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萧萧,意浓浓

第20章 待着别动!

风萧萧,意浓浓 耕耕如也 1031 2019-06-18 12:25:58

  迷迷糊糊中,萧伮不自觉地触碰到他裤袋有个长方型模样的东西,她立马把手抽了回去,牧凌风察觉后欲言又止,看着衣服上都是血迹的她,眉头紧蹙。

  “你要带我去哪里?”萧伮拖着虚弱的语气说道。微微睁开以为男人又要带自己去校医室,萧伮开始抗拒。

  “怎么,又想拿你那瓶云南白药就算过去了?”

  “什么?你……”

  “别以为我看不见你抽屉有瓶云南白药。”

  以前,被打到出血已经是常有的事情,为了节省开支,从来都是自己拿瓶云南白药去厕所偷偷涂上就算了事。

  “我真的不去,放我下来!”

  因为极力挣扎,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不小心被擦到,又开始冒血。

  牧凌风怎么可能容忍她这样胡闹,眸光开始不带丝毫起伏地看着她。“再动我不保证会发生点什么。”

  为了不让这个恶魔再有任何侵犯自己的机会,萧伮只好乖乖老实。毕竟,她知道没有什么是这个男人做不出来的。

  嗯?这明明是去往校门口的路啊。

  萧伮一脸狐疑地看着男人,这是要跑外面去的节奏?

  错过江丽华的课可以,可是她不想错过下一节的数学课啊,以前她就没怎么学习,导致成绩一塌糊涂,为了考上星达大学,她决定恶补,加上数学对她来说本来就是听了还不太懂,不听更不懂的学科,怎么能错过数学课呢……

  就在她陷入无穷无尽的想象之时,身体已经被男人放到校门口旁边的石凳上,“待着别动。”

  还没反应过来,牧凌风就已经拿着一个奶白色的医药箱在自己面前,旁边的车门开着。

  男人一边温柔地用棉签沾双氧水给她消毒,一边不忘轻轻吹着伤口,一本正经的样子和那个痞里痞气神经大条的大魔头判若两人,微蹙的眉头下,一贯犀利的眸子竟变得如此温柔,仿佛要把人融化似的。

  这个场景好熟悉……

  她突然想到自己跳崖昏迷后,这个男人也是这样细致温柔地给她擦脸喂药……

  “还没得问你呢,昨天你为什么看到我那个礼物就晕过去了呢?”

  “其实,我对铁器有一种恐惧,看到就晕。”

  晕铁……牧凌风对此表示不可思议。

  “额,小时候留下的阴影。”说完,她掀起腹部的衣服,指着几乎被鱼鳞斑覆盖过去的若隐若现的疤痕,“三岁的时候,被我爸拿一块烧热的铁烙狠狠往身上熨烫,曾几次晕死过去。从此对铁烙有种深深的恐惧感。”

  说这些的时候,她是如此地云淡风轻,对亲情的麻木让她内心毫无波澜。

  这些事对于现在的自己已无关痛痒,但是这个男人听完自己的叙述之后明显呆住,萧伮为了缓解尴尬,便故作严肃地警告他“所以,你不想被我打死的话,就尽管拿那个东西来吓我吧,哼!”

  男人似笑非笑,宽大的手掌轻抚着她的后脑勺,点了点头。

  伤口处理好之后,她继续低着眉头任由眼前这个男人把自己脸上的血迹擦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