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60章 与你无关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2007 2019-06-29 23:09:40

  不是什么少女心澎湃的浪漫表白情节,心里有些小失落,但也算幸运了,至少她和邹世敌之间没有产生别扭,这可是省了好多事情。

  过了一会儿,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她小心翼翼地试问道,“兰欣……怎么会在这里?”

  “噢,她不是你的朋友么,见我生病了过来帮忙的。”邹世敌故作正常地说道。

  他骗人!

  以前世敌哥哥可不是这样子,那时候无论姜兰欣怎么软磨硬泡,他都无动于衷怎么现在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帮……帮忙?”

  “嗯。”

  姜兰欣所做的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奇怪的是世敌哥哥……怎么会接受姜兰欣的示好?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姜兰欣的声音:“亲爱哒,我先回去啦么么哒。”

  只见邹世敌正低头对着手机浅笑,右手还保持着刚刚点开语音消息的姿势。

  崩溃之际,失去理智的她一把将邹世敌的手机夺了过来。

  真的是姜兰欣发过来的。

  “小伮你……”邹世敌错愕地看着她。

  “没事,就是刚刚看到你手机有只虫子,我已经把它弄掉了,给—”萧伮把脸别过一边,沮丧地回道。

  一开始还是犹如跌入万丈深渊一般,黑暗、迷茫和绝望紧紧地笼罩着她。

  她已经开始在努力了,努力提高成绩,努力挤进重点班,努力考上星达大学的催眠专业,努力去尝试撕掉这身人人见呕的鱼鳞斑……世敌哥哥,你就不再等等小伮吗……

  如果仅仅是姜兰欣单方死皮赖脸地追求邹世敌,她完全有信心赢,可是现在不只是姜兰欣的问题了,世敌哥哥开始变得接受她、回应她,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完全失去世敌哥哥。

  从楼顶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像丢了魂魄一样,恍惚不已,再加上这几天用脑过度,开始感觉后脑剧痛,到了三楼楼道,软弱无力的她眯着双眼嘟囔了一句“世敌哥哥”随即咯噔一声栽倒在地上。

  “小伮!”邹世敌大惊之色,情急之下冲破了轮椅的束缚连滚带爬地到萧伮旁边……

  两个钟后。

  久未住人的公主房氤氲着一股灰尘的味道,柔黄的灯光下,女孩的脸被映衬得格外温柔,邹世敌坐在旁边,双眉紧皱。

  突然门外响起嘈杂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硬生生闯了进来,死活拦不住的小志神情紧张地瞟了七爷一眼。

  “对……对不起啊七爷,他实在是……”

  因为上次的缘故,所有人都清楚牧凌风此次前来的目的。

  只见邹世敌不紧不慢地抬眼看着这个男人,酝酿了一会儿终于对小志开口道:“立即让他们过来。“

  没过两分钟,一群黑衣人像早就周边埋伏好了似地急速赶到了现场,一进来就把牧凌风团团围住。

  “呵—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牧凌风冷哼了一句说道。

  邹世敌没有回应,仍旧静静地盯着眼前这个深睡的女人,他不想让小伮受到任何打扰。

  牧凌风首先面露不堪,试图冲出这群黑衣人的包围把萧伮带走,谁知却被死死拦住,最后迫不得已直接使出自己的久未施展的身手,和黑衣人动起手来。

  “别打了!”萧伮非常清醒地坐起来喊道。

  其实半个钟前她就醒过来了,只是察觉到邹世敌在旁边,她一点都不想睁开眼睛,一点都不想面对他……

  知道牧凌风来了之后,她心里是窃喜的,因为他肯定会把自己带走,这样自己就不用和邹世敌有任何的交流。

  “小伮,你醒了。”

  萧伮没有看他,冷冷地“嗯”了一声,随即装出一副十分欣喜的样子对牧凌风说道:“咱们回家吧。”

  ……

  还保持着刚刚的打架姿势的黑衣人:“……”

  小志:“……”

  牧凌风闻言也惊奇地愣住,这是从那个整天想从他眼皮底下逃跑的女人说的话???

  旁边的邹世敌蹙了蹙眉,幽深的眸底浮荡着阵阵恐慌。

  萧伮见大魔头像被点了穴似地一动不动,眼神幽怨地看着他。

  反应过来的牧凌风重新管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得意洋洋地走过去抱起她,宠溺地对她说道,“好。”

  帅气逼人牧凌风就这样抱着她,黑衣人自觉地列成两排,看着他从中间穿过,萧伮则极其服帖地靠在牧凌风的怀里

  靠,这是哪一出?

  小志微微低着头,对着那边的七爷同情了几秒,其次不知如何是好。

  走到门口右转的时候,萧伮冷气逼人地朝邹世敌那里扫了一眼,意料之中,那个男人没有因此有任何反应,萧伮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错觉么,那个待自己温如初的男人一直以来都只把自己当妹妹,他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萧伮!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

  “宝贝,头还痛吗?牧凌风一本正经地问道。

  因为牧凌风这么一问,萧伮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下午的事情,这个死无赖今天不是刚跟自己的未婚妻亲亲腻腻么,怎么现在又来烦自己,虽说自己长得不好看,但毕竟也是个女的呀,难免会遭人闲话。

  想到这里她立马像只小兔子似地挣脱下来,蹬蹬瞪地跑开和他保持距离。

  “别碰我!”

  男人见状嗤笑,“怎么……难道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我说牧大公子,麻烦你避避闲吧,以后……少跟有肢体接触。”

  牧凌风顿了顿,随即满脸憋屈,“我不同意!”

  他大概猜到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不就是下午的时候正好被她看到,自己和纪娜娜靠得那么近嘛,自己也是破不得已,纪娜娜一来,牧母肯定会从那边查看偷偷安装在自己客厅的摄像头,不做点样子,今天他不可能有时间逃脱,因为牧母肯定趁她的宝贝准儿媳在澳园从而紧随而至,对自己和纪娜娜的关系催化一番。

  “喂!”萧伮在他眼前晃了晃,“我说的可是认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