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化影之蝶

化影之蝶 Yahisa 3257 2019-06-16 14:48:43

  自新的居民住所建成后,这里的荒废工业区便一直无人问津。

  破碎的瓦片,残缺的水泥墙壁聚集在一起,相互掩盖,野蛮地阻挡着人的去路。

  废弃的建筑物旁,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建筑材料,譬如水泥块、白木板、被截成一段一段的铁管之类的东西。

  已经没有退路了。

  静子远远地站在三个男人的后方,默默的紧跟着。

  她低垂着头,看向遍布水潭的地面,眼中的光亮十分黯淡。

  男人肮脏又令人恶心的声音又回响在脑中。

  “哎哎,这不是小静子吗?放学后要不要来玩玩?”男人A带着轻浮的语气,淡淡道。

  “也是呢,小静子把我们全忘光了吧?毕竟在校园里新交了那么多朋友呢。”

  男人B略有些伤感地感慨道。

  “不过,今天的话,小静子一定会让我们好好舒服一番的吧?”

  男人C有些戏谑的说道。

  已经……没有退路了。

  此刻,那三个男人远远的走在前方,不知道聚在一起说着什么。

  细碎的声音连同雨声,一同搅入她的耳中。

  她于是看向身旁摆放有些暗淡的建筑材料。

  有某种东西在其中隐隐闪烁着光芒。

  马上……就要到尽头了。

  已经……没有……退路了。

  所有的声音,在顷刻间退散,脑中只是重复回荡着一个人的声音。

  眼前的一切,褪去了所有颜色,只留下了那刺眼的灰白。

  路,最终走到了尽头。

  染着一头金发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准备转过头来。

  “静子,已经到头了哦,我们可以开始————”

  未等男人说完,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疼痛从他的后脑处迅速扩散开来,贯彻了整个身体。

  他双手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一边痛苦地呻吟着,一边十分丑陋地扭动着身体。

  身旁的两人立马转过身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不知何时起,女孩双手紧握着一根细长的黑色铁管,双腿微微岔成一个角度,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凭黑色的雨滴划过她的脸庞。

  她摸索着铁管上粗糙的纹路,下一秒,她笑了。

  “只要掌握了平日里学习的刀法…………

  …………杀人就会变得十分简单呢。”

  一边阴森地轻哼着什么,静子一边再次调整好了武势。

  漆黑的管身在雨中再次放出危险的锐芒。

  未等男子C反应过来,B已经冲向了静子。

  “可恶,竟然会被你这种女人算计了!”他狠狠的骂道。

  看着飞速跑向自己的高大身影,女孩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光亮,眼中的无边黑暗更加深邃,将男人的身影吞噬了进去。

  下一秒,随着男人的一声惨叫,他应声倒地,胃部渗出鲜红的血液。

  一种无形的恐惧在C的脸上蔓延开来,他下意识地朝后退去,却发现只留下一面灰白的墙壁。

  “…………你…你就不怕、不怕、杀了我们之后会坐进监狱吗!”

  静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微微抽动着染上血迹的嘴唇,自言自语道:

  “只要……杀了你们,……前辈也就不会知道……那天发生的一切事情……

  ……也不会有人再去嘲笑,那个一直以来蜷缩在角落里的——

  ————孤僻、弱小、甚至残秽不堪的女孩。”

  “所以……为了我的幸福,你必须去死。”

  她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凄然笑容。

  当她缓缓走向瘫在地上的男人,高高举起黑色的铁管时。

  “……别再这样做了。”

  一个她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是松原学长。

  雨,仍在不断的下着。

  细长的雨丝最终落在浅浅的水潭之中,映着女孩面目全非的脸庞。

  她的双眼猩红,瞳孔中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血丝,泥滴般的雨水在她的面颊上流淌而过,留下浅黑的痕迹。

  回过神来,自己的手中多了一根沉重的铁管,而铁管顶端处的黑红血色仍然明晰可见,方才的一切在她的脑中不断回放着。

  前辈站在不远的地方,手中撑着一把雨伞,正凝视着自己。

  目光中,多了几份不应有的怜悯与悲伤,在静子的眼中不禁有些刺眼。

  她睁大了眼睛,奋力想要看清那道身影,却始终模棱两可,看不清男人脸上的表情。

  “前……前辈……?……你……你怎么会在这?”

  手中的铁管忽然落了下去,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松原并没有说话,只是用那种令她感到不舒服的眼光,盯着自己。

  “你……已经全都……知道了吗?”

