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费城的风

费城的风

清门庶子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9-06-17上架
  • 4755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序 费城的风

费城的风 清门庶子 1654 2019-06-16 05:05:52

  我亦非我,人也非人。

  当年物仍是,只诸般种种,早随年华远去。

  化为今时煮酒好谈资,变作现下唇边一提笑。

  在费城上大学时,我在校区西边的宿舍区住过一年。那儿有三栋名字颇霸气的高层宿舍:汉威尔、哈里森和罗登(Harnwell, Harrison, and Rodin)。从空中俯瞰,或依谷歌卫星图观之,汉、哈、罗三栋高层,很像三枚楔入大地的钉子,牢牢把这里躁动的青年们钉在这充满阳气的土地上。

  费城本以妖风闻名,而这三大高楼硬是把这宿舍区内的空气流速再加快了许多,使得冬日途径之,尤其酸爽。

  从学院主楼回宿舍,常要过一座不长不短的天桥。年末年初,寒冬凛风夜,四五更下了晚自习从此过,在入口处且得做一番准备方才敢动。扣紧帽子、扎严围巾、领口的拉锁也要分毫不差地全部拉上,再将双手插入羽绒服兜,深吸一口气,低头躬身,这才敢闷头小步蹭将上去。

  蹭至天桥拱顶,真个是,大风起兮云飞扬,耳边满是呼呼之声。针孔不小的毛线帽早便吹透,而羽绒服帽子又不很贴合,也变成一兜风袋,拉得我整个人向后仰去,只是没戴手套却也不愿伸手去按,就梗着脖子硬挺着往前挪步。

  过了天桥,脸上已从刀割针扎变成木然,不知爆裂了多少毛细血管。呼出一口气,微微抬眼(不敢抬头,会被吹倒),才见我与那可爱温暖的宿舍,仍还隔着前面一整个的宿舍区,而途中尚要经过全部三大高层身下之妖风呼啸区。

  用鼻子叹了口气(不敢用嘴,怕风太大闪了舌头),只得屏息闭嘴咬着牙把围巾摘下,只是表面全无水汽且感觉失灵的左手一滑,围巾一端脱手飞出。

  此时右手赶紧施展鹰抓功(其实是猪爪功)抓紧另一端,这才没让可爱的围巾变成大风中的一支条形风筝,只是这单手飞绫的动作,像极了哪吒三太子,蒙古跳舞的姑娘,或是《诛仙》里的田灵儿师姐?

  放飞梦想本也无甚大咎,只是一条围巾也想抟扶摇直上,这便要苦了我这于费城风中用鼻子叹气的主人。

  我拉回想放飞梦想的围巾,把它围在羽绒服帽子外面,权当是固定帽子用的绳子。这一番改装,总算止住了那不贴合的羽绒服大帽子想带着我上天的冲动。

  插在口袋里的手也并不暖和,因为手插口袋,那口袋上面就不能封口,风直灌进去,不但手冷,还因为在羽绒服腹部位置开了两个口而导致风吹冻肚子也冷。

  没办法,拉上口袋,手插裤兜吧。

  我就这样插着兜、缩着脖,继续向前急行,那模样,要多怂有多怂,这怂样若让家乡父老看到,估计我再无颜自称东北人了。

  “呃----嗯-----咯-----”

  我一路发出牙疼般的闷声,只因嘴不敢张太大,会灌风、会冻舌头,但不张嘴又发不出声音,被吹的煎熬无处发泄。

  跌跌撞撞冲到一半路时,大风又急起了三分,作势就要将我抬起的一条腿吹歪。

  我脚下不稳,险些前趴,双手本能地从裤兜中抽出,伸展开来,准备向前心收紧、格挡那倒地前趴的力道。

  可胳膊刚伸出来,就被风给吹飘至两边,那动作像是振翅欲飞的鸟儿一般,而那一瞬,我仿佛觉得自己脚下一轻,真的飞将起来。

  莫非这一招就是传说中的大鹏展翅?

  管它呢,索性就伸胳膊,飞吧!

  然而流体力学决定了胳膊上下微小的压强差不可能让我真的飞起来,但那也挡不住期末学习学疯了的我歪歪自己在飞的热情,傻B呵呵地保持着这个伸胳膊的动作跑完最后路程,冲进宿舍。

  囧!

  但是冲进宿舍的我根本没心情囧,因为我终于可以张嘴大口喘吸那有些刺激呼吸道的温暖空气。

  门口的黑人宿管大妈还关切地问我:“孩子你还好吧?”

  我好,我可好了,只要别让我再出去,我怎样都好。

  此为我在费城上大学时常见的斗风一幕。

  我在费城上了三年大学,因毕业日久,好长时间里,好些事都已记不大清,只这勇斗费城妖风一幕,至今尚历历在目。

  时光荏苒,冬来暑往,转眼间,离初到彼处,已十个春秋。如今,年近而立,却仿佛一夜之间,怀旧起来,幸而于工作之余得闲细思,渐渐于那呼喝的大风之中,勉强辨出了好些人、许多事,更是回忆起了那个曾以为已经历了世间最煎熬之痛苦、克服了生活最凌厉之困难的少年。

  那些人,在这少年黑白分明的眼中,有好有坏,各给了他许多教训。

  那些事,在这少年身上,亦施了不少摧残,也都增益了他前所不能。

  对那少年来说,那是最惨的年代,也是最妙的年代。

  而对我来说,那总归是个忘不掉的年代。

  忘不掉的,费城的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