢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2015 2019-06-30 23:50:07

  “我也是认真的啊。”牧凌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你今天……”萧伮脱口而出突然又戛然而止。

  “嗯?我今天?怎么……了”牧凌风装作毫不知情地说道,内心却在偷偷窃喜。

  有人在吃醋!

  看他那百般无辜的眼神,这个大魔头真的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看向一边,故作悠哉地说道:“就是……今天我看到……”

  “傻子!”还没等她说完,牧凌风就用手轻轻捂住了她的嘴巴,心疼又有些歉疚地看着她。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妈派人偷偷在澳园装了摄像头,我是今天早上才发现的。”

  “不……不是吧。”萧伮有些不敢相信。

  “是吧,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我有些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呵。”牧凌风黑着脸说道,下一秒不禁冷笑。

  萧伮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竟有些心疼起来。

  “没事吧。”她看着他,那双眸子灿若星辰。

  “其实,我今早刚发觉的时候,内心真的挺难受的,甚至打了电话给你,我想听听你声音,那样应该会舒服许多,可是……那个电话里头,是一个男的声音,我内心更加难受了,而且……直到现在,你都没有告诉我他……是谁。”

  看着牧凌风这么想知道答案的样子,萧伮顿了顿,她得理一下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和这个大魔头说,她自己也很乱。

  “嗯?”牧凌风见她迟疑,有些不开心地嗯道。

  “他啊……是我以前的初中同学,我这回不是考得不错嘛,作为学霸的他就是过来和我这枚新晋学霸道道贺。”

  “嗯?骗我的下场可是很惨的,我明明很清楚地听到他叫你最好离那个姓牧的远一点。”

  牧凌风看着眼前这个蠢丫头,步步紧逼。

  被牧凌风逼到墙边的萧伮已经无法后退,尽管她觉得钟硕林那番话完全是一派胡言乱语,但此时为了“保全”自己,还是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不然这个已经逼到和自己零距离的家伙,下一步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说完后,自己都觉得可笑,但是牧凌风脸上却布满了阴霾,深邃的双眸透着阴冷的气息。

  “我知道了。”牧凌风低沉的说道。

  “唉呀,你可别放在心上,钟硕林今天肯定是神经质突然犯了,不理他。”萧伮试图让他脸上的阴霾化开。

  不是……刚刚明明应该是他来哄我的,怎么现在换成我哄他了,有毛病?此刻的她哭笑不得。

  随着周围月色渐深,想要看看时间的她才发现手机没有带,顿时慌乱。

  回头看看七书咖啡那栋楼,还是灯火通亮,只是她怎么还好意思回去,她焦虑地挠了挠头发,不知所措。

  “怎么办,我手机还在世敌哥哥那里呢。”她转过头来焦急地对牧凌风说道。

  “世敌哥哥……叫得很是亲昵呢。”牧凌风没有依旧低沉着脸,刚刚的钟硕林已是让他心头不悦,现在又听到这个女人这么亲昵叫其他男人,一股浓浓的酸醋味从他身上迅速散发开来。

  不是吧,萧伮转过来面对着他,目光鄙视,她完全不清楚牧凌风到底什么状况,但最终还是完全被忘带手机的不安和焦虑覆盖掉。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去拿回手机。

  但一想到自己晕倒,手机好像也跟着掉在了地上,后面……很大可能是在邹世敌手里,刚刚自己走得这么毅然决然,又怎么好意思再回去啊……

  就在她百般煎熬之时,身后传来噔噔噔的高跟鞋的声音。

  ……姜兰欣!

  她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呢。

  姜兰欣面带微笑地走过来,抚媚的目光频频投向旁边的牧凌风。

  论在男人面前怎么讨喜,她可是练就了十八般武艺,要不然怎么能成为众多男生当中独一无二的女神呢。

  萧伮的余光清冷地瞟向她,当看到她右手上那个手机,突然眼神放光。

  “牧公子,萧伮,可算是找到你们了,萧伮,你说怎么这么疏忽,手机都忘了呀。”

  “刚刚忘了,谢谢。”萧伮伸手拿过姜兰欣递过来的手机之后,准备径直离开,突如其来的困惑促使她转身,姜兰欣早有预料,对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不放心让七爷一个人,所以应允过来陪他。”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满是得意。

  萧伮的心再次被撞击了一下,应允?

  好的,邹世敌,我知道了!

  尽管知道姜兰欣的说的话经常会掺假,但七爷今天的表现令她不得不相信,邹世敌,那你好自为之吧。

  车上。

  “还好吗?”

  快要到澳园的时候,牧凌风终于回头看了看这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孩。

  谁知道,面对他的安慰,刚要停下的她哭得更加厉害。

  她不知道今天自己经历的事情都是些什么破事,很难受很难受。

  从小到大,没有从谁那里得到过爱,直到遇见邹世敌,她才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他带给自己的快乐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敌的,邹世敌对她真的很重要,一点变化都足以让她的世界天翻地覆。更何况,现在这个男人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她该怎么办……

  她从来都不敢想像自己有一天失去他的样子……

  回到澳园,萧伮竟哭着熟睡了过去。

  林炎坐在车棚旁边的楼梯上,看到主子回来立马殷切地跑过来,中途还打了几个哈欠。

  “主子,你总算回来了,我还担心了好一阵子,手机也没联系上。”

  “没电了,你现在立马去我房间打好一盆水,还有准备干净的面巾。”牧凌风看着她那个哭得堪比花猫的脸满是担心,再不好洗洗,这个女人明天肯定非常丑。

  林炎看看萧伮,又看看主子,明明主子的脸比她更花,到底这个女人哪来的魅力老是让我们主子忘我地去顾她,要实在是喜欢,直接当个宠物一样的在园子里养着就得,何必老为她伤神伤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