  女孩垂下了头,带着些许哭腔地问道。

  半晌,男人没有回复她。

  “…………对不起呢,

  ……………………………一直以来,都是我欺骗了您。”

  悲哀的泡沫在脚步声中飞溅,女孩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了旧居民区。

  雨,渐渐小了下来,变得绵长又细密。

  视野被朦胧的白雾所包围,道路的前方,仿佛在恍惚的梦境中一般,捉摸不透,永远也无法到达尽头。

  静子只是脚不停地向前跑着,却始终无法甩开身后的松原。

  半晌,女孩停下了脚步,在雨中一声不发的伫立着。

  松原也随之停在了不远处,他想要靠前,却感觉到一股难以靠近的气场,似乎在接近的下一刻,女孩就会离他而去一般。

  静子的声音中带着几丝悲凉,对身后的松原颤颤道:

  “别再追上来了………”

  “您…一切都知道了吧?………”仿佛在确认着什么不可否认的事实,她再次重复了一遍。

  “一直以来…在您的面前,我都努力装出一副体贴温柔的样子…”

  话罢,她对着自己冷笑了几声。

  “但是…果然相比起我这种女生起来,果然……

  果然还是漂亮大方的姐姐更吸引人一点吧……?”

  “姐姐从小都一直很有光辉,而我只是一昧的思考着自己而已。”

  “……希望得到和姐姐一样多的朋友……希望能够和姐姐一样那么收人欢迎……希望能和姐姐一样快乐自在的生活……

  我甚至,连希望代替姐姐的身份……这种想法都能够想得出来。”

  “我……一定是个坏女孩吧。”

  松原再次看到了那双记忆中的双眼。

  她的瞳孔中除一片黑暗之外再无别物,像乌云密集的黑夜般空洞无神。

  “说到底………这些事情,早在出生的时候起,不就都已经定好了吗?”

  “我,注定是个孤独的人………

  姐姐的话,理所当然的应当活在他人的中心才对啊。”

  “前辈……也不必要为我感到悲伤,不必对我感到惋惜………

  毕竟,我…………我已经连身为一个女孩的权利………都已经……

  没了啊。”

  松原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突然转后过来的静子打断了。

  “一直以来,我都暗恋着前辈,只怕前辈离开自己。”

  “只是现在……一切掩饰都没用了吧………………

  我这么坏的人,前辈也应该理所应当的……远离我才对呀。”

  “不,静子……我”松原极力压抑着感情,却再次被美纪的抽泣声打断。

  眼眶在不经意间已经湿润,一切悲恨如同源源不断的忘川之水,不断地涌了出来。

  “………我……真没用呢,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没用地哭出来。

  前辈………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她努力拭去了眼角的泪花,却阻挡不住喷涌的泪泉。

  “………关于刚才的回答……您能在我出来之后再拒绝我吗?”

  “我不想在监狱里,没有念想的活下去。”

  “还请,答应我这个自私的请求。”

  松原沉默了,他攥紧了双拳,仿佛做出了极大决心一般,又松开了拳头。

  他点了点头。

  女孩笑了笑,便不再说话,朝松原身后远处闪烁着红蓝灯光的警车走去。

  这一次,她没有再与他对视。

  雨声渐渐归于静寂。

  时光匆匆流逝。

  自那以后,松原像变了个人似的,整日沉闷在自己的世界中,除了日常问候外便不与他人交流。

  凛花深知其中的缘故,她便没有再去烦扰松原,只是担心着静子在拘留所的日子。

  渐渐转入冬季,温度直线下降,万物开始凋落。

  天空中飘起了白色的雪花,在苍白的天空中飞旋着,最终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松原站在三浦宅的大门处,手举着一把透明雨伞,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流光在他的瞳孔中飞逝而过,仅是转瞬间,夜幕再次降临。

  一旁的路灯发出橘黄色的光亮,照在铺满白雪的道路上,视野渐渐明亮起来。

  他只戴着一项围巾,平日里结实的手掌已经冻的通红。

  世界渐渐陷入雪与黑夜交织的朦胧梦境。空气仿佛冻结一般的冰冷。

  通往三浦宅的道路上,没有一丝人影,安静的有些可怕。

  松原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远远望着与雪交映的漆黑尽头。

  忽然,黑暗中走出一道纤弱的身影。

  他的喉头有一股热流在滚动着,眼中再次闪烁着光亮。不禁觉得眼角有些酸涩。

  女孩身穿一身白色毛织连体裙,看到是他后,有些呆滞地站在原地。

  “前………前辈?…………为…什么…”

  松原只是苦涩地朝她一笑。

  “静子。”

  “欢迎回家。”

  路灯投射出橘黄色的光线,照亮了两人的身影。

  她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着眼前的一切,捂住了自己的嘴。

  随后,静子的抽泣声再次充斥了整个街道。

  她有些无力地蹲在了地上,不禁哭了出来。

  这一次,松原扔下了手中的雨伞,跑向静子。

  女孩单薄的身影,被男孩高大的身躯围了起来。

  他一直都在等待着她。

  飘雪逐渐淹没了倒在地上的白色雨伞,唯有两人形影不离的身影,在一无所有的雪地上留下永不消失的印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